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舍身相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8本章字数:2746字

    什么!我瞪大了眼球,她妹妹不是被摔死的吗,怎么,怎么和女友扯上了关系。

    “跟,跟丽婷有什么关系!”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

    “还记得你那那个心爱的女人给你那回来的那条烟吗?”白洁没有回答我问题的意思,而是望着我淡淡的冷笑。

    “烟?”我想了一会儿,猛然想起,上次女友回娘家的时候,托人给我带回了一条烟,味道挺好的,听说是走私烟。

    “那条烟,是我给她的!”白洁扬了扬手里的小刀,脖子上一丝鲜血涌了出来。

    “那条烟里被我掺了SHS(违禁物品,缩写)。”白洁笑的很灿烂,却给我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是说,这,这一切都是幻觉!明叔的尸体,还有那些纸人都是不存在的!还昨天晚上的事情都是假的,那明叔想要杀我的时候,那也是假的?”我愤怒的对着她咆哮。

    感觉到我有反抗的冲动,白洁用刀子用力的顶了顶我的脖子,我能感觉到她只要在进去几毫米就会割断我的大动脉。

    “不,明叔的确实是死了,不过,却是我杀死的。”白洁嘴角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他的尸体也是我趁着你们熟睡的时候般到了厕所,你们所看到的是真正的尸体,在你拿菜刀的时候你已经吓晕过去,王瑜和那个贱人根本就不敢看,被我敲晕了,换上了一个纸人!”

    “明叔,是,是你杀的,那,施又玲呢!她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她也是你杀的!”我冲动的道。

    “施又玲?不,不是我杀的!就算是有怎么样?”白洁瞪了我一眼,“你还真的认为房东也是自杀,那天你们和房东吵过架之后,是我上楼把她推了下来。”白洁用毫无感情的语调在述说着这件事,好像杀人的不是她。

    “后来你上了楼,是我告诉明叔杀害你老婆的人就在楼上,所以他才会上去找你。在你家的大厅里发生的事情,不过都是我导演的一场好戏罢了。王瑜她们看到的不过只是翻乱的客厅,还有我一身的伤痕,谁又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在你家里的时候,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了我们,又把我引到这里来做什么?还有,你,为什么选择要杀我,而不是... ...”我有些不解,按道理来说她真的想杀掉我们,不必要那么麻烦才对。

    “我就知道你会很好奇,我为什么不杀掉那个婊子,而选择你,因为!”白洁说道这,眼珠子散发出一阵恶毒的光芒,让我有些不敢和她对视,“就是因为我想让她体验一下失去亲人,失去爱人的滋味,我要让她一辈子生活在痛苦当中,生不如死!”

    “每当我下不了手的时候,我都会用火石狠狠的烫自己,让自己的心变得更狠!让自己记得是谁害我失去亲人,谁让我承受那么多的痛苦!”白洁声音充满了怨恨和凄凉。

    话音刚落,她一把撕掉自己手腕上的衣服,露出一截秀嫩的手臂。

    只见她往上面吐了口口水,在轻轻一抹,无数的硬币大的黑色斑点出现在手臂上。

    自残!只为了让自己心更狠,更毒!我浑身一震,咽了咽口水,这是一个疯女人。

    “要不是这个婊子抢了我妹妹的职位,我妹妹也不会死!都是因为她!”白洁疯了似的咆哮着,手里的刀也因为身体的抖动而向脖子压了压。

    我现在连动一下都不敢,大气不敢出一口,眼珠子往下紧紧盯着那把小刀,只能听着她在述说。

    “如果不是这样,你们会那么相信我,跟着我来这里吗?”

    “你,你是说你连小陈也杀了。”我颤抖着,拼命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才能让身体不那么颤抖。

    “杀一个和杀一百个人又什么区别吗?”白洁一副看白痴的眼神望着我,看眼神就像望着一个蝼蚁。

    “你。你就不怕犯罪!”我说了一句自己都感觉到白痴的话。

    “怕啊!”白洁笑的很妩媚,地舌头伸出舌头在我流血的脖子上舔了舔,一脸享受的表情。看的我毛骨悚然。

    “因为怕,所以我剧本都写好了。警察来的时候我会说你们想强暴我们三人,所以拼死防抗的时候不小心杀了你和小陈这不就完了!”

