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人皮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9本章字数:2730字

    这床不是很大,按道理来说,一个成年人就可以抬起来,可是我和胖弥勒使出了吃奶得劲也没有把床铺抬起来一点。

    就像是,有个人双手抓着床底的木条,和我们互相拉扯。

    想到这,我心里一寒,呼吸变得艰难与粗重了起来。

    “真他娘的邪门,要不你钻进去看看!”胖弥勒累的气喘嘘嘘。

    “不是吧!”瞪大了眼,一脸惊恐。

    “说不定是王瑜在里面呢!难道你不想知道那些鬼东西一直和你纠缠不停?”胖弥勒一脸无所谓,眼神却在我身上不停地飘着,那意思摆明了——我是不会去。

    “娘的,进去就进去!”虽然一想到王瑜可能在里面,我脑子就有些不听使唤了,咬咬牙,对着他点头。

    我颤颤巍巍的俯下身子,看了一眼床底,里面黑乎乎的,硬着头皮,往里钻。

    突然,一阵恶臭伴随着凉气迎面扑来。

    我浑身抖了抖,不断的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一点点的匍匐着身体往里面钻。

    床底下的灰尘很多,布满了蜘蛛网。

    每次呼吸,灰尘都沾到了眼睛里,忍着眼球火辣辣的疼痛,不敢眨眼,害怕就在眨眼的那一下,面前会出现一张恐怖的脸。

    摸着黑,眼前一片模糊,撑着身体的手突然传来一阵冰凉,一个扁扁的,长条形的东西,像是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床底实在是太黑不能准确的辨认。

    “驾鹤,你怎么了!”胖弥勒在外面叫了一声,拉着我的腿猛地把我从床底下拔了出来。

    “床底下有这个东西!” 我拍了拍胸脯大口喘着气。

    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手里拿的是什么。

    这是一个很小的盒子,上面画满了一些看不懂的文字,还有很奇怪的图案,能辨认的出,图案上画的是三个人,其中一个女人被绑在十字架上痛苦的挣扎,另外一个女人手里拿着尖刀对着十字架上的女人的肚子狠狠的捅了进去,另外一个女人则在一旁摇摆着身姿,像是在跳舞。

    看到这诡异的画面,背后莫名的感觉到有些发凉,仿佛能听到那十字架上的女人惨叫的声音。

    我和胖弥勒像是对望一眼,他点点头,手一点点的打开盒子。

    我们大气都不敢喘,眼睛死死的盯着缓缓打开的盒子。

    臭气熏天,差点没有把我和胖弥勒给熏死。

    “我操,里面装的是屎吧!”胖弥勒差点没有把手里的盒子丢走。

    我没有看他,而是呆呆的看着盒子里,盒子里——有一个叠起来的,小小的布片。

    布片叠起来大概有一个硬币的大小,叠成一个三角形!臭味,就是从这里发出的。

    “这是什么?”我掩着鼻子,伸出两只手指捻起那个三角形布片。

    触感软软的,但是有些粗糙,还有些冰凉。

    “不会是什么藏宝地图吧?”胖弥勒捂着鼻子一脸兴奋。

    “你想多了!”我瞥了胖弥勒一眼,一点点解开这个三角图形。

    三角形叠了很多层,解开一层,臭味就更大。

    当三角形全完解开的那一刻,头皮猛的一炸,倒吸了一口凉气,妈呀的大叫了一声。

    脸皮,这是一张脸皮叠成的三角形!

    这是王涵的被剥下来的那张脸皮!!!

    周围像死一样的寂静,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了刚才胖弥勒说的话——她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原来她,在找自己的脸皮。

    王涵的脸皮不是被女友套在了小陈的脸上被大火烧毁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王瑜的床底下!

    浑身颤抖个不停,感觉整个身体像是进入了12月的寒冬, 一股子恐惧感从后脊梁窜了上来。

    “你们在干什么?”背后,突然一声惊讶的声音。

    “王瑜!”我和胖弥勒像触电一般的跳了起来,转过身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女人。

    “你怎么在这里!”我跳了起来,退后了几步。

    “前面在上厕所的时候我突然就晕倒了,可能是最近休息不够,有些贫血。出了厕所就看到你们一惊一乍的!”王瑜一脸的以后!

