• 第八章 出事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7本章字数:2481字

    满屋子的纸人,有男有女,惨白的脸上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有一张微微翘起的嘴,似乎在嘲讽着我,感觉阴森渗人。

    更恐怖的是,有的纸人竟然是吊在半空中的,只能稍稍看到一双腿在空中晃悠,晃悠。

    而在纸人的中间,明叔正蹲做在地上,用手中的小锤子细细的敲打身前的物件,黑色的,长方形。

    我睁大了眼睛,看清楚的时候也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一具很小的棺材,看起来是给小孩子用的。

    明叔并没有发现我,而是低着头用那沾满了血的手不断的往棺材里塞着什么。

    等明叔把手中的东西放在嘴巴里大口大口嚼的时候,我不禁陡地一呆,明叔手上斑斑血迹,手里正拿着一个犹如人体器官。

    看不清楚是什么,估计是心脏之类的,正在一上一下的在明叔手中跳动。

    我的心怦怦乱跳,浑身颤栗,五脏六腑都在痉挛,食道收缩蠕动十分的难受,一股股恶心之感涌到喉咙,想呕吐的欲望折磨着我。

    鲜血,从明叔的嘴角处淌了下来,嘴里发出啧啧啧的搅动口腔的声音,在昏暗的火光下显得阴气森森,我使劲的踮起脚尖,让自己从上至下看的更清楚一些。

    小棺材里堆满了血淋淋的五脏六腑,眼前如同阿鼻地狱一般,遍地的残破肢体,内脏,手脚,头颅,到处都是。

    是那只野猫,是那只野猫的尸体!

    疯了,明叔疯了!

    突然,明叔转过身来,那双幽灵似的双眸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朝着我这边扫了过来。

    我吓了一大跳,立时又缩回身子,等了半响,却没有看到明叔走动的声音。

    紧接着,耳边传来十分诡异的声音,像是在耳边又像是在屋子里,飘忽不定。

    再接着,便是一阵听人牙酸的吱吱声,像是有人在用指甲刮着墙壁发出的声响。

    然后便是明叔的说话声,屋中不会有别的人,他也没有发现我,不可能是对着我说话。

    明叔的神经已经错乱了,声音渐渐传如耳边,听的我心惊肉跳。

    明叔嘿嘿笑了两声:“很快了,昨晚和你说话真开心。”

    接着是听到啧啧啧的声响,像是接吻的声音。

    明叔又转而有些愤怒的声音:“嘿嘿,那个婊子估计回不了多久...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方法把照片钉在了门上。”

    果然,真的是这个老不死的搞的鬼!我心火蹭蹭的往上冒。

    可是他继续说着话,却叫人莫名其妙了。

    明叔在说:“还有三天,三天你就回来了,昨晚我看到你来接我了,在等三天吧,到时候我们一起走,别着急。”

    听他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在哄一个孩子,至少,也是对另一个人在说话。

    夏末秋初,正是秋老虎肆虐的时候,更何况楼顶本就潮热,就是这样的天气,我心里莫名的发现,从骨子里升起了一股十分难以形容的感觉,不是寒冷,而像是有个人在硬生生的把我的灵魂往外扯。

    昨天晚上,半夜3点钟看到明叔蹲在老婆死去的地方烧纸钱,还从门缝下塞进来一直眼珠子,行动如此诡异。

    今天,他却在屋子里吃着猫的内脏,还把黑猫的五脏六腑装在小棺材里,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莫测。

    家门前的鲜血,估计就是那黑猫的了,女友照片被钉在门上。

    我真想直冲进去,看他究竟是在门什么玄虚,看着,听着明叔的那个神态之际,很容易联想到一些古怪的、会不可思议的邪门法术。

    从小,我就听老人们说过一些邪术,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自然不以为真,但是今天明叔的怪异举动让我很是不安。

    虽然是在白天,这样的气氛,也是使人难以忍受的。

    看到明叔没有发现我,我向前跨了一步,看到眼前的一幕,我真的后悔自己的好奇心为何那么强大。

    明叔此时这个抱着一个童女的纸人,在她那张没有五官的脸上吧嗒吧嗒的亲着,就像是在亲吻自己的爱人。

    身上的衣服已经脱去了一半,正抱着纸人在不断摩擦。上半身那皱巴巴,肮脏的皮囊让我在也忍受不了心中的厌恶,吐了出来。

    想捂住嘴巴已经是不在可能的了,呕泻物猛地一下喷到了窗户上,就在这时,明叔听到了响声,忽然向房中朝着我奔来。

    屋子本来就很小,虽然我站在窗外,但不到2秒的功夫,明叔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这是在刹那间发生的事,我竟来不及躲避。

    明叔那一张雪白的脸,嘴角占满的红色鲜血,这脸就贴着我鼻尖的位置,他一脸的恐慌和愤怒,还有那被人捉到的羞恼。

    用他那一双充满了妖气的眼睛死死的隔着窗户盯着我,不知为何,我竟然发现明叔的眼睛和昨晚那只黑猫很像。

    这一眼,把我吓得肝胆欲裂。

    “你... ...你... ...”我像是被人点了穴道,全身一动不动的忘记了离开窗户,结结巴巴的看着那张脸说不出话来。

    “你很想看到我。”明叔幽幽的开了口,嘴巴里还有这没嚼碎的猫骨头。

    “不,不想... ...”我使劲的摇头,冷汗一滴滴的从头上滑落。

    “晚上记得把床铺的另一边留着,我会去找你的。”明叔嘿嘿冷笑不已。

    “我艹,你大爷的!你找死... ...”我一愣,瞬间没有了害怕的感觉,这个老玻璃,居然敢调戏老子。

    “你下去陪我老婆吧!”我还没开始骂完,窗户玻璃“乒乓”一声碎了,声音清晰入耳,我吓得一屁股座倒在地上。

    玻璃窗上,一把散发着寒光的斧头死死的卡在窗沿,要不是我腿软摔了下来,估计这把斧头就活生生的把我劈成两半。

    这老头疯了,他要杀人!

    我惊恐的瞪大眼睛,人性的求生本能使我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冲下楼梯。

    背后,还隐隐约约传来明叔愤怒的咆哮:“我会来找你的!!”

    累的实在是浑身虚脱,完全没有一丝的力气。在也跑不动了,整个人累的像只大黄狗一样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火辣辣的太阳照射着地面,散发着能把人煮熟的热量,周围传一声声欢笑,人们三五成群、喜气洋洋的来到在身边走过。

    我抬头一看,原来不知何时,竟然跑到了母校门口。

    转过头去,已经没有了明叔的身影,看来他并没有追上。

    学校大门门口上面悬挂着巨大的金字招牌,上面悬挂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技术工程学院”。

    从学校里毕业了一年之久,也没有再回来过,想起在这求学、生活、奋斗,通过四年的学习与努力,还有那纯纯般的感情,心里一暖。

    既然走到了这里,就打个电话个王瑜,让她和我一起去女友的公司好了。

    “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

    没想到和小妮子还真的是忙。我摇头苦笑。

    等了大概十分钟,心里暗想王瑜应该打完电话了吧,谁知道电话里竟传来,“嘟嘟嘟~~您好,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

    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不过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再一次拨打。

    这一次,电话通了。

    “喂,王瑜你和... ...”

    “啊~~~嘟嘟嘟~~~”

    我刚开口,电话里就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就是一片刺耳的忙音。

    是王瑜的声音。

    我头皮一紧,手都有些发颤,王瑜,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