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心在跳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8本章字数:2992字

    昏昏沉沉的往医院走,脑子里全都是何小曦走之前的那句话——明叔说找你有事。

    原本以为,随着白洁的死,之前发生过得一切都和我没有了关系,没有想到,冥冥之中,他们还是来了。

    病房里,护士小姐正在给王瑜量血压,此刻我的心情很差,也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坐在了外面的凳子上,点燃一支烟,打算缓缓情绪。

    我不想让王瑜从我脸上看出一丝的焦虑,在说了她一个人在医院里,也不想吓唬她。

    在我对面的一排椅子上,安静的坐着一个男人,面容很憔悴,像是好些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穿着一身很朴素的衣服,看样子是刚从村里出来的,布鞋上还沾着一些黄色的泥巴。

    “哥们,你有朋友在这?”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是,是我老婆!”他看了看我,脸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噢!那你不进去看看?”我有些疑惑,我来之前就看到他就这样坐着了。

    “不,我在等她出来!”男人很幸福的笑了笑。

    “噢。来一支烟么?”看着护士还在里面没出来,我不由得和他拉起了闲话。

    “呵呵,我很少抽烟的!”男人摇了摇头。

    “呃... ...”我拿着烟的手在半空中显得有些进退两难了,干咳了两声掩饰了我的尴尬。

    “不过有时候抽抽也可以!”男人笑了笑,从我手上接过了眼,在触碰到我手指的那一刻,我浑身止不住的打了个冷颤,这个男人的手冰凉的吓人。

    男人拿着烟点上,并没有抽,只是夹在两只手指中间,抬起头看了一下王瑜隔壁的门口,我估计她老婆就在里面吧。

    “你最近有很多朋友来找你吧?”男人转头看了看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朋友?没有啊!”我有些发愣,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你是个好人!”他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在说话。

    奇怪,真是个怪人。

    这个时候,护士也出来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下次在聊,我先进去了。”

    “里面是你女朋友吧!”他抬起头看了看我。

    “呃... ...”

    “对她好一些,要知道珍惜,千万不要错过了才知道后悔,像... ...” 我刚要摇头,男人深深的忘了我一眼,眼中很是凄凉之色。

    进了病房,王瑜正躺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我,拍了拍身边床沿,让我做过去。

    “丽婷给你带吃的了么?”我调整了一下面部肌肉,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些。

    “丽婷下午5点多的时候来过了,对了她说今天她爸爸回来,她回家住两天,听说是商量一下你们的婚事。”王瑜笑的有些勉强?

    “婚事?”我差点儿没从床铺上蹦起来,这一点我还从来都没有想过。

    听到这话,我居然发现,自己没有一丁丁兴奋的感觉。

    “驾鹤,对丽婷姐的爸爸提出的这个,这个有什么想法么?”见我呆呆的样子,王瑜嘟起鲜红地小嘴,轻嗔了一声。

    我有什么想法?此时此刻我还真的不知道,除了没有高兴之外,竟然还有一点点的抗议。

    “这个,还是先等着以后在说吧!我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走一步算一步好了。”我深深的太了口气。

    王瑜坐了起来,瞪着大大的眼睛,看不出什么表情,“驾鹤,婚姻大事你怎么能说走一步看一步呢?这不是伤了丽婷姐的心吗?”

    “我说傻丫头,你干嘛那么关心这件事。我自己都不着急,你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不想再提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岔开话题调笑道。

    “哼!”王瑜不满的哼了一声,白了我一眼:“说的好难听哦,哪里有这样和女孩子说话的!我现在可是上伤员呢。”

    “好了好了,伤员,大不了我给你陪个不是,今晚我在这里陪着你睡好了!”我掐了掐王瑜的小脸。

    刷的一下,王瑜脸色通红,听得羞喜交加,双眸迷离着咯咯轻笑:“好难听,什么... ...什么陪我睡。要是让丽婷姐听到,你又要跪方便面了。”

    被王瑜这样一闹,之前的烦恼的事情好像也随之烟消云散。

    “驾鹤!”王瑜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看了我一眼,“我想出院了。”