    “你,你一直在厕所?”我指着她结结巴巴的道。

    “是啊,我一直在厕所。刚醒过来就听到你们大叫。”王瑜带着浓浓的不满,“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些什么,怎么你房间的门也破了,整个房间里乱的一塌糊涂。”

    不——是——吧!

    我看了看胖弥勒,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深深的恐惧。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和弥勒一起去厕所找你的,可是你根本不在厕所!”我急急的说道。

    “可是我真的是在厕所迷迷糊糊就醒起来的!”边说着,王瑜边走到了我的旁边,眨巴着眼睛看着我。

    “真的,不信你看... ...看... ...”我一指地面,整人傻住了,除了地上的那个盒子,王涵的脸皮,不见了。

    怎么可能!刚才明明还在的!我转着脑袋看着地面,除了那个盒子,什么都没有!

    “看什么呀?”王瑜看了看地面,一脸疑惑。

    “弥勒,地上的脸皮不见了。”我对着胖弥勒大喊。

    “什么脸皮?你怎么了?”胖弥勒一脸古怪的看着我。

    “你... ...就是刚才我从盒子里的那张脸皮啊!你忘记了!”我急急拉着胖弥勒的手,“你刚才不是和我在一起的吗?你快说,快和她解释!”

    “驾鹤,你是不是发烧了还是因为今天我的话紧张过度出幻觉了?我只是猜测有些东西会来,并不是说一定会来!我看你是紧张过度了,刚才我听到你的尖叫才赶过来的的!”胖弥勒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望着我。

    “什么!”我惊叫一声,“你刚才明明和我一起斗王涵,还有,刚才我被掐住脖子的时候,你为了救我... ...”

    “王涵!!”话还没说完,王瑜就发出一声尖叫:“驾鹤,大晚上的不要吓人好不好!王涵已经死了!”

    看着这两人不可思议的眼神,我的头脑一时之间有些发昏,这不是幻觉,不是!

    我看了看手臂,之前被王涵菜刀砍中的伤口虽然停止了流血,但还是火辣辣的疼。

    疼?我猛然一惊!我怎么感觉到疼!我明明之前不是感觉不到疼痛的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推开身前的王瑜,跑到自己的房间,肮脏不堪,乱七八糟。门口还留着我之前吐过的呕吐物。

    不,如果是做梦,为什么这些东西都是存在的!而且我从床底下捡出来的盒子还在,而且我的手上还有一条深深的伤痕。

    可是王瑜为什么说她一直在厕所,就连一直跟着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胖子,刚刚在之前救了我的胖子!刚刚还叫我钻床底的胖子为什么突然说谎!

    我有些崩溃!想哭哭不出,只能抱着脑袋仰天啊啊啊的大叫。

    “驾鹤,驾鹤你没事吧,驾鹤,你别吓我!”一直跟在我身后的王瑜蹲下来,紧紧的抱着我,满脸的心疼。

    “告诉我,这不是梦,这不是梦!”我哽咽着倒在王瑜的怀里,整个人抽搐不已。

    “睡吧,睡一觉全都好了!没事了,没事了!”王瑜温柔亲了亲我的额头,轻轻的拍着我的背部。

    渐渐地,一阵困意涌上大脑,听着王瑜轻声的说着话,沉沉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醒起来的时候,头上敷着冰水袋,脑袋沉沉的,浑身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小子,你醒了!”胖子弥勒坐在床边的的凳子上看着我。

    “我,我这是怎么了!”眼前一片黄色的景象,看什么都是黄黄的,这是严重发烧的现象。

    “昨晚你发烧了,大半夜的说胡话,可把我们吓坏了!”弥勒拿走头上的冰袋,摸了摸我的头,“还不算是很热,在多喝点热水,喝点板蓝根就好了。”

    “可是我昨晚明明... ...”我开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说实话,你这屋子真的很邪门。不,应该说你招惹的东西太厉害。”胖弥勒摇摇头,“昨晚是梦又不是梦!”

    什么意思?我有些迷糊。

    “别想太多,既然我来了我就会帮你解决!”胖弥勒道。

    ‘铃铃铃铃~~’我刚要回答,门铃却毫无预兆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