    好狠毒,这女人竟然想把我们三人都杀了,还让我们做替死鬼。

    “我想想看,我先从谁开始呢!”白洁看了看我们三人,眼中闪着凶光,“要不,从你开始好了。”

    说完她扬起手对着我的脖子用力一划... ...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呃~~”脖子上并没有感觉到被割破血管,鲜血涌出来的感觉。反而是听到了白洁痛苦的的闷声,顶着脖子上的手也捶了下来,身旁倒下来一个人,是白洁。

    怎么回事?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转过头一看,王瑜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气喘吁吁望着我,“我,我刚才迷迷糊糊的听到你们在说话,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她要杀你,我,我把她敲晕了。”

    啊?这大起大落,差点没让我直接昏过去,我从地上站起来,抱起王瑜,兴奋的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来表达。

    每一次,都是王瑜,如果没有王瑜,我想我已经死了很多次!

    “不要!”正当我高兴地抱着王瑜在空中转着圈圈的时候,她突然脸色变得苍白难看,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我的身后。

    从她的眼瞳中倒影出一个女人的身影,她的手里抓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刀,狠狠的向我们捅了过来。

    “驾鹤!!”我还没反应过来,王瑜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开了我的双手把我的身体狠狠的推开,我脚下打了个滑,摔倒了数米开外。

    把她我推开,却用自己的背部迎向了那把锋利的刀刃。

    而白洁的匕首也扑哧一声狠狠的扎入了王瑜的身体。

    “不!!”我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泪水模糊了双眼。

    “驾鹤,走啊,跑啊!快跑!”王瑜嘴巴里吐着鲜血,倒在地上对和我虚弱的挥舞着手。

    “不,不要!”我瘫坐在地上,看着那把刀一下下的扎入王瑜的身体,她半空中的手慢慢垂了下来... ...

    放开王瑜,白洁就站在我前面大约两米的地方,手上仍然拿着那把沾满了鲜血的刀,刀锋处反射着冷光。

    我的心,已经死了,只是呆呆的望着王瑜倒在地板上的身影,完全升不起一丝的反抗。

    白洁不紧不慢的,一步步的向我走来,垂下来的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板上滴答滴啊的响。

    “砰~~”大门突然被猛烈的撞开,一阵刺眼的白光照射了进来,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冲了进来,抬起了手里的枪。

    “砰砰~~”枪响了,白洁的胸前出现了一朵血花,血花慢慢扩大,妖艳的红色血液快速的扩散开来。

    白洁低着头看这胸前的血花,嘴角划过一丝的笑容,很凄苦,但是却带着一种不为人知的解脱,她睁大眼睛,对着我说了一句话——你看到的人,不一定是人。千万不要相信身边的人。

    说完,她睁着眼睛直直的倒在我的身前,鲜血从她身下流出,染红了整个地面,红的那样的刺眼,那样的绚烂。

    “王瑜!”我手脚并用的从地上冲着王瑜爬了过去,把她抱在怀里,鲜血,已经染满了我的脸,身上。

    “王瑜,你醒醒,王瑜,我不可以没有你!王瑜!”我拼了命的摇晃着王瑜的身体。

    “我求求你醒醒,醒醒在看我一眼,好不好,求求你!”眼泪鼻涕齐流,布满了我的脸庞,我无助的像是个孩子般啕嚎大哭。

    “你,你哭的样子,好,好丑~~”一声微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王瑜,你,你没死!”我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抹了一把泪珠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王瑜目含泪珠。小嘴里大大的喘着气,眼中泪如雨下,却带着那一抹充满爱意的笑,“我怕我死,没人照顾你。我怕我死了,没人... ...没人会拍拍我的头,叫我... ...傻... ..傻丫头。”

    “王瑜!傻丫头!”我泪如泉涌,紧紧把她抱在怀里,任那无尽的鲜血沾红了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