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回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7本章字数:2506字

    这一切都不是我臆想的?真的有王瑜这个人?

    “驾鹤,你怎么了?你不是还没好吧?” 女友也吓了一大跳,从床上蹦了起来,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

    “王瑜,是真的存在的?就住在我们的隔壁?”心跳在加速,双手一个劲的在颤抖,脸部的肌肉也崩得紧紧的。

    “看来你是真的没好。”女友叹了口气,芊芊玉手抚上了我的额门,“她不是我们的同学吗?她就住在隔壁啊!”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先睡觉吧!”女友双手挽着我的脖子,娇唇对着我的脖子吹着热气,痒痒的,望着女友那婀娜多姿的身段,身子一下火热了起来。

    好事刚坐到一般,突然,门外传来一声扶手的“咣当”声,似乎有人在猛敲扶手。

    女友依偎在我身前也哆嗦了一下。我吓也被吓得头皮发麻,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小驾鹤,依旧挺拔,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做男人,还是“挺好”。

    他娘的,谁在外面乱敲。我心火那个大啊,要是老子被吓出病来,不挖了你家的祖坟。

    对方像是在回应我,嘭的一声更大了,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楼顶摔下走廊的响声,整个地板都在摇晃。

    “他娘的,老子收了你。”我骂骂咧咧的穿起裤子走出大厅,拉开门。

    一股不知名的寒风嗖的灌进了脖子,冷的直打哆嗦。

    门外并没有人,那声音也随着停了下来。

    头上的点灯呼哧呼哧的闪着,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对面的另一头,王瑜房间的灯还亮着,看来是没睡。

    女友估计是害怕我和别人起了冲突,也披上衣服走了出来,看到我傻愣愣的样子,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回去睡觉吧!”我扶着女友的肩膀刚转身,嘭!又是一声巨响,地震再一次震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高处摔倒我们的身后。

    转过身子,却什么都没发现。

    不光是我,女友也开始意识到了不对,颤颤巍巍向后退了几步。她扶着门框的手在发抖,眼神像失了魂魄一般无神。

    我咽了口唾沫,“没事的,估计是楼上的明叔又在搞什么鬼。”想到明那天偷看到明叔的房间,背后阵阵发凉。

    突然,我像是想到了什么,问老婆,“房东什么时候死的?”

    老婆想了想,脸色顿时发白了起来,“我记得,在我们住了三天宾馆,你从医院回来,一共是第七天。”

    两条腿在颤抖,七天!今天是回魂夜!!

    二话不说,我拉着女友冲进房间,关上门,背后早就已经湿了一大片,女友更是整个人虚脱的靠在我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门外,砰砰砰的声音陆续响起,像是有人踩着重重的步伐在靠近,又像是用身体撞击地板发出的声音。

    “咯咯咯~~”女友的牙关在打架,浑身发抖的不行,“驾鹤,她,她来了。她回来了!”

    “没事的,没事的,别害怕。”我把女友紧紧的抱在怀里,门背后传来一阵压迫感,那种感觉很奇怪,仿佛有个人就站在门口。

    我几乎是把女友压在了身下,两个人相视叠罗汉一样团团的缩了起来,眼睛闭的紧紧的。

    “砰砰砰~~”声音又传了出来,不过好像是在慢慢远去。

    “她,是不是走了?”女友也听出来了,抬起头满脸泪水的望着我。

    “是,好像走了。”听着远去的撞击声,我长长的松了一股气。

    “磕磕磕磕~~”一阵敲门声传来,两人都吓了一大跳,眼珠子不约而同的望向身后的门。

    仔细一听,声音很远,不像客厅门在响。

    “不好,她在敲王瑜的门!”

    果然,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发生的终究要发生,冥冥中仿佛有种神秘的力量在介入这个平静的世界。

    身体在颤栗,并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面对无知的恐惧... ...

    砰砰砰的敲门声还在耳边不断响起,我能想象到王瑜打开门那惊恐的表情。

    我感觉到全身一振乏力,要不要出门?出门,我又能做些什么?

    想到王瑜那张恬静的面孔,心里划过一丝莫名的悲伤,过了今晚,她会不会是七天之后,下一个来敲我们房间门的人?

    一想到第二天开门,看到一地的警察,和王瑜被吓死的死相,我再也经受不住内心的挣扎,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出去看看。”我平静的看了一眼女友,眼中带着一去不复返的神态。

    也许,这一去是条不归之路。

    “不要,不要!”

    “在家里好好呆着。”深深的看了女友一眼,深呼吸,在女友那绝望而无助的眼神下,毅然决然的踏出房间门。

    走出客厅,从水果篮子里掏出水果刀,看着在月光下闪着寒光的刀刃,心中一震。

    来吧!大不了变成鬼,老子在和你拼上一拼,心中猛地升起一股无惧的精神。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现在已经午夜时分,走廊里灯光忽明忽暗,像是有无数只野兽对着自己张开獠牙。

    门前,没有任何恐怖的鬼东西,除了墙壁上自己的影子在灯光下扭动,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

    一阵阴风吹了过来,身后一阵凉意传来,我突然清楚的意识到,也许死去的房东并没去敲王瑜的房门,而是在自家门口静静地等待着我,也许她就站在身后。

    不知是不是幻觉,后脖子处感觉贴上了什么东西,对着我的耳垂轻轻地开口了,在我的耳朵里,就和末日审判的号角那样洪亮骇人。

    我周围的世界凝固住了,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压住,嘴巴不听的颤抖。脑子一片空白。心如鹿撞,心砰砰的跳,手无足措,脑里一片混沌,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是房东那嘶哑的声音,她阴阴的道,“你在找我吗!”

    阴冷的空气冷冻我的血液 全身的一阵收缩,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抓着水果刀的手心冒着冷汗,心像要跳出来一般,

    缓缓转过头,什么都没有。

    我对着空气挥舞和手中的水果刀,像是打在空气里,什么都碰不到。

    整个人吓得不行,全身都在发抖,“我们无冤无仇,别... ...别来找我。”

    紧接着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一股子无比的寒意扑面而来。

    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虽然看不到,但是我本能的觉得,那东西从背后移动到了我的身边,就贴着我脸的位置,这一次,我不敢再转头,生怕有个摔得鲜血四溅、骨断头裂的女人在默默的看着我。

    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印在墙壁上自己的影子旁出现了另外一个模糊的人影,没有一点声息,如同一个幽灵般。

    我没有转头,但是我知道死去的房东在笑,那阴冷的笑意直刺灵魂。

    我的心悬了起来。

    慢慢的,慢慢的,那个影子开始和我的影子重叠在墙壁上,身旁的压迫感也开始移动。

    下一秒,半张只有半个脑袋的脸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她的头颅盖已经没有了,从上面流着淡黄而黏糊的脑浆。

    仅有的一只眼珠子恶毒的盯着我,“泊~”的一声,眼珠子从眼眶里掉了出来,黏在了我的鼻尖上。

    我想要叫,但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大脑中枢的神经已经指挥不了自己的身体。

    在这一刻,仿佛中了定身法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面无血色的恐怖女人靠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