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归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7本章字数:2470字

    “啊,驾鹤你怎么了,人家在和我们说话呢!”王瑜一下子慌了起来,蹲下身子侧过头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她... ...”字只说出一个,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在那美女转身离开电梯门口的那一刹那,一个长头发的女人无声无息的紧紧贴在她的身后。

    头颅上黏附着黑色潮湿的长发,身上穿着很普通的连衣裙,除了脚上一双红色的女士高跟鞋特别惊心动魄,那红鞋非常旧,暗沉的红色上面有着斑驳。

    白骨般腐朽的手,像是骨头脱臼了一般,在半空中微微摇晃。

    那长头发的女人微微转过头,嘴角向上翘起,露出一个阴深深的笑容。

    脖颈处上有两个明显的深黑色手印,脸部肌肉向下收缩,而喉咙里的舌根拼命伸出嘴巴,眼眶撑得很开,圆凸的眼球无神地盯着地我的方向。

    是她,施又玲!!

    “你怎么了?”王瑜担心的眼神一直在我脸上徘徊,她心系我的身上,美女出门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王瑜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我,我看到... ...”

    “看到什么了。”王瑜神色变得紧张起来,两只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

    “没,没什么。我是说快到了。”我的两条腿在发抖,抬头看了一下电梯的数字,脱口而出,我操。

    “我操,终于到了。”我骂骂咧咧的从地板上站了起来,看了看手表,从一楼到13楼,居然要半个小时。

    想到施又玲那诡异的笑容,心里毛毛儿,二话不说拉起王瑜的手就冲出电梯,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下意识的扭过头,在即将关闭的电梯门里,一双魄媚的眼睛一闪而过。

    “嘿!!”身后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

    “啊!”浑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转过头,嘴巴慢慢张大,惊讶的说不出声来。

    “怎么是你!”我和王瑜异口同声的望着眼前的人。

    之前和我们一起做电梯的性感美女。

    “你们不是跟着我一起出来的么?干嘛一惊一乍的。”美女妩媚的白了我一眼。

    “你... ...你你不是在十楼下的电梯吗?”王瑜像是见了鬼一般指着墙壁,“你看,这是十三... ...三。”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说不下去了。

    墙壁的墙上用红笔写着一个大大的④。

    我和王瑜簇拥着,互相抓对方的手,一脸惊恐的望着面前的美女,一时之间脑子轰隆隆作响。

    “你们到底怎么了?从负一楼上来,就一直神神经经的。”美女退后了两步,一脸狐疑的盯着我看看,又盯着王瑜,很是不解。

    “你说什么?我们从负一楼做的电梯?可是你不是,不是从四楼才上的电梯吗?”我瞪大了眼。

    “没有啊,在负一楼我们就一直坐着电梯上来了!你别吓唬我。”美女眼中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

    我看了看王瑜,脑子里乱成一片。我们是从负一楼就开始做的电梯?可是我们两人不是一起从大厅做的电梯?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出现幻觉,那么王瑜呢,王瑜应该不会吧。

    “是啊,我们是从负一楼做的电梯,你还带着我上楼拿文件的,你忘记了?”我话还没问出口,王瑜就转过头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你,你你。”我毛骨悚然的望着身边的王瑜,就在一瞬间的时间,我惊恐的发现,身边的王瑜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女友的脸。

    “驾鹤,驾鹤你到底怎么了?这几天你精神都很恍惚,没事吧?驾鹤?”女友还在喋喋不休的对着我说话。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和王瑜一起来找女友的吗?女友三天都不见了,怎么现在我一直拉着的是女友的手,王瑜呢?王瑜去了那里?

    “啊啊啊啊!!”望着女友和那个美女张着嘴对着我说些什么,耳朵里却没有传来一丝生意,仿佛声音都被空气给吃掉了,什么都听不到。

    “我什么都听不到了!王瑜,王瑜你在哪里。”我无助的蹲在地上抱着双头,眼泪一个劲的流,这都是幻觉,幻觉,王瑜,你在哪里,你快出来。

    女友着急的蹲下身子,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脸,她那精致的脸上满是忧愁。

    “不要碰我,走开,你们都是魔鬼,魔鬼!”我一把推开女友的手,感觉前面的人影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飘忽不定,我放声大喊,刚站起身转身逃跑,却狠狠的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一屁股跌坐在地。

    面前的是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高大人影,他的身后还站着好些人,有穿警服的,有穿职业装的,他们的脸上表情各异,有精神,有慌张,有不屑,惋惜,可怜。

    他们怎么了,怎么会出现那么多人。我挥舞着双手不让他们靠近。

    猛然我又能听到声音了。

    周围的声音像是魔鬼的铃音,不断地传入我的大脑——

    “真可惜,长的那么帅,原来是个疯子。”

    “是啊,丽婷姐真倒霉,居然喜欢一个神经病。”

    “哎,快把他抓走,要是伤了人,那就麻烦了。”

    疯子,我是神经病?这发生一切都是我幻想出来的?原来哥哥我才是神经病!!

    眼皮越来越重,身子越来也轻,两只胳膊被人重重的架了起来,感觉自己被放在了一个担架上... ...

    在医院里,被医生翻来覆去炒年糕一般的检查了个遍,弄得我痛苦不堪。

    不过幸运的是,医生的结论报告是说我得了轻微颅脑损伤,出现少量幻觉,并不需要去精神病院

    这也让我大大的松了口气,如果让我和那些神经错乱的家伙关在一起,还不如死了算了。

    在医院里只是呆了两天就出院了,花了几千个大洋,女友恢复了从前的摸样,热情似火,温柔如水,对着我贴身不离,对我百依百顺,体贴入怀。

    自从我住院的第一天就没见过王瑜,我也没有问女友她的情况,也意识到王瑜可能是我幻想中的一个完美情人罢了。

    可是我身上的那些伤痕怎么解释?还是真的如医生所说,我自残?我心里其实是个受虐狂?

    说来也是奇怪,回到家开始,就没有了奇奇怪怪的事情,我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那些经历只是幻想。

    回到家的第三天晚上,我喝了点酒,坐在电脑前开始工作,已经荒废了好些天,公司的老板也崔的不行。

    “我说驾鹤,夜了,快些休息吧。”女友慵懒的躺在床上,打着哈欠,伸了个引人犯罪的懒腰,勾人魂魄的眼神电了我一下,那意思很明确——官人,我要。

    呃... ...我努力的咽了口口水,在看看电脑上的一片催更,果断摇头拒绝,你以为我傻啊,还有很多读者等和更新呢。

    “做好工作就行了,别在写鬼故事了,免得整个人每天都神经兮兮的。”女友有些不满,伸出一条修长的大白腿搭在我的肩膀上推了推,“话说从房东死了之后你就变了个人似的。”

    “明叔死了?”我不可思议的望着女友,今天还看到明叔坐在门口呢。

    “我说的是明叔的老婆死了,都好几天了,王瑜不是陪我们住在宾馆好些天了吗?从你住院开始,她就搬回我们隔壁去住了。”女友淡淡的道。

    轰隆隆,脑子一片轰鸣,人猛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明叔的老婆真的死了?王瑜,王瑜也陪着我们一起住的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