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灵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9本章字数:2706字

    刺耳的铃声像是午夜的奏魂曲,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耳膜里钻进来,渗进骨子里,混合在粘稠骨髓中。

    奇怪了,谁来了?我已经搬来了一个陌生的城市,这里并没有什么朋友。

    王瑜也有家里的钥匙,会是谁在按门铃?

    “王瑜呢?”我随口问道。

    “还在房间休息呢!”胖弥勒苦闷的看了我一眼,“昨晚你把她给折腾坏了,一个晚上都没睡好,你总是说着胡话,她一晚上不是给你敷冷毛巾,就是倒热水,才刚刚睡下。”

    是么?我惊愕,为啥我昨晚没记忆?

    门铃还在不断响起。

    “我去看看!”胖弥勒看了我一眼,走出去打开门。

    “奇怪了,没人!可能是那个小孩在恶作剧吧!”不到一分钟,胖弥勒走了进来摇着头。

    “可能吧!”我点点头,心里有些杯弓蛇影,总感觉有些不妙。

    “铃铃铃~~”门铃再一次响起。

    “我去!”我拉住要起身的胖弥勒,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好奇,想去门口看看。

    拖着虚弱的身子,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门外没有人,走廊里静静地,也没有上下楼的脚步声,根本没有人来过的迹象。

    一股诡异的感觉从心底里冒出,我下意识的一哆嗦,关上门。

    “咦,驾鹤,这位是!”刚走到客厅,胖弥勒站起身,对着我一脸笑眯眯的道。

    “什么朋友?”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你身后的这位啊!”胖弥勒道。

    我身后——

    心里叫不妙,从心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寒意,冷汗从额头上沁出。

    我慢慢的转动脖子向后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离我五米远的门口处,确实站有一个人身影。

    是个女人,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无风飘动。

    刚才明明门外没有人,走廊也没有脚步声,怎么自己一进门,背后就出现了一个女人。

    她,是怎么进来的!

    我越想越害怕,转过头想问胖弥勒,却惊恐的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门口旁边的女人慢慢的向我走了过来,准确的说,应该是,飘了进来。

    越来越近,她长长的头发遮住了面容,默不作声得站在我的身前,头垂着,也不说话。

    直把我吓得全身直发毛,鸡皮疙瘩布满了全身。

    她,慢慢的抬起了脸。

    正当我快要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后脑勺传来一阵疼痛,头一低差点没摔倒在地。

    我咧着嘴抬起头,发现面前的女人不见了,我揉了揉眼睛,什么都没有。

    “不该看的不要乱看。”胖弥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对着我幽幽的道。

    “草,你要吓死人啊!”我转过头,就看到胖弥勒那张大饼脸贴着自己,吓得连连后退。

    “什... ...什么意思?”我有些后怕的看了看周围,并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不该说的要不要乱说,不该听的不要乱听。”胖弥勒摇了摇头,并没有解释。

    顿时,我心里有些冒火,抓着他的衣领咆哮:“你不是大师吗?你给老子说清楚!”

    “松手!喂,你还抓那么紧。”胖弥勒没想到我突然暴怒,冷喝了两声看到没有什么效果,语气不由得软了下来,“好吧,我告诉你,那个是请灵婴。”

    “请灵婴?什么玩意?”我迷糊了,但是却也从这名字知道这上面灵婴不是什么好玩意。

    “请灵婴说白了就是,一个家里有婴儿死了,就会有请灵婴把他们接走,让他们转世投胎。”胖弥勒的语气很冰冷。

    “家里有死的婴儿?”我愣了一下猛地跳起来,“你是说我家里有死的婴儿!”

    “是的!”胖弥勒点点头。

    什么叫做我家里有死去的婴儿?

