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死亡源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8本章字数:2948字

    如果是她做的,她大可以完全不把这件事情和我说,更不可能是心怀内疚。

    越想脑子越乱,大口大口的喝着凉茶,压抑住心中那不断迸发的奇怪念想。

    “驾鹤,别想太多,我一直在你身边。”王瑜温润的小手悄悄拉住我的胡搜,紧紧的握了握,给了我一个甜甜的笑容。

    “呵呵。”我点点头,这个女孩子总能给我力量。

    “对了,你说王涵法医会告诉我们真相吗?她既然知道白婷是人为的死亡,为什么她不说出来,而是写在报纸上?”王瑜皱着眉头分析。

    “不清楚,这是官场上的事,谁也说不清,也许他有自己的苦衷吧!”我摇了摇头。或许,我们就算是见到了王涵,他也不会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尽力吧。

    “说的也是,说不定他也不说说出来,那我们... ...驾鹤,驾鹤你有在听我说吗?”

    王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是我却呆呆的望着窗外愣住了神。

    脑子里轰隆隆作响,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一股寒气从脚底上冒了出来,七魂飞了六魄。

    就在刚才我转过头望向窗外的那一刻,一个女人从我前面走过,一个死了一个多月的女人。

    霍的一下,我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冲了出去。

    门外已经没有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也许是我眼花了吧!我拍了拍自己的脸匣,让自己清醒一下。

    “驾鹤,你怎么了?”看到我浑浑噩噩的回到座位,王瑜担忧的望着我。

    “我,我好像看到白洁了,她从我前面走了过去。”我有些胆寒,浑身都在发抖。

    “白,白洁... ...怎么可能,她,她已经死了!”王瑜显然也是被吓了一大跳,握着我的手都在颤抖。

    “可,可能吧!”我苦笑了一下,心里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要找到王涵,然后让他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白洁的出现可能是在和我预告着什么,还有一句话我没有说出口,在看到白洁的那一刻,我好像也看到了女友的影子。

    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试着给王涵打了个电话,没想到竟然通了。

    “你好,请问你是!”一个很好听的女声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我愣了愣,在看到王涵这个名字时,我以为是一个不苟言笑的汉子,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一个女人。

    从声音听起来,年龄不会超过30岁。

    “喂,你在吗?”半响,王涵又开口了。

    “噢,是,你是王涵吗?”

    “是的,我是王涵,你是谁?”

    “你是一个法医?”

    “是的,你到底是谁?不说话我挂电话了。”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强烈的不满。

    “恩,我们能见见吗?我有一个亲戚去世了,好像是你们办理的,所以想问问。”我并没有告诉她,我要问的是白婷的事情,至少要先见到她本人。

    “嗯,我快回到市里了,你在哪等我?”没想到,王涵很愉快的答应了。

    “在,美食城第一家凉茶... ...”说到这我停了会,感觉总是请人喝凉茶不太好,赶紧改了口,“在外婆的厨房,那个餐厅你知道吗?”

    “嗯,好的。”说完王涵挂断了电话。

    “电话里怎么说?”王瑜紧张兮兮的望着我,话像炮弹一样,“她有没有说她会事情的真相告诉你?或者说她有没有说其他的?是谁杀了白婷?她知道凶手是谁?”

    看着王瑜激动地神情,我不由得苦笑,摊开双手无奈道:“我约了她在外婆的厨房见面。”

    “噢。”王瑜的表情一松,“恩,那我陪着你去吧!”

    “好!”我点点头。

    来到外婆的厨房,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我给王涵打了个电话,她告诉我在4号包间。

    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有些发愣,没想到王涵竟然是一个很时尚的女人。

    穿着黑衣皮裤,一头红色的大波浪,上身穿着一个小小的黑色抹胸,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法医,反而像是偶像青年歌手。

    “王涵?”我不敢确定的问了一声,这和我脑海中的形象简直是天差地别。

    “是!”她笑着点了点头。

    “我叫仇驾鹤,是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人。”我咽了咽口水,感觉有些别扭,指着身旁的王瑜道,“这是... ...”

