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其中有一个不是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8本章字数:2537字

    我刚想说些什么,王瑜就走了上前,轻轻的用肩膀蹭了我一把,“快点来帮忙了。”

    “噢噢。”我点了点头,没有在留意白洁手臂上突然消失的胎记,只是那疑团一直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

    虽然这个宿舍很破旧,但是厕所什么的还是有的,和寝室一样,中间隔着一堵墙,分成两个厕所。

    还有四五个水龙头和一条两米多长的水池。

    刚装好一桶水,我愣了愣,感觉哪里有些不对。我不是来问白洁怎么和女友他们聚在一起的么?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搬来这里常住?还那么热心的帮人家里搞卫生?

    算了,算了!先搞好卫生在问吧。看着脏兮兮的屋子,我无奈的摇摇头。

    拿着湿了水的抹布,擦拭着双人床上的栏杆,心中突然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某个地方窥视着自己。

    看了看女友、王瑜三人,都在各自忙碌这,没人看着我这边。

    头皮猛地一炸,这被人窥视的方向好像来至上铺。

    我缓缓抬起头,什么也没发现。

    出现幻觉了?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突然沉重了起来。

    刚低下头,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再一次出现。

    我蹭蹭蹭的爬上上铺,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倾斜的相片,照片上的女生正盯着下铺的方向看。

    抹开照片上厚厚的尘土,发现这是一张有些泛黄的艺术照,里面的女生很漂亮,眼睛大大的,笑的很阳光,也很甜。

    是白洁的照片!我松了口气。

    “这是我妹妹的照片!”白洁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身旁,望着我手里的照片幽幽的开口。

    “噢,很漂亮!和你很像。”我随口搭了一句。

    “我们是孪生姐妹,可是她一年前死了!”白洁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里面充满了忧伤。

    “啊!!”我瞪大了嘴,手一抖,相片慢慢滑落在地。

    “没事了,干活吧!”白洁捡起照片贴身放好,转身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一种错觉,在白洁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空气中放出传来一声轻灵的欢笑声,很淡,但是却如在耳边,直入心灵。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才算是把屋子里打扫一新,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心里满满的自豪,之前的的腰酸背疼也一下消失了。

    四人围坐在下铺,白洁终于开口了。

    只是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把我吓得半死。

    “你们其中有一个不是人!”白洁低着头,冷冷的道。

    吓~~

    我浑身一冰,像是掉入了冰窖,这话什么意思。我们其中一个不是人?

    “你,你开... ...开什么玩笑!”我咽了口口水,话都说不清楚了,放在床上撑着床铺的手一软,整个人向后面摔去。

    “我说的是,家里多出来的那一个不是人!”白洁开口了。

    家里!多出来的那一个!

    我惊慌的看了看四周,感觉浑身凉飕飕的,外面的天空已经黑漆漆的一片,风挂着树叶哗哗作响,白洁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感觉到身旁好像做了一个看不到的人。

    忽然,窗外吹进来一阵寒风,挂在窗户上的毛巾被风吹的呼呼作响,如飘荡的野鬼般在空中慢慢逼近。

    视乎,我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个笑的很甜很甜的女生,手中拿着风铃欢笑着像我们跑来,然后脚下一滑,脑门狠狠的撞在了僵硬的水泥路上,红的,白的,黄的一下子贱了路人一身... ...

    “啪~~”脑门上传来一阵剧痛,疼的我打哦吸了一口冷气,委屈的看着对着我怒目圆瞪的女友。

    “白洁姐姐说的是我们之前住的家,你一个大男人抱着王瑜的大腿干嘛!”女友火气很大。

    我一看,愣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趴在王瑜的大腿上,手紧紧的抱着那条修长的大腿,手里满是汗珠。

    王瑜脸已经通红的快滴出水来,一个劲的缩着大腿,但奈何我抓得太紧,一时挣脱不开。

    “哦哦哦~~”老脸一红,像触了电一样松开双手,急忙坐直了身体,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这里有鬼啊。

    不对,她说什么!原来的家里,一直多出来一个人?

    一想到每当半夜,有个看不见的人在身旁安安静静的盯着自己,头皮猛地发麻。

    “这个,这个!”我尴尬的笑了两声,略过女友愤怒的白眼,对着白洁道:“对了,你是怎么和她们两人在一起的?”

    “你家里出事了,今天。”白洁不紧不慢的刀。

    我说你不是说废话么,不出事家里会有那么多的血?

    “今天和你分开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你身后一直跟着一个女人。她跟着你进了家里,然后你上楼去了!”白洁幽幽的看了我一眼。

    “我,我的背后跟着一个女人!还跟着我进了家!”我差点没下出尿来。

    那就是说我回去放好早餐的时候,有个看不见的人一直跟着我进了卧室!

    “对的,然后我跟了进去。结果发生了一些事情!”白洁脸色更苍白了。

    “那满屋子的血都是你弄得?”想到客厅里那像是被鬼子光顾的场景,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是的!”白洁点了点头。

    “你... ...”

    “有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很多,你选择相信我就可以了。”白洁看了我一眼。

    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做我相信你就可以了?我心里莫名的有些恼火,把我家里搞的一团糟,差点没把我吓死,现在告诉我不需要知道得更多?

    “驾鹤,相信白姐吧,真的是她救了我们!”看到我满脸的不信任,王瑜轻轻拉了拉我的手。

    “这个,我不是不相信她,只是,我有些搞不明白。”说完我看了一眼白洁,“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人!”

    “撕拉~~”白洁没有回答我,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背过身子,双手绕过背后,撕拉一声连衣裙的拉链拉了下来。

    看着白洁突如其来的动作,我一下子懵了。

    刚开始的惊艳,到震惊,在接着是无尽的恐惧。

    那原本应该是洁白无瑕的背部,却是一道道犹如魔鬼的雕刻般的伤痕,布满了整个背部。

    整个背部像是被什么野兽的爪子留下的印痕,深可见骨,而且,还没结疤,那就是说这些伤痕是不久之前才留下来的。

    “这一下你总该相信了吧!”白洁缓缓拉起衣裳,语气很平淡,好像背部的伤痕不存在似的。

    “这,这都是在我的屋子里弄的?”我吃惊的张大嘴巴,足足能吞下一整个鸭蛋。

    联想到客厅里那些翻乱的家具,那打碎的电视和墙壁上的血手印,我不敢想象里面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激烈搏斗,这段事情的经历已经远远的超出了科学所能理解的范围。

    白洁点了点头。

    一旁的王瑜和女友早就已经泣不成声,两个人抱着头小声的哭泣着。

    我的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看了看四周,突然有一种错觉,这,还是原来的世界吗。

    “先睡觉吧!有事情明天在说。”白洁看了看我们三人,没有在多说些什么,转身爬上上铺闭着眼睛休息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打起了轻微的鼻鼾。

    晚上睡觉的时候是白洁自己睡在那张放着她妹妹照片的床上。

    王瑜和女友挤在了一起。

    躺在硬硬的木板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想点燃一支烟,可是看了看周围熟睡的女人,还是没点着。

    身下不知道是什么顶着背后生疼,浑身有些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弄得床铺吱吱作响。

    一个白影从眼前滑落,啪的一声轻响砸在床头,把我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