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幻觉还是现实?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8本章字数:2572字

    砰~~ 门口一阵巨响,像是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整个地板都在震动,一段很诡异的歌声在门外响起,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像是在和尚庙里超度那种旋律。

    “啊!!”随着歌声响起,施又玲像是触了电一般,掐着我脖子的手松开,她的整个身体像是被磁铁吸住,倒飞着向门口。

    脖子上一松,我身子也从半空中掉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两女的身上。

    头脑一顿晕头转向,身子像是快散架了,到处都痛。

    还没等我清醒,白洁颤抖的声音又发了出来,指着门口,“看,快看!”

    “啊?”我有些懵了。

    门外的歌声还在响起,已经被吸到门口的施又玲在空中疯狂的挣扎,扭动。长长的指甲刮着墙壁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施又玲那疯狂挣扎的样子,我感觉一阵阵的心疼,好像最珍惜的东西就要离我而去。

    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不要!”

    眼前一晃,施又玲不见了,出现在面前的是我早就已经死去的父亲。

    “驾鹤,驾鹤跟着我走吧!”

    被吸到门口的竟然是父亲,他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父爱,对着我伸出手,“驾鹤,我的儿子,跟着爸爸。”

    “爸爸!!”我精神有些恍惚,看着眼前的亲人,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前走去。

    “不要过去!”白洁的声音在背后狂喊着,“那是幻觉不要过去!”

    “驾鹤,驾鹤你快回来!你爸爸已经死了,那是幻觉,快回来!”女友早就哭的泪流满面。

    奈何白洁和女友前面被我从半空中掉下来砸的受了伤,想拉住我,却根本用不上力,被我轻轻一甩就甩开了。

    这是幻觉吗?可是为什么却那么的真实,就算是幻觉,我想也过去看看,抱抱他也好啊!

    “驾鹤,我求求你快回来,他不是你爸爸,她是施又玲啊!”女友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身后无助的响起。

    “闭嘴,那是我爸爸!我要过去,我要和他走!”顿时心中升起一股很暴躁的情绪,扭过头对着女友咆哮着。

    “驾鹤!”是王瑜虚弱的声音,不知道何时她已经幽幽的醒了过来。

    我浑身一震,想转过头,可是还有半米的距离就走到父亲的身边了,越来越近,父亲脸上那带着慈祥的面容越发的清晰。

    他在对着我呼唤。

    就在我要拉到父亲手腕的时候。

    “啊!!”身后传来女友的一声尖叫,不知她从那来的力气,在我身后狠狠的把我推开到一旁。

    就是这么一推,父亲身上突然冒起一股白烟,消失在门外。

    “爸爸!”我悲痛的对着门惨叫。

    我疯了,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让我的心脏开始抽搐,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是肋骨累的直冒冷汗,咬着牙,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父亲已经不见了。

    就在离我脖子前不到十厘米的前方,出现了一条已经打好锁套的麻省,只要我在向前走一步... ...

    我全身都在打折哆嗦,真的是幻觉,前面父亲的出现果然是幻觉,是施又玲拼死也要拉上我制造出来的幻觉。

    女友三人已经瘫倒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大字型趴在地上,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呻吟。

    屋子里面一片狼藉,天花板上滴落的血水还历历在目。

    一屁股坐在地上,四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大家对望着开始狂笑,笑着笑着眼泪却流了出来。

    这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四个人在地上艰难的向对方爬行,完全顾不上地板上粘稠的血液,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脸匣,活着,真好。

    像是想起了什么,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在白洁三人疑惑的目光下,拉开了家门。

    门口没有人,也没有那救命的古怪歌声,倒是有人上楼的脚步声,踩地板的声音很重,两长三短。

    “怎么了?”回到房间,女人问道。

    “没事,前面要不是那个奇怪的歌声,我们估计都嗝屁了!”我蹲下身子扶着王瑜把她放在床上。

    “不会... ...不会又有什么来了吧!”女友紧张的一缩身子。

    “刚才那个歌声应该是十小咒之类的吧,具体是不是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想对方没有恶意!”白洁眼睛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光芒。

    “传说中的的道高人?”我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要是有这位高人帮忙,那还用害怕什么?

    “你问我?”白洁指着粉嫩的鼻头,“你问我,我问谁去!”

    呃... ...我一下被呛得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突然,我有些后怕的想到了某些事情。

    “你说,明叔为什么今晚没来?”我紧张兮兮的望着白洁。

    “我也不清楚,按道理说他今晚应该会来,现在我越来越看不清楚这件事了!”白洁摇了摇头。

    “白洁,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这件事我一直犹豫了很久,一直没敢问出来,怕伤了对方。

    “问吧!”白洁像是知道我要问什么,靠坐在地上手里把玩着那根断掉的红绳。

    “你为什么知道很多事情,而且知道今晚有东西要来?”我小心翼翼的偷看白洁的脸色,她一直低着头,看不出什么。

    “相信第六感吗?”白洁抬起头对着我笑了笑,笑的很凄凉,“女人的第六感特别强,强到能预感一些事情的发生!打个比方吧!比如你在做某些事情的时候,你隐隐感觉到这件事你好像早就已经做过了!你们平时有这样的感觉吧?”

    白洁一说,我还真的有点感触,有时候打球,或者逛街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场景和熟悉的动作,总觉得自己好像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

    有时候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心里总是会跳的很急促,心里也很烦躁。

    “而我的第六感过强,已经超出了一般人,总体来说,我能稍稍看到一个人身上即将要发生的事情,所以那天我才会报警,警察才会赶去明叔家里,我也看到今晚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回来!”白洁说的很轻,声音充满了忧伤。

    “那不就是街边摆摊的那些神棍?算命的一样?”我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果然,白洁看了我一眼,已经不屑和我说话!也没有上床,自顾自的比起眼睛靠着床沿休息了起来。

    早上醒起来的时候,全身一阵腰酸背疼腿抽筋,我转过头去看四周,其他人也醒过来了,王瑜正在厕所洗手池边上洗漱。

    昨晚她只是脱力了,并没有收到什么伤,所以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大碍。

    除了王瑜洗漱的声音,屋子里静默的吓人,白洁和女友都默默的盘腿坐在地上,没有人说话,无尽的压迫感沉沉的压在每个人的身上。

    虽然是大白天的,但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就像人,无法预知下一秒自己会不会死掉,也出出门被车撞了,也许在家里天花板突然掉下来,身边有许多人,偏偏就把自己砸死了。

    “奶奶的!”我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站起身来,“大家别都那么沉闷嘛,要死一起死,死就死的痛快!说句话吧!”

    “说什么?”白洁一下子没缓过神,呆呆的望着我。

    “我也不知道!”我一脸的倦意。

    “我肚子饿了!”女友摸着扁扁的肚子,抱着我的手一直摇晃,“要不你给我们做吃的吧?”

    啊咧?我做吃的,我一个大男人会做什么吃的,我刚想拒绝,看着白洁和女友那瘫软的身体,我无奈站起身来。

    “算了,我去弄吧!这里就我一个人精神最好!”王瑜从厕所里出来,笑着把我按做在地板上,像个小妻子一样在寝室里来来回回的忙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