    “我是他女朋友,叫王瑜!”王瑜一把挽住我的手臂,打断了我的话。

    “呃... ...”我愣神的时候,王瑜已经拉着我坐了下来。

    “已经点过菜了,你们看看还需要点些什么吗?”王涵递过菜单,笑的很暖,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不用了,呵呵!”看着菜单我心里有些肉疼,最便宜的要180啊,银行卡估计又要少好多的毛爷爷。

    “你们有什么事情找我吗?”王涵拢了拢头发。

    “这个,我想知道,白婷是怎么死的。”我紧紧盯着王涵的脸,我注意到,她在听到白婷两个字的时候,身子下意识的颤抖了两下,脸色也变了变,但是很快的恢复了自然。

    “白婷?噢,她是突然摔了一跤摔死的。报纸上不是已经写了吗?”王涵假装拿过菜单,低着头,但还能看到她拿着菜单微微颤抖的手,她在恐惧什么?

    “不是,我们是在报纸上看到你... ...”

    “我们是在报纸上看到你的名字,所以想问问当时的情况,白婷的当时就死的吗?”王瑜在桌子下拉了我一把,问了一句白痴的问题。

    我疑惑的看想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打断我的话,还曲解我的意思。

    王瑜没有说话,而是在我手心上写了几个字。

    我浑身一震,脑子有些短路了,可是现在又不好开口问。

    “是啊,我们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王涵笑的很勉强。这时候我才发现她的脸色憔悴,好像被很多心事憋着。

    “恩?”王涵愣了愣,“不对,你们找我究竟是有什么事情,你们不是白婷的家人!”

    “我们只是她的朋友,我们认识她的姐姐!”我淡淡的道。

    “什么?你们认识她姐姐!”王涵像是见了鬼一样跳了起来,浑身抖个不停。

    “怎,怎么了!”我猛地一下紧张了起来。

    “没,没什么!”汪涵显得很慌乱,连手中拿着的菜单掉落在地上都没发觉。

    我和王瑜相视对望一眼,这女人,有问题!她一定是知道什么。

    “白婷死了,然后白洁也死了。她最后死的时候,是死在我的面前的,她还说了,是有人要害她的妹妹!”我仔细的观察她,故意把话说的模模糊糊。

    果然,王涵沉默了,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像是京剧变脸一般,最后,她重重的吐了口气。

    “是的,白婷是人为的,不是意外死亡!”

    咔~~虽然已经隐隐约约知道白婷是人为死亡,但是经过王涵这么一说,我还是感觉到浑身的冰凉。

    “你,你是不是知道是谁杀了她,你告诉我!”我有些激动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双手撑在做面上对着她红着脸道。

    “驾鹤,驾鹤你别激动!”王瑜一看情况不太对,赶紧拉了我一把,对着王涵歉意的笑了笑。

    “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已经有了一点点的眉目,她应该是... ...” 她话刚说到一半,王涵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她歉意的对我们说了声抱歉,刚接起电话,她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的苍白,对着电话说了声:“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对不起,我朋友找我有些事,我要先过去了!”挂上电话,王涵解释了一声,掏出几张一百元钞票放在桌面上,“这一顿我请了,你们慢慢吃,不好意思!”

    “这个,你还没有说,你怀疑呢!你到底发现了什么。”这一下我再也坐不住了,抓着她的手急声追问。

    “明天这个时候,还在这个包厢,我们在说吧!我要走了!”说完王涵就急冲冲的离开了包厢,留下一脸沮丧的我们。

    她到底知道些什么,明明她都快要说出来了,为什么突然就接了个电话,神色变得那么古怪,又是谁打来的电话?

    “驾鹤,好了,别再想了!明天在问也不迟。”王瑜走上前悄悄握住了我的手,对着我柔声说道。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我无奈的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前面拉着我,不让我说。”

    “没有,我只是觉得她这个人不是很可信,所以叫你别说的那么清楚。”王瑜吐了吐舌头。

    “可是我们本来就是来找她问事情的啊!”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好了。我们走吧!回家了再说!”王瑜没有在答话,拉着我就走。

    和王瑜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华灯初上,街道上的人群欢嬉笑打闹,可是我的心情却一点都嗨皮不起来。

    正要搭车回家,突然,我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