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美女法医上吊身亡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9本章字数:2569字

    “砰~~”的一声,三楼门突然打开了。

    完了,被发现了,我心里有些绝望。

    心里一发狠,对着抓着自己脚的那只手一个劲的猛踩,随着一声令人牙酸的咔擦声,脚上一松,我看都没看身后,拔腿使劲向一楼跑。

    低着头刚跑出一楼,脑袋撞上了一个软软的物体,撞的我整个人都都蒙了。

    抬起头一看,凄惨的月光下,一张惨白如纸枯老的脸出现在眼前,双眼恶狠狠的盯着我。

    “妈呀!”我吓得一屁股躲在在地上,怀里的王瑜也被狠狠的摔了出去。

    “浑小子,你鬼叫什么!”那张脸开口说话了。

    “银... ...银阿姨!”我惊魂未定的望着那张很有特色的面孔,脸上那长长的蜈蚣在月色下仿佛活过来一般。

    “没事的话,不要来这里!走吧!”银阿姨看了我一眼,摇摇头,叹口气,“孽缘”。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银阿姨说这个词,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难受,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看到银阿姨,要走上楼。我下意识的大叫:“银... ...银阿姨,上面有... ...”

    “滚!”银阿姨转过头对着我怒吼一声,脸上那条蜈蚣更加狰狞了。

    “我。我马上走!” 好心提醒你,既然你自己愿意去送死,我就不拦着你老人家了!拉起王瑜,转身就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停下。

    “没,没东西追来吧!”王瑜惊魂未定的哽咽。

    “没,没有!”我看了后面一眼,除了热闹的人群,没有明叔,也没有其他的鬼怪。

    “我们这是跑到哪儿了?”我拍了拍胸口,感觉眼前有些发晕,看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都是星星。

    “我,我们好像跑到东站来了!”王瑜向周围看了看,心有余悸的道。

    “不——是——吧!”我们竟然跑了那么远?东站可是在东边,我们的家里可是在西边啊!天!坐车最少也要十几分钟。

    “算了,我们还是搭车回去吧!我真的走不动了。”王瑜靠在我怀里气喘吁吁的道。

    “行!”我点点头,亡命跑步的时候,求生的本能一直在支撑着自己,不觉得累,现在一放松,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要不是和王瑜互相搀扶,我们估计就要躺在地上了。

    等坐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女友安然的躺在床上熟睡,让我一直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

    “奇怪了,我明明记得这双鞋很久么穿了啊,怎么放在外面!”王瑜在身后小声的自言自语。

    “怎么了?”我转头看了她一眼。

    “没什么啦,就是这双鞋不知道为什么沾了很多灰尘,我明天在拿去洗了。”王瑜扬了扬手里的平底鞋,是女友的。

    “哦,没事就睡吧,累死我了!”我看了一眼,没放在心上,和王瑜打了声招呼躺在女友的旁边闭上眼睛。

    这一觉,睡得很香,起来的时候都已经下午6点多了,女友给我留了条信息,说回家了。饭菜在锅里,记得热一下。

    下午6点,是我和王涵在吃约会见面的时间。

    我拉上了王瑜,急急忙忙的坐车赶向外婆的厨房,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决定!要是王涵咋不说,把她绑架了,也要问出原因。

    还有,昨晚她为什么要去白洁的家,她在和谁说话,为什么会说道白婷?

    一路上,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我右边眼皮跳的厉害,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王瑜看到我没心思,也没找我搭腔。

    到了外婆的厨房,我走进了昨天临走之前定下的4号包厢。

    服务生问我点什么茶,我有些心神不宁。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离约定的时间过去差不多一个小时,还是不见王涵的踪影。

    “服务员,你看到昨天和我来的那位小姐了吗?”我再也忍不住,把服务员叫了进来,向她询问。

    “没有!”服务员想了想,摇了摇头。

    没有来?她为什么不出现,她不是约好了我吗?

    “驾... ...驾鹤。”王瑜扯了扯我的袖子,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

    “怎么了?”看到爱她这衣服摸样,我的心不由得跳了两下。

    “给你看,看一样东西!” 王瑜把手机递给了我,上面是一张打开的图片和一则新闻。

    标题上白纸黑字写着——美女法医上吊身亡。

    图片上是一个吊死的女人,背景,是一栋破旧的楼。红色的大波浪头发,性感的黑衣黑裤,长筒的女士高跟鞋。

    王涵!!死了!!

    我双腿一软,重重的瘫软在凳子上。

    王涵死了,唯一知道一点点真相的王涵死了!昨天还好好地,今天,就死了!

    我有些毛骨悚然,今天是王涵,那下一个,会是谁!

    和王瑜回到家里,脑子里乱成了一片,本来就要揭开一点的谜团,现在变得毫无根据。

    客厅里,电视上放着无聊的新闻,不是这里发生了抢劫,就是那个厕所又发生猥、亵。

    “驾鹤,别想得太多。没事的!”王瑜给我倒了杯热水,关切的道。

    “算了,心里很烦,我去洗个热水澡!”看着客厅里挂着女友的照片,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有些心烦意乱。

    脑子像是快要爆炸似的,无数的各种问题充斥着大脑。

    站在热水下,任由着水珠冲刷着身体,骚乱的心情总算是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望着镜子中,那胡子拉渣,蓬乱的头发,和那死人一般憔悴的脸,我不由得苦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头刚刚洗到一般,冰冷,自头顶传来,我骤然感觉全身的血温下降了一度,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奇怪了,怎么没热水了?我好奇的扭动着热水的开关,家里是电热能的,今天也没人洗澡啊,热水应该很充足,怎么刚洗了个头就没了?真的是人倒霉,什么事都不顺。

    “王瑜,没有热水了,是不是你断电了?”我闭着眼睛,搓着头发上的沐浴露喊道。

    没有人回应,随着话音刚落,头顶的灯突然灭了,黑暗沉沉地凝聚于厕所里。

    闭着眼睛在墙壁上摸索着,按了下开关,没有反应。黑暗将所有可能散发热量的东西全都吞噬。

    门被缓缓地推开,一股寒气冒了进来,一点不似家的温度,更像是在阴森可怕的郊外。

    “喂,王瑜,你听到我说话吗?王瑜!”我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嘶嘶,嘶嘶~~

    水在冒出了几滴水珠之后,也停了下来。任我怎么打开开关都没有效果。

    头发上全都是沐浴露,想打开眼睛,眼睛火辣辣的疼,我不由得心里有些恼火,“该死的!王瑜,王瑜!快来帮我一把!”

    屋子如空坟般,死一般地沉寂。

    从前王瑜只要一听到我呼唤,便像一只小鸟一般投入怀抱,现在却悄无声息。

    空气一点一点地凝固起来,压迫着我的心,恐惧则如水银泄地般,毫无阻挡地鉆入他的每一个毛孔,将寒毛根根拔起。

    哒哒哒,一阵拖鞋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接着门口动了动,虽然看不到,但是我能感觉有个人站在我的前面。

    “王瑜,你快帮我把毛巾拿来,我眼睛进泡沫了,好疼!”我对着面前的人影叫道。

    对方没有说话,头上搭上了一只手,有些冰凉,手在慢慢的搓着我的头发。

    渐渐的,感觉有些不对劲,对方这么不说话!

    感觉到头发被人抓的很疼,好像整个头皮都要被往上扯出来,全身上下被一种恐惧感所攥住。

    我的心猛地悬了起来,颤声道:“王瑜,王瑜是你吗?”

    还是没有回应,对方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猛地,我再也忍受不住,忍着眼珠子火辣辣的疼痛,睁开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