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血的日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9本章字数:2576字

    我清楚的记得,我追着跑到门口,在到发现何小曦,看到小陈的尸体不到短短5分钟。

    谁在黑暗中偷偷的把戴着王涵脸皮的尸体放在何小曦的身边,让我们发现,那个人想告诉我们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到底是男是女!

    不对!我猛然一惊。

    如果当时小陈是假死的话,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唯一的可能就是,小陈他在演戏,所以在没有人注意的示意,他自己躲了起来,那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他在配合一个人演戏。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也会被那个人背后捅了一刀,杀死在这里。

    我有些抓狂,脑子里乱的像是塞进了一堆的浆糊,完全乱了套。

    有一点怎么都让我想不通的是,小陈看样子已经死了好几天,那刚才装鬼吓唬我的那个人是谁?他怎么可能冲进门之后,在黑暗中给小陈带上面具?然后偷偷的搬到何小曦的身边?

    这些动作太复杂,太需要时间。

    能在这短短时间里做到这一切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小陈的尸体早就躺在了这里。

    之前太过黑暗,又受到了惊吓,手机的灯光也只能找到脸部的位置,一时之间忽略了那人身上穿的衣服。

    那个人只需要躲开我的视线之后,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把脸皮黏在了小陈的脸上就可以了。

    能在那么短时间内能做到这一切的人,只有一个——何小曦。

    想到何小曦,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越想越可疑,在我追那个人到来之前,何小曦就在这门口里面,她要做到这一切并不难。

    之前问她有没有人跑进来,她回答的很含糊。

    还有,她说她听到有人跑进来她没敢出来,在听我的声音她才打开手电筒,我记得在进门口的时候,并没有出声,是害怕引起那个人的注意,所以我的脚步放得很轻。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她怎么知道后面那个进来的是我?又及时出现在我的面前! 除非她明确的知道我已经进来了。

    我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平时看起来温柔可爱的女孩子,竟然是那个剥人脸皮的凶手。

    我曾经因为白洁的话怀疑过女友,可怎么都想不到竟然是一个跟我几乎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做的。

    她和我有什么仇?她什么要这么做!

    咣当~~背后传来了一声吓破人胆的巨响。

    吓得浑身不由得抖了抖。

    等我转过身的时候,发现身后一个人也没有,何小曦已经不见了。

    “小曦,你在哪?”我慌乱的大叫,却没有人回应,门外响起远去的脚步声。

    她跑了!我两步并作三步跑到门口,用力拉门,门纹丝不动。

    我愣了一下,这门竟然被关上了,我再次用力拉了下,门是从外面被锁上的,能听到门外响起铁链震动的声音。

    何小曦,是她,她在外面锁住了门,她想干什么。

    使劲踹了几脚门口,除了铁链发出的咣当声,没有用处。

    手机,对,还有手机!我一拍脑门,硬着头皮从小陈的手中拿过手机,一看,傻眼了。

    没有手机卡!

    心里顿时慌了,锁住的门,里面还有一具死了好多天的尸体,身体止不住的发冷。

    恐惧包围着我,双腿有些发颤,但我知道自己必须离开这,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我看了看周围,没有门,这是一间很大的杂物室,大概有好几十个平方,全都堆满了空空的纸箱和烂木头,天花板上布满了电线。

    除了锁住的门,没有任何的出口。

    我大力的踢打门口,大声的呼叫,叫了半谈,到喉咙都嘶哑了,门外也没有任何反应。

    此刻就像是身处在一个无人的荒岛,一个封闭的空间,身边除了一具死相凄惨的尸体,没有一个活人。

    蹲在地上,抱着双腿,无助的靠在贴门上,孤独,绝望,恐惧层层叠叠的包围着我。

    “哒哒哒哒~~”门口响起了一阵沉闷的高跟鞋声。

    有人来了!我浑身一震,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拍打着门口,“救命啊,这里有人,这里有人被困住了。”

    脚步声在门前停下,显然门外的人听到我的呼救声。

    “我在这里,我被关在里面了,你听到了吗!”兴奋的情绪冲击着大脑,扯着喊破了的嗓子对着门呼喊。

    “咕噜咕噜~~”一阵奇怪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像是倒水发出的声音。

    紧接着,空气中散发出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很粘稠,很恶心,闻起来有些晕乎乎的,很熟悉的味道。

    地上,一股黑色的液体用门缝下涌了进来,那股气味更浓了。

    汽油!!我尖叫出声!

    门外的人在往里面倒汽油,她要烧死我!

    “何小曦,是不是你,快开门,救命啊!快放我出去!”我语无伦次的拍着门大叫。

    门外的人没有任何的回应,汽油味越来越浓,从门缝处流进来的汽油越来越多。

    我退后了两步,远离了门口。

    门缝下,火光一闪。

    热浪劈头盖脸地迎面扑来,吓得我倒吸一口气,打了一个寒战,向后退了腿。

    从门口外,一直到屋子里,火光冲天,仿佛一条凶猛的火龙猛扑过来,地上沾着汽油的地面全都是火光。

    我这是要死了么?

    屋子里瞬间像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火炉,火越烧越大。

    我想叫救命,却被浓浓的烟呛着喉咙,火辣辣的疼,一丝声音也发不出声。

    我无助的往后退,大火很快蔓延到了屋子的中央,全是纸箱的杂物室助涨了火势。

    实在想不出任何办法来拯救自己,也许,生命就此终结。

    浓烟越来越呛,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拼命的吸着少量的空气,肺部疼的厉害,眼睛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前全都是一片滚滚浓烟。

    倒在地上小陈的尸体已经被大火覆盖,空气中山发出一阵阵的肉香。

    突然之间,我心里升起一股很悲凉的感觉,那时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就像是感觉到了灵魂在慢慢的脱离身体。

    恍惚中,我看到逝去的亲人,看到曾经在我面前死去的白洁,明叔,他们在门口向我招手。

    大火,已经开始从脚下蔓延,火辣辣的疼痛刺激着我的脑部神经,眼皮越来越重,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脱离身体,向远方飘去。

    “咣当~~”一声,大门被撞开,在我倒下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王瑜出现在门口,她的身后跟着无数的人影... ...

    当我在医院醒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

    双腿上绑着厚厚的绷带,背靠着床栏,看着手里的一本日记,女友的日记——

    日记上,贴着一张照片,一张三个女人的照片,女友站在中间,左边的是白婷,右边的是何小曦,她们互相挽着手,笑得很甜。

    照片的下面写着一行小小的字——如果我错了,那是因为我走了。

    日记本是王瑜拿给我的,她告诉我,何小曦进了精神病院。

    其他的她没说,只是用一种很凄凉的声音说:里面,会有我想知道的一切。

    翻开日记的前几页,并没有什么关键的,无非就是,天气晴,今天很开心之类的。

    日记到了中间的时候,开头的第一句话,开始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为了一个男人,她居然抛弃了我们的爱情,抛弃了我们所经历过的一起,所以,我决定让她心碎,我要把她的男人抢过来,然后,杀了她,这样,她就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看到这,我眉心一跳,有些毛骨悚然。

    紧接着,在看到下一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不由得一抽,脑子里一片空白,拿着日记本的手都在颤抖,浑身像是掉入了冰冷的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