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明叔早就死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8本章字数:2522字

    好在白洁住的地方虽然不大,但是锅,电池炉什么的都一应俱全,虽然没有满汉全席,但是也能吃得饱肚子。

    看着王瑜抹着汗水,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喜悦坐着饭菜,猛地一下子,我竟然搞不清楚,谁才是我的女友了。

    在那一瞬间我有些恍惚,其实这样静静地看着她挺好,很温馨。

    菜式很简单,三菜一汤,西红柿炒蛋、韭菜炒蛋、煮鸡蛋、鸡蛋汤!

    不到五分钟,四个人毫无形象的对着米饭围着小桌子就是胡吃海喝,就连以注重外表形象的女友也是放开了双手,脸筷子都不用,直接端着碗把头埋下去就是一顿猛嚼。

    不过好在王瑜煮的饭够多,每个人都吃的打着饱嗝慵懒的坐在地板上。

    既然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心里丢开了包袱,抱着什么都不在乎的态度先吃饱再说。

    我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打着饱嗝,也不理会脏兮兮的地面,躺下来点燃一根烟。

    一个字——舒畅。

    饭后一支烟,快活试神仙,再来一瓶冰啤就更好了!吃饱了人也精神了很多,身上也没那么痛了。

    全都去洗了个澡,简单的整理了一下房间,大家又开始坐在床上,互相对视,分析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到了现在,我也算是终于明白,自己已经和那些鬼东西撇开不了干系。莫名其妙的就跟这个诡异的第二元空间有了联系。

    一切的源头是女友,如果不是她那晚的诡异举动,想必这之后的一些列事情都不会发生。

    还有和房东的那一句气话,没想到房东真的死了!

    现在生活一团糟,整天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都不知道自己碰到的人究竟是一些什么怪东西。

    看了看白洁,我问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就这样一直在这里呆着等死?”

    “什么等死,乱说话!童言无忌。”白洁朝着地上呸了两声,“我们现在主要的就是去调查一下明叔的家里。”

    “啊!!”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儿,调查明叔的家里,什么个意思?

    “其实我一直隐瞒你们一件事!说出来你们不要害怕!”白洁的话一开口,我们三人不由得缩在了一起。

    “什么事。”我表面上虽然看起来是镇定的,但紧紧抓着女友的微微颤抖的手出卖了我。

    “明叔早就已经死了!”

    “你... ...说,说什么。明... ...明叔怎么不是人了。”我断断续续的的说了好久,才把话说完。

    “其实我们看到的明叔,是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我一直没说,就是我也没有把握,一直到昨晚明叔没出现,我才觉得不对劲。”白洁冷冷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不禁感觉身上有些发寒,眼珠子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

    我记得我搬进来的时候,明叔就在了,虽然我们没有多少的接触,可是和他说话他也是会点点头回应。

    一直到房东死的时候,明叔才开始变了,变得奇奇怪怪了起来,就像是个神经病。可是神经病也是人啊!

    白洁说的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突然,我惊恐想到了一个疑点——我搬进来的一年当中,虽然我和明叔见过,可是我并没有看到明叔和他老婆说过那怕一句话!

    一对夫妻,一年当中没有说过一句话!

    难道,明叔真的死了一年之久!

    慢慢的,我觉得事情真的不对劲,哆哆嗦嗦的点燃一根烟,想着搬进家里之后的一切。

    上下邻居也从来没有提起过明叔这个人,而且明叔几乎都是晚上才出现的,就一个人坐在店面前的摇摇椅上,低着头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难道是只有我们几个才能看到明叔?可是那天的小陈呢,不是也踢了明叔的家门了吗?那天的搬家公司的人员不是帮着明叔搬家了吗?

    想着想着,我就把烟头摁在手心里熄灭,剧烈的疼痛让我脑子稍稍清醒了一些,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白洁。

    刚说完,白洁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惊呼道:“我知道明叔为什么没来找我们了,他——去找了小陈!”

    “你是说他去找了小陈?那,那这么办?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我有些慌了,要是小陈出事了,我不是害死一个人?

    要不是因为我带头去找明叔的麻烦,小陈也不会上楼踢门。

    “你还想去滩这一趟浑水?”白洁没好气的望着我。

    这句话把我噎住了。我愣了一会儿没缓过神,也对,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我还去救谁?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王瑜弱弱的开口道,“要不是驾鹤去带头,小陈也不会去,如果小陈死了,会不会变成厉鬼!”

    这一句话把我们三个人都震呆了,背后有些发凉。

    “如果是这样,小陈死了,会,会过来找我们?”半响,我才望着白洁,她现在是我们的领头人,最起码她会一丢丢对付鬼的绝招吧?

    白洁斜着看我,“有这种可能。”

    我头皮一炸,“啊咧?”我几乎是哀求的说着,“大姐,白奶奶你快想个办法,这样下去,我们真的就完了。”

    白洁无奈的摆摆手:“我也没有办法!”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女友有些激动,“我真的想死啊!”

    白洁想了想,一拍大腿,“走吧,去小陈的家里看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下来,王瑜和女友打电话到公司请假,白洁在收拾东西,装着什么我不知道,我看着自己好像没事做,拿着一个袋子准备打算下楼看看那个家里养狗,去收集点狗屎防身。

    等着我从楼下收集了半袋宝贝之后,小心翼翼的放在衣服口袋里,我心满意足的走上楼,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

    哒哒哒~~刚走上二楼,脚步声从楼上响起,两长三短。

    我微微探头向楼梯扶手间的缝隙看了上去,一张脸也朝下面看了下来。

    是那张像是爬了一条长长的蜈蚣的脸。

    哎呀我滴妈,银阿姨!我吓得小心脏砰砰直跳。

    不到十来秒钟,银阿姨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看了我一眼。

    “呵呵,银阿姨。”我僵硬的对着她笑了笑。

    “少出门。”擦身而过的身后,银阿姨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愣了一下,刚想回话,银阿姨的背影已经在我的视线里消失。

    “奇奇怪怪的!”我摇摇头嘀咕了一声。

    回到家里,三个女人已经整装待发,就等着我呢。

    “驾鹤你去那了?”女友走上来刚要挽住我的胳膊,突然小鼻子皱了皱,掩着鼻子一脸嫌弃的退了两步,“你掉粪坑了?怎么那么臭!”

    “呃... ...”我差点没被这句话呛死,干咳了两声掩饰我的尴尬,大力的拍了拍口袋,脸上充满了自豪,“带着宝贝的!”

    说完我带着一股:一宝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势。 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了前面。

    一楼门口已经冷冷清清的,小商店也没有营业,只有两张醒目的封条贴在大门口,就像是古时候死刑犯行刑的时候,在死人犯胸前画的叉叉一般。

    重新踏上原来住的楼,感觉浑身都有些不自在,只有在一楼拐角处放着一张明叔以前专做的摇摇椅,在一上一下的自己晃动。

    望着那张摇摇椅,心里突然冒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就像是明叔坐在上面,阴笑的望着一摇一晃的看着我们。

    心里这样想着,一股寒意从脚板底升起,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旁边的三个女人和我一起感受这莫名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