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呼救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7本章字数:2529字

    放轻脚步,我慢慢的靠近了那间写着301门号的宿舍。

    这间宿舍墙角的石灰已经脱落了不少,露出里面黑黑的水泥。

    窗户是那种六个格子的老师玻璃窗,从透明的窗户外可以看到里面。

    我靠近听了听,里面传来嘶嘶的翻东西的响声,声音并不大。我蹲在墙角,拍着胸口喘着粗气,有种做小偷的感觉,慢慢的站起来,只露出半个头部,小心翼翼的向里面看去。

    这是一间很破旧的宿舍,里面有四张上下铺的铁板床,床上并没有任何的被子或者衣物,只有一张硬硬的木板,上面布满了厚厚的灰尘,这是一间很久没人住过的房间。

    奇怪,难道我听错了?

    既然没有人住,我也放心了许多,我站起身子,脸贴着玻璃打量着屋子的一切。

    围着窗户看了两分钟,里面空荡荡的瘆得慌,还是不管那么多,赶紧上楼找王瑜比较好,要是她不在宿舍里,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沉重的呼气声传了出来。

    像是有人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后是一个带着哭腔的女声:“不要,不要!”

    刚听到喘气声我差点没幻神就跑,可一听到那女声响起,我眼瞳紧缩,脑子有些不听使唤了。

    是王瑜的声音!

    声音,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准确的说应该是厕所里,只是我站在门外的窗口,厕所又是被半张墙壁给挡住,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王瑜,是我,你在里面吗?”我脸使劲的贴着窗户对着里面大喊。

    “驾鹤,快来救我,我在里面,救我,我被锁死在厕所里了。”王瑜的声音充满了惊恐,接着是一连串的踹门声。

    我的汗马上就下来了,脑海中脑补着肮脏无比的厕所里,王瑜手脚都被绑了起来,蜷曲在那里,无助的挣扎。

    用力咬了一下舌尖,整个人镇定了些,“王瑜,你等着,我马上来救你,坚持住。”

    “你快点,我好害怕。呜呜呜~~”

    我没有再犹豫,赶紧跑到门口,铁门上装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用里拉了拉,可是没用。

    这锁头看起来都快报废了,竟然那么牢靠,除了被拉的撞击铁门的砰砰声,纹丝不动。

    我深吸一口气,对着铁门就是一脚,砰的一声巨响,感觉整栋楼都被震得抖了两抖。

    除了门上印着一个四十二码的脚印之外,完全没反应,反而被门上的灰尘呛得打了几个喷嚏。

    心里除了焦急之外,还有一丝丝不好的预感,这门锁和门上厚厚的灰尘都说明一个问题,这间房间很久没人住了,为什么王瑜会被关在厕所。

    里面的,到底是不是王瑜!或者说,是不是人!一个念头突然从心底冒出,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不会的,声音是王瑜的!别吓唬自己,我不断的给自己打气,看来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诡异的事情,把自己都弄神经错乱了。

    怎么办,怎么办!这门根本打不开,四处寻找着能够撬烂铁门的工具,却发现一件趁手的工具都没有,说来也奇怪,那么大的响声,楼下的阿姨竟然听不到。

    我从走廊上朝下面看了一眼,一个人影也没有,不由得无助的大喊:“有人吗,有人吗?”

    没人回应,只有空荡荡走廊里响起了嗡嗡的回声!!

    我急像是进了蒸笼的螃蟹,横竖都找不到出路。

    手心里都出了湿湿的冷汗。

    手机!我一拍脑门,怎么忘记了手机呢!

    可是当我把手机拿出来一看,心都凉了,这个关键时刻居然没电,不管我怎么摆弄,手机还是一片的黑频。不知道前面是不是摔坏了。

    “驾鹤,驾鹤!!”里面传来了王瑜微弱的呼喊声,听起来像是不行了。

    “王瑜你坚持住,我去楼下喊人帮忙!”我对着大门扯着嗓子喊。

    说完拔脚就向一楼狂奔。

    但是我绝望了,一楼的大门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被一个大大的锁头锁死!

    我用力的拍了拍铁门,除了咣当咣当的铁门撞击声,没有任何作用。

    完了,完了。这一下死定了,我差点没神经崩溃瘫软在地上。

    想到王瑜还在楼上等着我的救援,我咬咬牙,捶着疼痛难忍的双腿,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呜呜呜~~”宿舍里不断传来王瑜小声的哭泣,这让我心头更加的难受,玻璃上的反光倒影这自己憔悴的脸。

    脑中灵光一闪,对啊!镜子,砸不开铁门我可以从窗户爬进去。

    这窗户是没有防盗网的,只要砸碎玻璃在爬进去就可以了。

    二话不说,举起拳头对着窗户一拳挥了过去。

    嘭~~玻璃应声而碎。拳头上也被玻璃碎片划开了一道道深深的口子,鲜血直流,不过也顾不上那么多,救人要紧。

    强忍着手背上传来钻心的疼痛,把碎玻璃一点点的拨开,伸手摸索着找插销的位置。

    突然,手中摸到了一个滑滑的,凉凉的物体,心头猛地一跳。

    摸到了,是锁着窗户的插销。

    我试着用力拔了拔,插销很紧,像是太久不用被焊死在插口里,反而弄得两只手指火辣辣的疼。

    看着只能锁钻进去一个人的小洞口,我有些犹豫,这旁边全是碎玻璃。

    “驾鹤,驾鹤... ...”犹豫途中,王瑜的呼喊又传了过来。

    真他娘的,要当英雄就要牺牲。

    用手丈量了一下大小,正好可以让我钻进去。搓了搓手,把衣服扎进裤腰带里,防止等下爬进去的时候被碎玻璃割到。

    我以前看过一些视频,里面教人怎么把身体塞进一个比身体小一倍的容器里,没想到今天却要用上了。

    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在把头仰着伸进窗户,手抓着上一格窗户的木条,让背部垫着玻璃,这样的受力作用会比较小,就算被玻璃划伤也不比肚子划伤要紧。

    虽然是这样,但是背部还是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不用想我也知道背后一定伤痕累累。

    等身子伸进去一半的时候,腰侧两旁的衣服已经被玻璃划烂了,鲜血已经滴落在窗台上,钻心的疼痛直冲大脑。

    爬了一半,再也爬不动,脑子沉沉的,是失血过多的预兆。

    此时半边身子已经挂在了窗户边,只要腿在能伸进来就万事大吉,我不由得重重的吐了口气,全身放松了下来,随意的左右扭了扭脖子。

    擦!!瞬间全身的肌肉猛地绷紧,眼孔放大,嘴巴张大的可以放下一个鸭蛋。

    一个全身赤果果的女人蹲在离我脸不到半米的地方,大红色的头发遮挡住了半张脸,一只留着血水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妈呀!

    全然忘记了自身的处境,身子猛地一弹,肚子上立刻被锋利的玻璃碎片割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我拼了命的挣扎着,人越慌张,越是挣扎就退不出去,身上的鲜血已经流满了窗台。

    身旁那蹲着的女人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盯着我,没有任何动作,像是死了一般。

    身子,早已累的虚脱,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耳边一直传来王瑜那无助的呐喊。

    坚持下去,坚持下去,要是闭上眼睛就完了,不能倒下。还有人等着你!我不断的在心里告诉自己。

    身子退不出去,只能硬着头皮把身子往宿舍里钻。

    “啪~~”我重重的摔在宿舍的地板上,眼前一片金星。

    用手撑着地板想爬起来,不知道摸到了什么,手心里传来一丝冰凉——旁边,就蹲着那个女人。从头到现在她就一直默默地注视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