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窗口的白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8本章字数:2478字

    定眼一看,是一桶纸巾。

    “小声点!”白洁不满的声音响起。

    看了看上铺,又看看那桶卫生纸,我的脸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这是啥意思!

    算了,不和头发上的女人一般见识,我起身看了看身下,什么都没有,可是睡上去却像睡在硬石头上一般。

    翻开了床底,是一本薄薄的杂志,封面已经皱的不成样子,有很多地方已经被撕开了。

    奇怪,今天打扫卫生的时候没有发现啊,我摇了摇头,估计是王瑜她们带来的吧。

    刚翻开杂志的第一页,我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心跳有些加快。

    杂志的第一页上贴着一张女人照片,是白洁死去的妹妹。

    那是一张大头贴,白洁的妹妹对着镜头做出一个很可爱的鬼脸,但是此刻看起来却有些渗人。总感觉她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快速翻了几页,一行用红笔圈起来的醒目标题出现在我的眼前——十八岁花季少女意外惨死,是意外还是冤魂作祟。

    文字下,有一张黑白的照片,上面是一张女人摔死时的照片。

    照片中的女人整个头颅已经摔得血肉模糊,殷红的血水从脑部涌了出来,染红了水泥道路。

    她的姿势有些怪异,手脚像是骨折了一样向相反的方向扭曲。给人的感觉像是有人活生生的折断了她的双手双脚,在把她的头颅狠狠的砸在地板上。

    她侧躺在水泥道路上,脚下的一只鞋子已经不见了,白色的丝袜也沾满了鲜红的血水,半边的牙齿已经全没了,只剩下沾了泥巴的牙龈。

    溅射了一地的的脑浆旁,一个眼球已经被完全的摔爆,仅剩下的半只眼带着深深的怨念凝望天空。

    好像是在对人们述说着:看吧,看吧,尽情的对着我冰冷的尸体拍照,尽情的欢笑吧。

    你在看着我的同时,我也是你身后静悄悄的看着你,黄泉路上少了你的陪伴,我是如此的寂寞。

    看着这张死相凄惨的照片,我浑身一阵恶寒。

    我真的很后悔,自己没事做干嘛要翻看这些鬼玩意,现在看到如此恶心的照片,全身直打哆嗦,把手中把的杂志狠狠的丢了出去,头猛地伸进了被子里,像是只受了惊的骆驼。

    “砰砰砰~~”白洁在上面敲了敲床,“你怎么了。”

    “我,我看到... ...”

    “你看到我妹妹的照片了吧!”白洁说话很轻,很轻。

    “嗯!”我胆寒的点点头,身子一个劲的打着哆嗦。

    “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一个尸体的照片!”白洁轻轻捶了两下床,“你很害怕死人吗?”

    什么,什么意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额头上渗着细密的冷汗,目光飘忽不定,那种感觉有来了,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有出现了。

    “你,你妹... ...妹是摔... ...死的吗?”我断断续续,中断了几次,总算把一句话说完。

    “是啊,那天我们一起出去玩,可是没想到,她突然摔倒,很奇怪的,像是有人在后面狠狠的推了她一把。”白洁淡淡的道。

    “有人狠狠的推了她一把?”

    “是啊,但是她身后根本就没人,脚下也没有什么比较滑的东西,她就这样突然摔倒了,溅了一地的血。”白洁的声音很冷,听不出任何的感情,就像是在述说一件和她无关的事情。

    我嘴唇懦动了半天,好不容易说出了一句:“我好像看到你妹妹了,在,在窗口。”

    “你说什么!”白洁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床铺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她,她好像在窗口看着我们,她在笑。”我躲在被子里,只敢露出两只眼睛。

    窗外,飘忽着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在关上的窗门上,贴着一张白色的脸,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屋内的一切。

    “砰砰砰~~”她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窗户。

    声音像是敲在我的心头,我浑然忘了自己该做些什么,也忘记了尖叫。

    白洁已经从上铺爬了下来,脸色有些不自然,看着我,又摸了摸我的额头,一脸的担忧,“她在哪?”

    “窗... ...窗口。”我指了指窗户,心中有些奇怪,为什么白洁这个做姐姐的看不到。

    “我去看看,别怕!”白洁看了我一眼,身手帮我盖好被子,深呼气了一口向窗口走去。

    “别!!”我死活不肯松手,心里害怕极了,被窗外的人盯着, 短短几分钟就像是几个世纪般漫长,背后已经全都湿透了,也不敢把身子露出来。

    忽然,门外“咣当~”的一声撞巨响,声音尖锐刺耳,就连白洁也被吓得不轻,震颤了一下身子。

    这声响声过后,我眼前一花,窗户上的女人已经不见了。

    我揉了揉眼睛,窗外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是谁在故意用力把铁门撞向墙壁,我和白洁相识对望一眼。

    刚要去窗户看看的白洁也僵持在床边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大气都不敢出,眼睛死死地盯着门口。

    没有脚步的声音,也没有上下楼梯发出的声音。

    半晌,依然毫无动静,除了王瑜和女友那悠长的呼吸声。

    奇怪了,那么大的声响,两个女人竟然睡得那么熟,连身子都没有翻一下。

    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地升起。

    只感觉到嘴唇发干,脑子有些不听使唤的支配这身体,打开了被子。

    深呼吸了一口,强压着心头的恐惧,慢慢的走向王瑜两人的床铺。

    王瑜和女友紧紧的面对面抱在了一起,长长的头发垂下来挡住了面孔。

    “王瑜,王瑜!”我推了推王瑜的胳膊,她没动,想死了一般沉睡。

    “丽婷,丽婷!”我又推了推女友。还是没反应,像是根本听不到外力的声响。

    我转过头看向白洁,惊恐的发现,白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知道不见了人影。

    砰砰砰,心扑通扑通的跳,周围安静的吓人,这一次,就连王瑜和女友的声音仿佛咋这一刻都消失了,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人。

    “王瑜~~”我伸出手,颤抖的搬过她的脸。

    头皮一炸!

    是白洁的妹妹,谁在床上的是白洁的妹妹,之前出现在窗口的那个女人!正咧着嘴对着我笑,笑着笑着,脑袋从我的手上齐齐断裂开来,大股的鲜血像是喷泉一样喷到了我的脸上。

    那颗脱了颈脖的人头咧着嘴对着我嘿嘿冷笑出声。

    我闭着眼睛,胡乱的挥舞着手,嘴里大叫一声:“不要~”,声音之凄惨。

    猛地一屁股从床上做了起来,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冷汗,背后也湿了一片,窗户上的微风吹了进来,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原来是个梦啊。

    我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看了看放在床头的手机,已经凌晨三点半了,天空还是灰蒙蒙的没有一丝光亮。

    微微的月光照进房间,显得有些鬼气森森的。

    “嘟~~”我打开了手机,刺眼的蓝光微微照亮了房间,让我那颗不安的心平静了下来。

    窗口上没有神秘的恐怖女人,王瑜和女友也毫无形象的岔开大腿睡在床上,鼻声打的有些响,看来是睡的很沉。

    房间里,只有我那粗重的喘气声,靠在床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原来这都是一场梦,但是好真实,就像是活生生的发生在我的面前。

    “咚~~咚~~”两声轻微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看了看,一个黑色的人影从上铺爬了下来,站在我面前对着我望了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