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身后的脚步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8本章字数:2509字

    “老板娘接的电话,哎,算了,我还是明天在来吧!”我无奈的摊摊手,转身打算离开。

    “驾鹤,既然来了就帮帮我的忙好了。”何小曦指了指那一大堆差不多有半个人高的文件,嘟起了小嘴,“你们这些人简直就是为了应付工作,好多都是不合格的,还需要我一个个的看。”

    “这个,我也不会啊。”说实话我现在还想回去睡一个大懒觉,然后晚上去医院陪王瑜的,那又那么多闲工夫。

    “驾鹤!”何小曦站起身,像个小女孩似的抓着我的手一个劲的摇晃,脸上满是委屈的神态,“你就帮帮人家啦。要不是你们工作那么偷懒,我也不会双休日又来加班了,你看别而女孩子都能出去逛街,看电影,只有我好可怜的呢。”

    何小曦脸上满是可怜兮兮的神色,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里面满是水雾,只要我一不答应,就会有洪水泛滥的节奏。

    “好了,好了。我帮你总行了吧!在不放开我的手就要被你摇散架了。”我无奈的耸了耸肩,对于美人计我还是没办法。

    “驾鹤,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等会让我请你吃麻辣烫!”何小曦破涕为笑,脸上露出了一个小狐狸精的表情,瞟了我一眼,电的我浑身都松了二两。

    哎,惭愧啊,还没泡妞呢,却总是被妞给泡了。

    无奈,我拉开身旁的椅子,打开电脑。

    “对了,驾鹤,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半个小时之后,何小曦转过身来对着我一阵扭捏,脸色微微有些通红。

    “怎么了?”我甩了甩有些发酸的双手,看着那高高文件堆,有些后悔了,这些做完了估计也是到晚上7、8点的时间了。

    “我家人逼着我去相亲,要不,你,你去冒充一下我的男朋友好不好!”何小曦面色有些凄苦。

    “不——是——吧!”我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头有些不可思议,“我去冒充你男朋友?”

    “嗯,对方我也没见识过,听说是小时候定的娃娃亲,你说我家里人真的是老古董,都什么年代了,还定娃娃亲。”何小曦气呼呼的,狠狠拍了一掌桌面,“最可气的是对方超级花心,你说这不是要把我推入火坑吗!你不帮我,就是对不起我,对不起丽婷姐,对不起党和人民。”

    我头脑一阵眩晕,这小女生的想法还真的有够古怪的,还对不起党和人民。

    “先看看在说吧!”我无奈,拉过文件不在搭理这小女人,要是被女友知道我去冒充别人的男友,够我喝一壶的了。

    一时之间,办公室里安静了下来,何小曦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还是怎么的,孩子气的把高高的一摞文件堆在我们中间,建起了一堵墙。

    一认真工作的时候,时间过得飞快,等我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看看电脑上的时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了。

    工作了六个小时全身腰酸背疼的。

    “小曦,给我倒杯水呗,我嗓子好渴。”我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敲了敲那齐人高的文件墙。

    没有人回应。

    这小姑娘还在生气呢?我苦笑两声,“小曦,还在生气呢。大不了我陪着你去相亲好了,别生气了。”

    还是没有人回应,我心里咯噔了一声。

    空荡荡的办公司,除了头顶上那盏有些昏暗的日光灯在发出嘶嘶的响声,没有任何的声音,也听不到何小曦敲打键盘的打字声。

    “难道是在偷看什么小电影?”我心里龌蹉的想到,像个小偷似的慢慢站起了身偷偷向旁边看去。

    嘎达~~下巴掉落在地板上的声音,眼珠子瞪得老大。

    空无一人的作为,只有那一闪一闪的电脑屏幕在发着微弱的光芒,何小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掉了。

    愣愣的看着没人做的椅子,心里有些恼火,这女人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掉?

    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拿出手机打算打给何小曦问个究竟,翻开通讯录,我一下子傻了。

    通讯录上面显示最近通话的一个号码是女友的,而老板的号码却消失了。

    我清楚的记得,打给老板过后,就没有人在打电话给我,那通讯录上面第一个号码应该是老板的,可为什么突然消失了? 我记得我并没有删除,也没有把老板的号码进行加密,电话号码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

    除非对方根本没有给我打来电话,那这个电话是谁给我打来的?为什么让我来公司,这里会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我。

    我止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心里有些不敢再想下去,这种想法让我感到恐惧。

    我麻木的坐了下来,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些设计图,眼睛有些发昏。这平时看起来创奇非凡的舞台设计图,这些本应该是作为一个设计师眼中最完美的线条,在此时此刻却让我恐慌。

    那些线条就像是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幽灵,在眼前扭动着身姿,在一点点的从屏幕前向我走来。

    人心里越是慌张,精神越是绷紧,交感神经肾上腺轴的内分泌活动会增强,对人的整个植物神经功能产生影响,进而可能影响部分人的支配排尿的神经中枢。

    已经好多个小时没有上过厕所,再加上太过于紧张,一阵阵的尿意传来。

    我哆嗦着身体,心里不断的给自己打气:没事的,没事的!说不定是下意思删除号码了。何小曦应该是去给我买宵夜去了,别吓唬自己。

    今天是双休日,又是晚上八点钟,早就是到了下班的时间,整栋大楼里一个人也没有。

    今天的走廊格外的黑,就连平时挂在走廊上的应急灯也没有亮起,本来就狭窄的通道尤其幽邃,深不见底,一点光亮也没有。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

    我目前就像是得了高度近视的人,还忘记带了眼镜,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全都是黑乎乎的重影。

    屋外就算没有灯光,可是我办公室的门是打开着的,办公室里面透出的光起码不会让自己盲视。

    厕所离办公司不是很远,只是隔了三道门,距离不过五米!是一间只有两个厕所间的公共厕所。

    几乎是摸着黑走的,刚踏出第三步,停住了,背后有些发冷,因为背后也传来哒哒哒的三个脚步声。

    我的心悬得越来越紧,额头上也开始流汗,手指骨紧握的有些发白。

    一股莫名的冷气从脖子上袭来。什么东西在身后窥视着自己?我猛然转头,除了黑乎乎的重影什么都么有,办公室的门打开着的。

    可能是我多心了吧!太过紧张都出幻听了。不然就是办公室的文件掉落在地上了。我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转过头,摸着墙壁在走了几步,哒哒哒,除了我,真的还有另外一个人的脚步。

    不是幻听,也不是文件掉落的声音,是真的有脚步声。

    我压了压胸口的那股气,没有停止步伐再扭头观看,害怕突然转过头会看到什么恐怖的事物。

    面前两米处,一道微微的亮光闪了闪。

    我的心跳得砰砰响,身子在微微颤抖。

    “有人吗?”我对着前方大叫了一声,叫声在空荡荡的走道里反复回响。

    除了心跳声和自己厚重的喘气声,静的吓人。

    “别玩了,我看到你了,快出来!”我虚张声势的又是一声大喊。

    依然没有人出来,一阵风吹过,彻骨的寒意直往我衣服里面钻,冷得身子直打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