    猛地,我想到了昨天晚上,明叔旁边的那个三四个月大的孩子!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到脊背,像是女人的头发在轻轻撩过,头皮一炸,神经一紧,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你是说全赖住在这里的这间屋子的主人,他家里死了一个婴儿?”我心里毛毛的。

    “不是她家里的!”胖弥勒看了我一眼,摇摇头,沉声道:“是你!”

    “不,不可能,我前女友死了!我有没有和哪个女人发生关系!怎么可能会有儿子!”我死劲摇晃脑袋,表示不可能。

    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好像和和尚说,用梳子梳头能使头发更柔顺一样的道理。

    连头发都没有,何来的柔顺?

    “你女友怀孕的时候死了!肚子里的胎儿已经成型,是个死胎!”

    轰隆,整个人像是被一道闪电劈中,直愣愣的站在原地,嘴巴张的老大。

    脑子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思考的能力,女友。

    死的时候怀孕了!

    这两天,因为胖弥勒的话,我什么都不敢做, 每天过的心惊胆战,就算白天烈日当空,还是觉得家里凉飕飕的。

    晚上做梦的时候,总会梦见自己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女友躺在一旁的床铺上,死死的挣扎,在床铺的旁边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拿着刀,一点点的划开她的肚子,从里面掏出一个小小的婴儿。

    第二天,把自己的梦境告诉胖弥勒,他的脸色很难看。

    掐着手指算了半天,他一脸凝重的告诉我,之前他认为女友是出了车祸才造成一尸两命。

    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可能是女友托梦告诉我,孩子可能不是出了车祸才没有的,而是被人为的破开肚子。

    就是说,女友出车祸死之前怀孕了,有人破开了她的肚子,把孩子拿走。

    有可能是在医院做的手术,但真实的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

    对于灵婴,他没有办法,只是说要离开几天去想办法,让我安心在家里呆着,究竟想什么办法,我也不知道。说完话,胖弥勒就离开了。

    胖弥勒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回响,我也想起一件事情,女友是打过胎我知道。

    我记得那是一年前的事情,那天女友脸色很苍白的回来,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一直过了很多天,发现病历单之后我才知道,女友瞒着我去打胎了。

    至于是谁陪着她去的医院,我不清楚,她只是告诉我,是一个女性朋友,本来她那天发现自己怀孕了之后,是要给我一个惊喜的。

    然后她把这件事情和好朋友说了,结果那个闺蜜和她说了很多话,也说了很多——比如事业,还有家庭。未婚先孕等等,可能让她爸爸知道了,会有不好的后果。

    最后她不能不忍痛打掉胎儿。

    可是打胎也是半年前了,难道是那一次引起的后果?

    现在女友死了,陪着她去打胎的是谁,我也不知道。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去问王瑜。

    没想到,王瑜很大方的告诉我,是她陪着女友去打胎的。

    我虽然猜到一点点,但是却没有想到是王瑜陪着她去的。

    “驾鹤,你不知道!”王瑜一脸的委屈的看着我,“当时丽婷姐怀孕了,但是你想过吗?如果她的爸爸知道了,还会让你们在一起吗?”

    “后面她和我解释过,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你陪着她去打胎的!难道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我不解。

    “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丽婷姐不让我告诉你。驾鹤,你相信我~!” 王瑜眼睛有些通红。

    “不是她让你告诉我的?为什么,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吗?”我有些迷惑了。

    “不知道,当时丽婷姐出来之后脸色很苍白,我也就没敢问。”王瑜委屈的低着头捏着自己的衣角,大眼睛里布满了泪水。

    “算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我就是突然想问问。”我叹了口气,也没有在继续追问。问清楚又如何?

    “出了什么事么?怎么那么久了,你突然问这个?”王瑜有些紧张,眼睛一直打量着我。

    “没什么,进去休息吧!现在都晚上了!”我对着她摆摆手,没有多说些什么。

    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心里总是有着深深的疑惑,既然打胎的事情都让我知道,为什么不让我知道是王瑜陪着她去打的胎儿?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