    “怎么了?傻丫头,不是说还要住一个星期的吗?身体要紧。”我摸了摸她的发簪,有些疑惑。

    “可是我很想你!”王瑜鼓起勇气,眼含泪光的看着我。

    “呃... ...想什么呢,我这不是每天都来看你么?”我咽了咽口水,脸色有些尴尬。

    “驾鹤,我是不是很难看。”王瑜小声道。

    “不是啊,你很漂亮,追求你的人从城南都排到城北了。”我笑了笑。

    “可是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王瑜眼眶一湿,抓住我的手,眼泪像是掉了线的珠子,一个劲往下掉。

    “额。”我愣了愣,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喜欢她吗?我心里有些乱,我不知道王瑜今晚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对着我说这些话。

    可能喜欢吧?可是我该怎么说?我难道要对她说,我有了女朋友了你不是不知道,或者你不介意的话两女共待一夫?大家一起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做个好姐妹?

    从施又玲那晚出现,王瑜宁愿自己被勒死,也不愿意害我,在到白洁那疯狂的一刀,王瑜的舍命相互。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王瑜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小嘴一扁,凑在我耳边,莺声燕语温柔道:“驾鹤,其实你不用烦恼的,做个世界上那个男人没有不偷腥的?很多当官的,有钱的,在家里有妻子,不一样在外面彩旗飘飘。”

    咔~~

    我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心里砰砰直跳,这,这是什么意思!

    “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是什么意思了!”王瑜妩媚的看了我一眼,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

    挑逗,这是赤果果的挑逗。我究竟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我,我什么都没想,这,这样不太好吧!”

    王瑜嘤咛叫了一声,声音又酥又软,她紧紧缠住我地脖子,妩媚道:“驾鹤,我喜欢你,你听到了吗?如果,如果你愿意,愿意的话... ...”

    轰隆,我脑子快要炸开了,这,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驾鹤,我与你闹着玩地。”见我面色苦恼,浑身都在发抖,王瑜转过头轻轻抹了一把眼泪,凄苦的笑了笑:“其实我在和你开玩笑的呢,我和丽婷姐是好姐妹,我怎么会和她抢你呢,除非她有一天不在了。”

    “呵呵,是,是吗!”我咽了咽口水,心理有些淡淡的失望,“她怎么可能不在,呵呵。我们三人在一起也挺好的嘛。”

    “三个人,三个人在一起也挺好!”王瑜低着头自言自语,从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傻丫头,谢谢你。”我喉头有些哽咽,轻轻道,轻轻抱着王瑜,心里有无数的话确凿么都开不了口。

    “驾鹤,你... ...”王瑜欣喜地抬头,眼中蕴积着无数地泪水:“你说什么。”

    “真是傻丫头。”轻轻擦去王瑜眼中地泪珠,鼻子酸酸的有些想哭:“我知道我不会演戏,任何事情都瞒不过你,从进门开始你就知道我遇到什么事情了吧,傻丫头。驾鹤不怕,只要你们两个人好好地,我什么都不怕,什么都难不倒我。”

    王瑜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的眨着,“驾鹤!”

    她哇地一声扑进我的怀里,放声大哭,“我知道,所以我才想出院,想陪在你身边。”

    “傻丫头!”我拍了拍她粉嫩的背后,心中无限感慨,遇到这样地好女孩,是上天太眷顾我了。

    也许刚才门口见到的那个哥们说的不错,有些时候,有些人,是需要珍惜的。

    “驾鹤,你能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吗?”王瑜轻泣道:“从你进门我就发现了,虽然你在笑,但是你笑的好苦,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害怕,可是你知道吗,从认识你的第一天起,能让我害怕的事情只有一样,那就是你不要我了。”

    她将头埋进我的胸膛,泪珠早就湿透了胸前的衣服:“我不想和任何人争,我只想默默地陪着你,在你无助的时候给你力量,在你沮丧的时候给你安慰,在你需要人照顾的时候,能默默地为你做一些事情!我不需要你的感激,我只想看到无忧无虑的你,就算是让我做任何事情,我都会去做的。”

    她哽咽着,身体颤抖个不停,大颗大颗的眼泪簌簌落下。

    傻丫头,傻的让人心疼。

    “驾鹤,让我出院,陪着你好吗?”王瑜抬起头,面含泪珠,望着望着我淡淡一笑,“我想陪在你身边,不管是高兴地,还是害怕的,让我们一起共同承担好吗?我不想一个人冷冰冰的在这个毫无生气的医院。”

    “好,我们明天就出院!”我点了点头,此时此刻,我又能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