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拯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7本章字数:2616字

    咦,这女人没有脚,只有一根小拇指粗的铁架子向上连着,慢慢向上看去,头皮先是一麻,转而是满腔怒火。

    我~日~。

    谁TM这么无聊,竟然在宿舍里玩COS,还把一个半身的假人留在门背后,这是想吓死人的节奏吗!

    我拍着胸脯骂骂咧咧的扶着墙壁站了起来,望着那个假人心中满是怒火,把这假人的主人十八辈祖宗都给骂了个遍。

    正想把这下破胆子的假人拆个稀巴烂,王瑜的呼救声传了过来。

    把腿就朝着厕所冲过去,脚却被什么绊住了,摔倒在地。

    老宿舍的道路是水泥浇灌的,坚硬结实,我摔在上面,身体似乎散了架,浑身发痛。

    勉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低头一看是一只红色的高跟鞋。

    操,真的是倒霉喝水都会被塞牙。

    战战磕磕的爬起,冲到厕所门前。

    厕所门是关着的,我用力敲打着厕所的门,呼唤道:“王瑜,你还好吗?”

    我抬起脚刚要踢门,想了想怕门撞开伤到里面的人,吩咐了一声:“你往后挪一挪。”

    接着是一声轻嗯和悉悉索索的声音。

    “嘭~~”这一次我没有任何犹豫,强忍着腰部被撕裂的伤口,抬起脚对着门大力踹了过去。

    “卡嚓~~”一声,木门明显没有外面的大门结实,裂开一条缝。

    从这条缝隙里,传来王瑜急促的呼喊:“驾鹤,驾鹤。”

    然后是砰砰砰,木门摇晃了两下,应该是那王瑜在里面推。

    只要在踢一脚,这木门就破碎了,刚抬起脚,肚子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伤口已经完全撕裂,红色的肉向外翻了出来,疼得我直咧嘴。

    “王瑜,我受伤了,我用手用力扳,你在里面顶!”我一只手捂着肚子上的伤口,对着王瑜道。

    这门口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踹过的原因,看着摇摇欲坠,但却结实的紧,我用手用力只能掰开一条缝,却没有办法把它整个打开。

    他娘的,拼了!!

    我心里一发狠,默数着:1——2——3——

    “砰~~”的一声巨响,厕所的木门猛地向外弹开,差点打中我的脑袋,被强大的会力度反弹,急刹不住力,踉跄向后滑倒。

    此刻我也顾不上疼痛,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抬眼向厕所里望去,顿时愣在当地。

    浑身的汗毛也跟着竖了起来,颈背一阵发凉... ...

    厕所里的空无一人。

    我张大了眼,除了肮脏不堪的厕所,在蹲坑的位置上,摆着一只红色的女士高跟鞋。

    砰砰砰,心跳开始加速,额头上都是冷汗。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里面空无一人,王瑜呢!

    真的是活见鬼了。

    从刚开始王瑜的呼叫,在到撞开门,这一切是真真实实的发生的,要不是身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和满身的鲜血,我一定怀疑这一切不过是在做梦,一切都是幻觉!

    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感觉到大脑完全不够用了。

    我咽了口唾沫,再一次睁开双眼,这一切都没有变样,厕所空空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快速的退出厕所,向门口跑去,顿时惊呆了。

    原来蹲在宿舍门口侧着脸面朝窗户的那个假人,已经变成了正面望着我,那双留着鲜血双眸死死的盯着我。

    我明明记得,这个假人是面对窗户的,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是谁把她脸扳过来的!

    “啊啊啊啊~~”我再也坚持不住这接二连三的刺激,精神完全崩溃,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崩溃的大喊着,哭得眼泪鼻涕齐流。

    电话声突然响起,犹如一声炸雷在耳边响起。

    哆嗦着手掏出电话,上面显示——王瑜。

    王瑜!

