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源起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8本章字数:2510字

    “驾鹤,你怎么了?全身都在发抖?”王瑜走在我的旁边注意到了我的异常,转过头担忧的望着我。

    我努力的蠕动脸上坚硬的皮肤,好不容易挤出一点笑容,“就是感觉有些冷,没事的。”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了吧?”女友在一旁搭上话。

    “算了,可能是昨晚和你们洗澡的时候着凉了。”我故意抽了抽鼻子。

    头皮有些发麻,用尽全身力气才鞥抬起沉重的腿,一步步地走向楼上。

    四楼,平时只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但是我总感觉好像是走了好久,好久,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终于,我们四人来到了小陈家的门前,大门紧紧的关着。

    “小陈,我是驾鹤,小陈!你在家吗?”我对着门口叫了几声,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

    “是不是不在家里,还是上班去了?”王瑜在一旁问道。

    “不会吧?这个时间段应该会在家里啊。”我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12:30分。

    要是上班的话这个时间段也下班了,没上班也应该在家里才对。

    “他家里还有别人吗?” 白洁接过话。

    “我记得他好像有一个女朋友。”想了半响,我才想起,我见过小陈和一个女的几次,不知道是炮友还是女友来着。

    “是不是出事了?”女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臂,有些慌乱的道。

    女友话音刚落,小陈家的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一条缝。

    四人惊愕的对视一眼,由我打头,轻手轻脚的推开了房间的门。

    屋子里没有开灯,窗帘拉得死死的,有少量的光线从缝隙射进来。

    小陈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睡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像是在熟睡。看到这里,我不禁心里一松,刚要开口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家里太静了。

    客厅里一片死气沉沉的寂静,除了我们四个人砰砰砰的心跳声之外,没有一丝的声音,好像进入了一个无声的世界。

    墙上的钟在不紧不慢的走着,也没有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这一切正常的有些诡异。

    可是就是这寂静,让人有些不安,小陈像是不知道有人走进了他的家里,依旧在上发上熟睡。

    突然,我猛的一惊,小陈,好像并没有呼吸,他的肚子没有一丁点的起伏。

    我看了看女友三人,她们好像也看出了不对劲,我深呼吸一口,慢慢的向小陈走了过去。

    小陈的睡姿一点也没变,仰面躺着,他的脸上似乎有一层淡淡的雾气笼罩着,近了,更近了。

    近到能看清楚小陈身上的每一根毛孔,他睡得很熟,一点儿都没有被外界打扰,他的鼻孔没有一点抖动,没有因为呼吸而扩张的动作!!

    我浑身都在颤抖,脑子有些短路,竟然伸出手去探了探他的鼻息。

    没有任何的气息。

    眼瞳一缩,冒汗全都竖起来!咽了咽口水向后退了几步。

    这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小陈,死了!

    我勉强的能站稳身体,退着回到三个女人身边,话音都带着颤抖:“他,他死了!”

    “我们,我们怎么办?”女友紧张的下唇都已经咬出了血丝,两只手紧紧的十指相扣。

    “不知道,我们,我们先退出去吧!”我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好!”白洁也点头赞同,转身拉了拉了门,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

    “锁住了!”她回过头,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

    她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却像是在耳边想起了炸雷,震得我脑子一片轰鸣之声。

    “不,不会吧!”我上前两步抓住门把手用力拉,除了沉闷的砰砰声,门口没有丝毫反应。

    “怎么办,我们现在怎么办!”王瑜紧张的都快哭出声来。

    “要不报警吧!我们报警!”女友掏出手机,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按下了拨号键。

    两秒过后,电话通过了,警务接线人员的话音响起。“喂,这里是... ...”

    女友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脸色变得很难看,直勾勾地看着我的身后。

    我机械转过身子,望向身后,小陈的尸体,不见了!

    我咬了咬牙,扶着快要瘫软在地上的女友,喉咙动了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陈睡过的沙发上,只剩下一个深深的凹痕印。

    王瑜情不自禁的身子往后一缩,没有站稳,倒在了白洁的身上。

    四个人,互相拥挤在一起,仿佛这样能给自己带来一丝的勇气。

    “怎么办,怎么办,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女友的脸苍白如纸,鼻尖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能无助的抱着她。

    就这样我们四个人挤做一团,背靠背也不知坐了多久,周围还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小陈,也没有任何不干净的东西。

    墙上的钟显示着,时间是下午4点。就是说我们已经呆呆的坐在地上差不多两个多小时。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房间的四个角落,眼睛很疲劳,睡意渐渐涌了上来,我的眼皮越来越重,看了看女友和王瑜,她们不知道是吓昏过去,还是太累,居然抱在一起睡了过去。

    一声很奇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迷迷糊糊的转过头眯着眼睛瞟了一眼白洁,她背对着我斜靠着门口,嘴巴里一张一开的,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我有些好奇,没有听清她一个人在嘀咕什么。

    “白洁,你怎么了?”我扭动了一下麻木的身子,推了推她。

    白洁回过头,对着我诡异的笑了笑。

    “你... ...”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我的心头。

    白洁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在冷笑不已。

    “你醒了。”白洁的眼中闪过一丝从没见过的阴狠。

    “我。”我刚说完第一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小刀抵在了我脖子上的动脉处。

    脖子上贴着冰冷的刀刃,表皮上的鸡皮疙瘩全都冒了出来。

    我滴妈妈他,白洁,是。是不是被鬼上身了!

    “白洁,我,我是驾鹤!”我的头上冷汗直流,流进了眼珠子,浑身一动也不敢动。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白洁说话很清楚,并不像是被鬼上了身那样,双目无神。

    “你,你没有被鬼上身!”我一惊。身子一动,脖子上传来阵阵疼痛。

    “我说仇驾鹤,你也真的有够笨的。你现在还看不出此时的情形吗?”白洁阻力发出阵阵冷笑,眼里充满了鄙视。

    这是什么意思,白洁怎么变了!!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好像有人一直在策划者一切,引导自己一步步走向陷阱,我也曾经怀疑过白洁有问题,可是当她把女友和王瑜救出来,还有那一身的伤,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她想害我,为什么还要救我们?而且为什么要等到现在?她究竟是想干嘛?

    对了,女友!我身心一寒。用余光扫了一下身旁,女友和王瑜躺在旁边已经陷入了昏迷,从呼吸上看,并没出任何的问题,我的心也一宽。

    “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全都是你搞的鬼!”我惊恐的望着这突然变起来很陌生的白洁。

    “现在你才醒悟过啦,太笨了!”白洁仰头疯狂的大笑几声,在房间里嗡嗡的回响,听得人心里发慌。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有些想不明白,我们没有得罪白洁的地方啊。

    “问那个婊子!”白洁眼睛一撇,看了一眼昏倒在地上的女友,咬牙切齿的道:“都是因为她,因为她我的妹妹才会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