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混乱,还是混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9本章字数:2501字

    那个婴儿的脸没有一般还是的那种红润,苍白如纸,他紧闭着眼睛,小小的鼻子一抽一抽的。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哆嗦个不停:“丽... ...丽婷。”

    女友笑了,皱巴巴的脸皱在了一起,像是一团被人揉烂了的面团:“是啊,这是我们的儿子!”

    她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

    冷,特别的冷,冰凉刺骨。

    “你是不是很冷?驾鹤,从前,我记得你最喜欢抱着我睡觉的。”女友声音充满了凄苦的味道。

    “丽... ...”我浑身抖了抖。

    “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你还是嫌弃了我!什么山盟海誓,什么天涯海角。什么不离不弃,你都是骗我的!”女友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尖锐,她视乎很伤心。

    女友笑得很疯狂,血水不断的从她的嘴里冒出,瞬间染红了身前的衣服。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笑容,笑得浑身毛骨悚然,背后早就已经湿成了一片。

    瞥了我怀里的王瑜,女友放声大笑,“不用担心,你很快就会来找我了!”

    女友的笑声充满了讽刺,凄凉,不甘... ...

    什么意思!

    “哇!!”一声孩子的哭声划破天际,女友怀里的婴儿也猛地睁开了眼,那双眼睛射出恶毒的光芒。

    我拼命的挣扎着,却动不了。

    张着嘴,这一次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仿佛整个人像是被武林高手点中了穴位,浑身像是石头一般的僵硬。

    唯有心跳的‘砰砰砰’的上下跳动着,空气越来越稀薄,我张大着嘴巴却吸不进一丁点空气,意识也越来越薄弱,脑子里沉甸甸的。

    我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正睁着眼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我是要死了吗?不,不要!

    我奋力的大叫了一声。

    “不——要——”

    终于,我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身体也能动了。

    眼前已经没有了女友,也没有那个婴儿,更没有了那种压迫感。卧室里静的吓人。

    看着怀里熟睡的王瑜,我长长的松了口气,看来之前是在做梦。

    转过头看着女友刚才做下的位置,我怔住了。

    在女友刚才做的位置上,一滩的红色的鲜血,红的那么妖艳,那么刺眼。

    刚才不是做梦,女友,真的来过!

    一想到这,我就浑身发凉,她来了,她还对着我说,我很快就要去陪她。

    死亡的恐惧紧紧的包围着我,我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了冰窟窿,浑身发冷的厉害。

    这一夜,一直是半睡半醒,好不容易到了早上8点,天才蒙蒙亮起。

    嘤的一声,王瑜从我怀里做了起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她微微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昨晚哭过之后的眼睛有些红肿。头发乱糟糟的, 脸上很是憔悴,头发乱糟糟的。

    “王瑜!”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王瑜突然变得好陌生。

    “驾鹤,别搭理我,我想静一静!”王瑜板着脸,默默的做在床上,脸色的表情阴沉不定。

    “你还好吗?”我望着王瑜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为什么她睡了一觉之后,变得有些莫名其妙,让我有些看不懂。

    难道是昨天晚上被吓着了?

    “驾鹤,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的话吗?”王瑜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苦楚。

    “那句?”我摸着头,有些搞不清楚。

    “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会不会怪我!”王瑜浑身轻微的颤抖,低着头不断地玩着手指。

    什么意思?我有些楞,一丝不妙的感觉从心底里发出。

    “驾鹤,其实有一件事情我骗了你。”王瑜沉默了半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满是泪水。

    “你,你要和我说些什么!”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握紧的手心里已经满是汗珠,紧张的心情无以加复。

    王瑜,到底会和我说些什么!

    “还记得明叔吗!”王瑜淡淡的道。

    明叔!我差点没尖叫出声,下意识的周围打量。

    听到这两个字,已经让我的神经照成了深深的错觉。

    这俩个字几乎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我的骨髓中,没日没夜,每分每秒的都在脑子里出现。

    明叔的名字代表的是恶心,邪恶!王瑜,为什么她会提这个话题。

    “还记得何小曦吗!那个疯了的在精神病院的女人!”王瑜接着道。

    “记得!她,她怎么了!”心越发的跳动,像是要从心脏跳到喉咙口。

    “其实,我有一个父亲!”王瑜在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已经双手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有一个父亲,难道是!我惊得一下退后了两步,难道是明叔!

    不,这不可能,太假了!这不科学。我使劲摇晃着自己的脑袋,想发这些东西从脑后抛出去。

    “你是说,明叔是你的父亲?”我尖叫出声,望着王瑜震惊的道。

    “不是!”王瑜摇了摇头,眼中射出毒辣的光芒,射的我不敢直视。

    呼呼,那就好,那就好!我拍了拍胸口,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要是明叔真的是王瑜的父亲,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王瑜。

    “可是... ...”王瑜突然猛的一下站起身来,对着我咆哮:“但是他却害死了我的父亲!所以我杀了他!”

    “不对,不对,那明叔不可能是你杀死的!”我愣了一下,摇摇头,明叔,明明是白洁杀死的!

    “对,明叔不是我杀死的!我只不过借了别人的手!”王瑜双眼望着窗户外的景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没有说话,或者说已经忘记了自己有语言的能力。

    在我的眼中,王瑜一直是那种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是需要人疼,是需要疼来呵护,连杀鸡都不敢的女孩子。

    她说话都是轻轻地,认识她那么久就连一句脏话都没听她说过。

    可是今天她却告诉我,她借了别人的手,把明叔杀掉。

    “是不是很惊讶?”王瑜突然笑了,带着一种解脱的笑,就像是当时白洁死的时候那一种笑容。

    “王瑜... ...”我哆嗦着嘴。

    “嘘!”王瑜食指在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神情有些癫狂,她站了起来,背着双手在房间里嗒嗒嗒的来回走着。

    每一声就像踩在了我的心头。

    “是不是很惊讶?先不要着急。”王瑜眼中闪着无尽的怒火,“如果我说了下一件事情,你会更加的惊讶!”

    “知道为什么丽婷姐没有告诉你,她在医院动手术的事情吗?因为她根本不是在医院里动的手术,动手术的那个人,是我!是我把她的胎儿给打掉的!”

    什么!我整个人都懵了。

    “你真的认为我们是好姐妹吗?错了,其实我们两个人一直都在较劲,大家不过表面上虚以为蛇罢了。”王瑜笑了笑,一拍脑门,“那天,她告诉我她怀孕了,我知道她想表达什么,她是想告诉我,让我离开你!”

    “后来,我对她劝说了很多,没想到这个笨蛋居然答应了,后来我带她到了一个小门诊,可是动手术的医生却是我!那个医生是我早就联系的人,也是我亲手挖出她的孩子!”

    “不对,你在说谎!”我对着王瑜怒吼,“当时我看到病历单子!”

    “病历单是不是在她的电视柜下面?”王瑜笑的很开心。

    “你怎么... ...”我愣了,脑子像是闪过一道闪电,“我知道了,那张病历单是你放的,当时我生病了,是你告诉我丽婷在电视柜下的抽屉里放了感冒药,是你故意让我发现的!”

    “没错,那张病历单也是我作假的!”王瑜呵呵直笑,“对的,你说的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