    看到这两个字我心里猛地一沉,差点没把手中的电话给丢出去。

    电话还在不断地响起,越想越大声,这是一首<献给爱丽斯>,是贝多芬献给恋人苔雷泽的生日礼物。

    原本优美的旋律在这一刻犹如催命的音乐,炸的耳膜生疼。

    接还是不接?

    我不敢保证这是王瑜本人打来的电话,或许说我不敢保证王瑜还活着。不知道为什么脑中会有这样古怪的想法,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太奇怪了。

    “喂~~”最终,我还是哆哆嗦嗦的接了起来。

    “驾鹤,你在那!我听同学说了你来找我,我在六楼!你怎么那么久还没到。”电话里传来王瑜焦急的声音。

    “我,我在你以前的宿舍,你,你在哪... ...”我一直盯着眼前那恐怖的假人,它视乎在对着我笑。

    “什么,我是在新的宿舍,就的宿舍楼已经没有人在住了,我怎么可能在那里,你别开玩笑了。”王瑜声音带着一丝不悦。

    “我... ...我在三楼,3... ...301,我... ...我扛... ...不住了... ...”眼前越来越迷糊,眼皮越来越重,感觉身子越来越轻,面前的假人的脸孔在扭曲,一会儿变成女友,一会儿变成王瑜,在变成房东。

    “什么,你在旧宿舍的301,你怎么会在那?驾鹤,驾鹤你听到我说话吗?喂喂... ...”

    我想回答,可是身子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眼皮慢慢的垂了下来,耳边传来的声音越来越淡,越小越小... ...

    “驾鹤,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女友满眸含泪的站在我面前,紧紧的抱着我的胳膊,话还没说,眼泪一个劲的流。

    “不会,傻丫头,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我弱爱的拍了拍她的头,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女友的头颅,就连自己说话的声音也听不到。

    “我说过会来找你的!”女友抬起头,脸却在扭曲这,变成了明叔的摸样,手里还拎着一把明晃晃的斧子,对着我阴阴一笑,“嘿嘿,我总算是抓到你了,看你往哪里跑。”

    “不要,不要,不要过来。”我惊慌失措的拼命挥舞着双手,身子往后面退去。

    “为什么,那天看到我在厕所,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我要你下来陪我,下来陪我。”本后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哭声。

    是王瑜,披头散发的站在自己的身后,身上沾满了鲜红的血液,双手长长的指甲向我脖子掐来。

    身体一震,像是触了电一般,拼命的推开王瑜,啪嗒一声,王瑜的脑袋掉落在地上,正阴阴的对着我笑。

    “啊!!”我胡乱的跑着,没有任何的目的地。

    突然,天空一阵巨变,原本还万里晴空,却猛地一下变成了黑暗,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

    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漆黑的上空,光线暗淡,仿佛女人眼角的怨泪。

    我猛地睁开了双眼,却发现浑身冰凉,背后已经湿成了一片。

    想坐起来,浑身上下提不起一丝地力气,喉咙里干涩地仿佛破裂了。

    腰部,腿部,肚子传来一阵阵的剧痛,深入骨髓。

    刺眼的白光直射眼瞳,感觉很不舒服。

    在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环境,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壁,恍惚之中身在一个白色的世界。

    我,是死了吗?

    重重的吐了口浑浊之气,想要微微活动一下身体,却感觉浑身被什么东西包的紧紧的,就连手臂上都缠着厚厚的纱布。

    纱布?这是医院?

    我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在301室倒下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没想到,自己还活着。

    床沿上,趴着一个正在熟睡中的女子,秀发随意盘起,用一只圆珠笔随意的固定着,两丝调皮的青丝顺着额门滑落嘴角。

    她视乎睡得很不好,秀美微微皱起,嘴里嘟囔着一些什么,看起来像是只沉睡的小精灵。

    是王瑜,她,还活着。

    这个可爱的女人,一定是她听到了电话赶来救援的吧,呵呵。

    想笑,泪水却划过干枯的眼角,费尽所有气力,轻轻的抚着她的脸匣:“傻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