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移花接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9本章字数:2497字

    何小曦,何小曦!是她杀了赵日天!

    她在哪,为什么她没有出声,是不是,她,也死了!

    哆嗦着手,拿着手机对着走廊的另一边照了过去。

    一张惨白的脸印在了我的面前,空洞洞的眼睛,她的皮肤像是被盐水泡过一样皱巴巴的,满脸都是上下蠕动的小虫子,眼窝深深的凹陷了下去,仿佛被人用枪打了两个洞,一个塌陷的鼻子都盖住了两个鼻孔,她的嘴吧微微裂开,露出又黑又参差不齐牙齿。

    一条深深的红线在脖子处若隐若现。

    王涵!

    “妈呀!”我一声惊恐的大叫,拼命朝前挥动着双手,手里的手机也被狠狠的甩了出去,啪的一声掉在了不远处,微弱的亮光根本没有找到我所呆的位置。

    飞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就跑。

    一只冰凉的手狠狠的抓住我的肩膀,那长长的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我的表皮肤。

    双腿都在发软,下意识的朝后面狠狠的一甩手。

    啪的一下,手掌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身后的王涵发出一声闷哼,抓着我肩膀的手松了松。

    肩膀一滑,挣脱开了那只手,转身跑了两步。

    猛地,我刹住了脚步,脑海中像是亮起了一盏灯泡,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我竟然可以打到她?

    我清楚的记得,每一次我出现幻觉的时候,或者做噩梦的时候都不能碰到这些灵异体。

    为什么,我这一次能打到她。

    那只有一种解释,这,这不是鬼,是人!

    我快速的转过身子,无尽的黑暗,虽然看不到人,可是我却能感觉到她就站在我身前不远处。

    “你是谁!”我冷声问。

    对方估计是没有想到我回转身,更加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开口询问。

    “你到底是谁!王涵的脸皮是不是你剥的!”我上前一步,对着她怒吼。

    一件令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她竟然转身拔腿就跑,啪啪啪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嗡嗡回响。

    这一下我敢肯定了,这不是鬼,是人!是那个剥了王涵脸皮的人。

    想也没有多想,怒吼一声,朝着那人的方向把腿就追。

    “别跑!你给老子站住!”黑暗中根本辨别不出方向,只能听着那人的脚步声追。

    砰~~

    脑门撞上了一个坚硬的物体,后退了两步,疼的我直咧嘴。

    向前探出手,发现自己撞到的东西好像是一个木门。

    这是哪?那个人是不是跑进门去了?

    脑子来不及多想,只想到快点抓到那个家伙,说不定一切的谜底都打开了。

    用手扶着墙壁,放轻脚步慢慢的走进去。

    大概走了十来米的距离,一道刺眼的手电筒光线光线直射入眼。

    黑暗中呆的太久,突如其来的光线照得眼睛微微有些刺痛。

    缓了好几秒,才能勉强的睁开,模模糊糊中,一张女人的脸出现在视线前。

    头皮一炸,身子有些发软,腿肚子直打颤。

    刚要发出一声尖叫,一只小手捂上了我的嘴。

    “嘘,别出声。”那女人一脸紧张的拉着我蹲下来,手里的电筒光线也被她熄灭掉,刚刚亮起的灯光瞬间又陷入了黑暗中。

    “小... ...小曦。你,你怎么在这!”我说话都有些结巴,脑子一下子没转过来,呆呆的望着她。

    刚才和赵日天打斗的时候,没有留意何小曦什么时候不见了,一直到赵日天死了,她也没有出现。

    现在怎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门口里,难道,她,她就是那个剥了王涵脸皮的女人?想到这我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

    “前面你们扭打在一起,我怎么都分不开,我就想到跑去喊人,刚跑到这里,结果灯突然熄灭了,我以为你出事了,一直躲在这个角落,后来听到你的说话声,我刚想出来。就听到有人朝这边跑过来的声音,我没敢动。”何小曦没有感觉到我的疑惑,断断续续的解释着。

    原来是这样,难怪之前没有看到她。虽然还有些疑惑,但心里松了一口气,那个人不是何小曦就好!

    “你,你刚才看到有没有一个女人跑进来?”我压低着声音。

    “没有,我一直没敢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只看到一个人影跑进来,接着就听到你的声音,我才敢打开电筒。”何小曦低声解释,“一个女人,什么女人?”

    “没什么,对了,你的手机呢,快打开!”我没时间解释了,谁知道那个人跑到哪儿去了,谁不顶正躲在那个角落对着我么发动致命一击。

    “在,在这!给你。”过了半秒,听到何小曦说话了,“快打开呀,我有些害怕。”

    “给我了,没有啊!”我愣了一下。

    “我刚放在你手里了,你快打开啊,别吓唬我!”何小曦的声音带着颤抖,整个身子缩成一团紧紧的挨着我。

    一股寒气从脚底升了上来,何小曦什么时候递给我手机了!

    “别玩了,我真的害怕,快打开啊!”何小曦的声音带着哭腔。

    我刚要说话,啪的一声,头顶的灯光亮了。黑暗顿时变成了白昼,眼前的一切变得清清楚楚。

    一个人,一个长头发的女人面朝下,就躺在何小曦的身边,手里正拿着一台女士手机。

    愣了几秒,何小曦也猛然尖叫一声,一把死死的抱住了我,放声大哭。

    心几乎快要跳到了嗓子眼,手脚变得有些冰凉,这个女人,是谁!

    她什么时候出现在何小曦的身边,为什么何小曦竟然没有注意到,她为什么一动不动。

    颤抖着手碰了碰地上的女人,她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看不清楚脸。

    咬咬牙,哆嗦着手把那迎面朝下的女人翻了过啦。

    王涵!

    她为什么躺在这里,或者说这个剥了王涵脸皮的人为什么会倒在这里。

    强忍住恶心,伸出两只手指摸了摸她颈脖的连接处,果然,有一丝不明显的连接处。

    揭晓了,差一点点就要揭晓了。强忍住心里的激动,撕拉一声,我猛地把那张脸皮扯了下来。

    不——是——吧!

    我脑海中出现过无数和这件事情有关系的人,但是直到看到面前这一张面孔的时候,我脑子突然短路了。

    这是一个我怎么想都想不到的人,或者说,这是一个早就死了的人!

    小陈!

    小陈的脸色面色乌青泛黑,面部肌肉很是僵硬,眼球一片泛白。

    已经没有了黑色的瞳孔,眼珠子瞪得老大,好像是快要从眼眶里爆出来,嘴巴张开的老大,嘴里的白沫已经顺着张大的嘴角流满了整个地板。

    小陈,竟然是小陈!

    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小陈在作怪?可是小陈明明不是在一个月之前死了的吗?

    猛地,想起了一件事。在小陈家的时候,小陈的尸体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难道说他那个时候还没死?可是我明明探了他的呼吸,他那个时候早就没有了呼吸。

    后来白洁突然发狂,场面乱成了一团,要不是黄警官突然冲进来开枪打死了白洁,可能我和王瑜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当时心系王瑜的伤势,也忘记了小陈尸体突然消失的事情。

    原本以为事情已经解开了,但是却更加的扑朔迷离。

    看着小陈僵硬的尸体,明显已经死了最少两到三天,看样子不是刚刚死去的。

    又是谁把小陈杀了,又剥了王涵的脸皮盖在小陈的身上来转移人的目标。

    最关键的一点是,那个人好像没有害我的心,在和赵日天扭打的过程中,赵日天死了,我却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