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梦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8本章字数:2483字

    扑哧,扑哧两声,台灯突然熄灭了,房间顿时陷入了一片沉沉地黑暗之中,我张大了嘴,连呼吸都忘记了,整个人定格在床铺上。

    黑暗中,脚下的被子突然抖了抖,虽然看不到,但是我感觉到,被子里钻进了什么东西,它正在从脚边慢慢的向上移动。

    来了,它上来了!台灯,也同时恢复了亮光!

    一个孩子,一个三个月大的孩子。

    他从被子里探出脑袋,眼睛瞪的老大,黑红色的血水从眼眶中流出,鲜红的血水顺着他的脸颊缓慢地流淌出来,显得十分狰狞,他的身子在不停的抽搐,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盯着我。

    他喉节上下滚动了一下,微微张开嘴,一个好式老太婆的苍老声音响起:“哥哥,陪我玩!”

    勉强抑制住自己狂乱的心跳,可是怎么都做不到,精神已经处于半疯狂状态之中。

    看着那张越靠越近的脸,我猛地怒吼一声,狠狠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老子信你个邪,去死吧!”看着那小孩的脸不断的翻青,眼珠子开始向上翻起,小小的手脚不断地在空中无力的挣扎。

    快感,从骨子里冒出。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掐死他!让一切都结束吧。

    “驾鹤,放手,驾鹤!我... ...我快死了。”耳边模模糊糊传来一个女人微弱的哀求声,好像是在意识里,也好像是在天边。

    眼前一晃,那诡异的小孩,变成了女友的脸,此时她正痛苦的挣扎着,黑色的眼球已经向上翻的厉害,露出白色的眼白。

    不,这都是幻觉,女友在家里,这都是幻觉。

    我通红着双眼,疯狂的摇着脑袋,这都是假的,我在做梦,我要掐死她,掐死她。

    此时的我就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心灵已经彻底的崩溃,眼中闪着嗜血的光芒。

    “驾... ...驾鹤。”女友嘴里无力的吐着我的名字,我的手微微颤抖,但是脑子里有个疯狂的声音在狂喊:“杀了她,杀了她!这一切都结束了。”

    “驾鹤,你疯了,那是丽婷姐,驾鹤!”胳膊被人死命的拉扯着,耳边满是王瑜惊慌失措的声音。

    轰,脑子像是闪了一道亮光。浑身不由得震了两震。

    “驾鹤!”身子被人狠狠的推到了一旁,抬眼看过去,王瑜抱着面色乌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女友惊恐的做在地上,不可思议的望着我。

    “这,这是怎么了!”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大地的冷汗从脑门上掉下来。

    我竟然要杀死自己的女友?

    “你... ...”我奎奎的站起身,走向前两步。

    “你别过来,别过来!”王瑜抱着女友一个劲的往后缩着身体,眼睛流露出害怕的神情。

    看到两个女人看着我像是洪荒猛兽的样子,心里痛如刀绞。

    “你,你们怎么在这。”我退后了两步,强忍着泪水看着两个害怕的缩成团的女人。

    “天亮了,我出院了,你没来接我。丽婷姐说你肯定累着了,还没醒,我们就自己先回来了。刚进入房间... ...”王瑜小嘴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看了我一眼,“刚进入房间就看到你呆呆的坐在床上,丽婷姐刚拍你的肩膀,没想到,没想到你,你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掐着丽婷姐的脖子。”

    “天,亮了?”我恍然,转过身拉开厚厚的窗帘,一阵刺眼的阳光直射入眼眶,模糊的睁不开双眼。

    天,真的亮了。

    这一切,都是在做梦?我一屁股瘫软的坐在地上,突然,撑着在地上的手一凉,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转过头看向地板。

    整个人像是蚱蜢一般从地上跳了起来,胆子差点没被吓破。

    一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正静静的躺在地上。

    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女友才缓过神,我也解释的口干舌燥,差点没有把自己绕晕过去,她们才相信我是出幻觉了。

    可是从女友那闪着害怕的眼神中,我还是很无奈。

    “对了,你怎么从家里回来了?”我倒了一杯水给女友,坐在她身旁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驾鹤... ...我,我从家里看到了一张报纸。”女友嘴巴动了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还是我来说吧!”王瑜般过一张凳子坐在我的面前,深呼吸了两口气,“白婷的死亡真相查出来了。”

    “白婷,白婷是谁?”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白洁的妹妹!”

    “她,她怎么死的!”我结结巴巴的道。

    “她的鞋子里有一根银针,很小,比头发还细。银针深深的扎进了她的脚底,因为没有出血,脚底只出现一个粉红的小点。再加上警务人员的疏忽,一直都没有发现。” 王瑜的声音充满了哀伤。

    “你,你是说她是被人害死的!”我惊慌失措的叫了出声,脑子里突然浮现出白洁那疯狂的样子,和那一段恶毒的话——都是因为那个婊子。

    我偷偷瞥了一眼女友,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一种古怪的感觉冒了出来。

    经过详细的询问,女友告诉我们,这是她在她爸爸的房间里的一个小抽屉找到的,当时上面布满了灰尘,要不是她整理房间的时候都没发现。

    是一张报纸上的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照片下用黑色的水性笔写了短短的几行字,大意就是王瑜前面说的,白婷死不是意外,而是人为,但是这一段话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刊登在报纸上,而是出现在了家里的报纸上。

    这一段话的具体是怎么时候在报纸上写出这一句话的,没有人知道,但是女友看到抽屉里还有一张名片,是一个法医的名片,上面的名字写着——王涵。(足坛大帝李毅00友情客串)

    经过商量,我们决定去找找这个叫王涵的法医,了解一下事情的真相。不管是不是她写的这一段话,都有必要去接触。

    说心里话,对于白洁的妹妹死的这件事情,我不是很感兴趣,可冥冥之中好像有什么在告诉我,让我解开这一切。

    最主要的是,我想知道,白婷的死,到底有没有和女友有关系。

    我提出要去找王涵,女友脸色有些发白,推说身体不舒服,想在家里休息。我让王瑜陪着她,勉强笑了笑说不用了,躺会儿就好。

    但是那一瞬间,我从女友的眼神中看出,她,在害怕着什么。

    也许是我看错了吧,我不愿意相信的摇摇头,把这些肮脏的想法甩出脑外。

    出门的时候是下午2点钟,之前还阳光明媚,可下一刻,却乌云密布,天空黑压压的一片,看起来像是要下雨了。

    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打了过去,却显示关机,我们只好去到公安局询问。

    他们却告诉我们,今天王涵去了外地一个凶案现场,快的话会在晚上11点回来,晚一些就是第二天。

    无奈,我只有带着王瑜离开了公安局。

    “驾鹤,你是不是怀疑什么。”凉茶室里,王瑜忧心忡忡的看了我一眼。

    “没有,我能怀疑什么。傻丫头,别想太多!”我勉强的笑了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想不出来。

    我一会认为白洁那个时候已经疯了,说的话都是疯话,可是一直到今天,王瑜她们告诉我,白婷是人为死亡,我才觉得事情真的一点都不简单。

    白婷的死亡到底和女友有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她为什么还会特意从家里跑出来告诉我这件事?她没有必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