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何小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8本章字数:2486字

    我想回头,可是尿意越来越浓,我站在原地双脚互相交织在一起,快憋不住了。

    死就死了!我咬咬牙,不理会身后的脚步声冲着跑向厕所。

    三米,一米。我已经摸到了厕所门口的边缘,厕所里微微的亮光照了出来,让我心里有平静下来,估计前面的亮光就是从厕所的灯光了吧。

    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意识到,五米的距离,我居然什么都看不清楚。

    厕所门前,我停下脚步,后面的脚步声也跟着停下。

    试着走了一步,脚步声也跟着走了一步,好像有人在身后戏弄我,我停下他也停下,我走,他也走。

    娘的,吓人千遍,还不如给人一刀。我快速的转过头,还是没有,我原地狠狠的躲了一下脚,脚下一个打滑,像是猜中了什么,差点儿没摔倒。

    我低下头,看了看,让我差点儿摔跤的东西是一个鞋底,在抬起头看看我的鞋子,右边鞋子的鞋底已经脱落了。

    我穿的是那种带着气垫的帆布鞋,可能穿的太久,鞋子底部的气垫在我那狠狠的一跺脚时,已经完全的脱落。

    “伪劣产品啊!”我走上前两步准备捡起鞋垫,拿去垃圾桶丢。

    这一次,身后没有在传来脚步声。

    咦?我有些好奇,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拿起地上的鞋垫轻轻地敲了敲地板,在寂静的夜里发出哒哒的回声。

    “娘的,原来是自己吓唬自己!”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估计是鞋垫已经脱落了一半,在我抬起脚走路的时候它垂了下来砸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走廊里又是很安静,一点点细微的声音都会无限的放大,再加上自己心情紧张,也难怪会被吓着了。

    说实话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心里给出的解释,但是我宁愿相信是真的,也不愿意想象背后跟着一个人的情形。

    自认为找到了答案,心情也放松了下来,感觉没有那么恐惧了。踏着步子走进了厕所。

    刚踏进厕所,刚平静下来的心脏又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在厕所的微弱灯光下,一个男人正弯着腰站在洗手池的边上,用两只手捧着水洗脸。

    这是谁呢,8点钟了还在办公楼里。

    我刚要出声询问,弯着腰洗脸的男人慢慢的转过头,一张泛白的脸,睁着双目无神的眼睛狞视着我,嘴角裂开,露出黑黄的牙齿对着我笑了笑。

    这个画面太刺激了,我妈呀一声惨叫,双手下意识的在半空中挥舞,转身就跑。

    跑回办公室,我砰地一声大力关上门,全身虚脱的跌坐在门后,冷汗已经湿透了背后,心跳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铃铃铃~~”电话听声突然响了起来,像平地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炸雷。

    “鬼,鬼啊!”突然想起的铃声把我吓得从地上一蹦而起,背后紧紧的贴在门上,眼睛闭得死死的。

    电话铃声不断的响起,手机在办公桌上震动的嗡嗡嗡的抖动。

    是电话响了,没事,没事!我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快步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手机一看,是何小曦打来的电话。

    “小曦,你去哪里了,啊!”还没等对方开口,我对着电话就是一通咆哮,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哭腔。

    “我出去给你买宵夜了,怎么了?”何小曦疑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声音有些嘈杂,还伴着一些陌生人的欢笑声。

    “我,我好像撞鬼了。”听到何小曦的声音,疯狂跳动的心脏才算是平静了一些,但还是跳动的厉害。

    “别开玩笑了,大半夜的你吓唬谁呢!等会儿我一个人都不敢上楼给你带宵夜了。”何小曦有些不满了。

    “你,你快回来吧,我有些害怕!真的!”我情绪很不稳定,很慌乱的对着电话道。

    “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我前面下楼的时候保安大哥说家里有事要离开几个小时,我的钥匙又忘记在办公司里,你快下来给我开门吧!”何小曦催促道,“我大概还有二十来分钟就到楼下,你记得快下来啊!”

    “我,我下楼... ...给... ...给你开门?”我张大了嘴,结结巴巴的说。谁知道门外面有什么鬼东西,要是没有人陪着我,打死我都不下楼的。

    “你不给我开门,我怎么回去!”何小曦有些恼怒了,对着我就是一顿臭骂,“我说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一个大男人有那么害怕吗?”

    “要不,我给你丢钥匙下去吧,你自己打开门上来!”我恳求的说。

    “我可是特意跑到城南的‘不夜城’给你买吃的耶,你居然那么懒!算了,算了。现在是9点十五分,我大概二十五分钟之后到,到时候你用纸包着钥匙给我丢下来,真服了你了!”何小曦有些不情愿的道。

    挂上电话,我一屁股瘫坐在靠背椅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好了,没事了。总算没事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总觉得每一秒钟过的都那么漫长。

    神经兮兮的看了看门口,又看看周围,心底里总是就得周围都站满了一些自己看不到的人。

    “小曦,你快来啊!快啊!”我心里在无声的呐喊。

    9点二十分,门口外响起了叩叩叩的敲门声。

    “小曦总算是来了!”我一屁股从靠背椅上喊了起来,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心急如焚的冲到门口,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打开门,一股寒气迎面扑来,身子下意识的微微颤抖,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害怕。

    门口,站着何小曦。

    何小曦的眼睛很好看,大大的,犹如一对流光溢彩的黑宝石。

    但是此时她的眼睛里却带着一丝的茫然,无神。

    她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门口,神情木然的望着我。

    “小曦,你总算来了。”我兴奋的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拉着她的手就走进了屋子,在关上门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门外,黑漆漆的一片,渗人的慌。

    “小曦,你不是说给我带了吃的么?带了什么好吃的,别藏着了,我肚子都饿扁了。”看着双手空荡荡什么东西都没拿,只是一个劲呆呆站着的她,我打趣道。

    何小曦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这样背对着我呆呆的站着。

    “喂,你不是还在生气吧,我说你这丫头有没有那么小气啦!”这丫头还真的是小气,估计是在生气我中午的时候没答应她的事情吧。女人啊女人。

    我笑着上前走到她的旁边,刚要开口。

    “铃铃铃~~”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看都没看就接起电话。

    话筒了里面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女声:“我说驾鹤你怎么回事,都叫你过二十分钟下楼给我开门,你怎么还不下来!你这人怎么回事... ...”

    是何小曦的声音。

    电话里传来她还在喋喋不休的埋怨,此刻我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手一松,手机啪嗒一声叼在地板上... ...

    脑子一清醒,猛然想起,何小曦的钥匙忘记在了办公室,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9点十五分,从‘不夜城’到公司最少也要15分钟,可是才过了5分钟,她就来了,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她,是怎么上来的!

    最主要的是,何小曦在楼下给我打的电话,那身边这个,又是谁。

    我颤抖着双手慢慢的扳过身旁的这个女人。

    原本那张精致的面孔不见了,她的脸上没有五官,只有黑黑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