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谁才是神经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9本章字数:2539字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一脸惊恐的望着这个女人,这个表面温柔,却心如蛇蝎的女人。

    “不为什么,就因为你!”王瑜指着我,“因为她伤害了你,所以,我就要她补偿!”

    我?我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一直都知道的,我很喜欢你。可是她,她却这样伤害你!我恨,可是我又能怎么样!”王瑜笑的很凄苦,“所以我只能用我自己的办法来为你讨回公道!看着她失去孩子时那一种心碎的表情,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的高兴!”

    “你是骗我的,是不是!王瑜,你不是这样的人”我低着头,脑子里乱成了一片。

    “不,我没有骗你。这一切都是真的。” 王瑜冷冷的道。

    “那就是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搞的阴谋!”我暴怒的捶打着墙壁,“所有的人都是你杀的?”

    “不是,我只是做过了这么一件事!其他的事情不关我的事!”王瑜淡淡的道。

    “那本日记,也是你写的吧!”这个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王瑜所说的话。

    “那本日记,不是我写的!确实是丽婷写的!”王瑜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复杂,“但是事情却不是丽婷做的,她不过是把责任都丢在了自己的身上。”

    什么!我脚下一时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其实,日记里的那个杀人凶手,是你!”王瑜冷声喝道。

    “王瑜,你在说什么!”我坐在地板上,看着王瑜一步步的靠近。

    “还记得医院里的那张病历单吗?就是丽婷姐去检查的那一次!”王瑜步步紧逼,微微弯下腰看着我,“其实那张病历单,是你的!”

    病历单,我浑身一震。那张病历单,我一直认为是幻觉。

    到了后面我一直认为是女友的,所以女友才会做出那么疯狂的事情,可是现在,王瑜却告诉我,病历单,是我的!

    我... ...有精神病?

    脑子剧烈的疼痛,我痛苦的蹲下身子,浑身颤抖不已。

    王瑜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是想告诉我。其实日记上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女友做的?全都是我做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一切不过都是你的幻想,驾鹤,你醒醒吧!”王瑜蹲下身子抱住我,“你已经杀了很多人,不要在这样下去了!”

    “不,你是在骗我,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杀人!不是我杀的!是你在骗我!”我暴怒的一把推开王瑜,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怒视着她。

    “驾鹤,你醒醒。你现在很危险,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王瑜从地上爬起来,颤抖着手扶着我的双肩,“驾鹤,要不我们走吧,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在那里不会有人认识你的!”

    “不对!”我看了一眼王瑜,“你在说谎!”

    “你相信我,我没有骗你。”王瑜慌忙解释。

    “你说那张病历单是我的。”我站起身,冷冷的道:“其实那张病历单,是你的才对!你才是真正的人格分裂。日记本,也是你写的!”

    “不是!”王瑜脸色大变,“驾鹤,你犯病了。驾鹤,我是王瑜啊,我怎么可能会欺骗你!”

    “真正的王瑜当然不会骗我!”我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她:“可是你根本就不是王瑜!”

    “驾鹤!”王瑜脸色巨变,身子晃了晃有些站立不稳。

    “不要叫我名字!”我暴怒的打断了她的话,指着她道:“你不配!”

    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拼命的压着心头的怒意,让自己稍稍冷静了一些,“为什么要这么做。王瑜呢!你把她藏到哪儿了!”

    一想到王瑜可能会遇害,我的心疼的快要裂开了。

    “驾鹤,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王瑜,眼神急变,坐在床上惊讶的看着我。

    “其实,我怎么都想不通,也更加不会想到,会是你,一个跟我几乎毫无关系的人,一个已经疯了的女人!”望着面前这个美丽面孔下却心如蛇蝎的女人,心冷的不能在冰冷。

    “刚开始,我确实没有想到会是你,因为整件事情根本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何小曦,或者我应该称呼你,明叔的女儿!”

    “明叔!”何小曦猛地一惊,惊慌的到处转头。

    “不用在装了,从那次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就有些怀疑你了!”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

    “驾鹤,你不要乱说,我是王瑜!何小曦疯了,她在精神病院,怎么可能会出来!”何小曦脸色惨白惨白的。

    “疯了在医院的,应该是王瑜才对!我想,从那场大火之后,王瑜就已经被你掉包了。”我冷冷的看着那张惊慌失措的脸,“虽然从医院出来之后,你假扮的很好,几乎是天衣无缝。但是终究还是有漏洞的!”

    “你胡说,驾鹤!你真的犯病了,每次你都会出现幻觉,但是你自己并不知道!所以你才会杀那么多人!你看到的都是幻觉,你还记不记得,昨天晚上,昨天晚上电脑没插插头,电脑还亮着,还飘出歌声。你也听到了是不是!那都是幻觉!”何小曦慌忙解释。

    “你是说昨天晚上?”我戏谑的笑了笑,“昨天晚上电脑一直都是关机状态,也没有飘出歌声,我不过是故意配合你罢了!”

    “什么!”何小曦身子震了震。

    “本来从一开始,我确实没有怀疑你,我之前说过你一直伪装的很好,包括声音,化妆,脸型一直都很像,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王瑜是不可能被模仿的,那是我们经历过生死的证明!”

    “什么,什么证明!”何小曦瞪大了眼一副不可思议望着我的脸。

    “我想你既然都知道了我们所有的事情,其他的就不用多说了!还记得在白洁家里,白洁捅了王瑜那几刀吗?我就觉得好奇,你身上为什么没有伤疤!”我指着何小曦面无表情。

    “你,你怎么知道,你又没有看到过!”何小曦还在强制镇定,但那惊恐的神色出卖了她。

    “因为... ...”

    “撕拉~~”我话还没说完,何小曦已经双手用力,拉开了胸前的衣服。

    那晶莹剔透的肌肤之下,本应该光洁无瑕的皮肤上,三个大大的伤疤出现在她的胸口。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几个丑陋的伤口。

    “你来摸摸看,是不是画上去的!或者是新伤口!”何小曦拉过我的手,放在那几个丑陋的伤疤上。

    凹凸不平,那像是梯田一样的纹路,真真确确是伤疤。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真的是神经病,这一切都是我的幻觉?这一切都是自己在脑子里滋生的?

    可是为什么上次出院之后,去精神病院看何小曦,却发下她宽大的病号服之下,有着几个伤口,和王瑜的一模一样?

    “驾鹤,你醒醒吧!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日记本,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幻想的。没有白洁,也没有白婷!没有丽婷,也没有王瑜!没有一切所谓的阴谋,这一切只不过是你的幻想!”何小曦哭着拉起衣服,坐在地上伤心欲绝的道。

    “不,你在说谎!难道说这一切都像是一个奇怪的梦境,然后我都是在做梦吗!”我痛苦的抱着头,可是为什么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本来今天,我本不想告诉你这些!但是我看着你一天天的出现幻觉,病情越来越严重,每一天都把我当成其他的人,每一天都对着空气说话,我实在是受够了!”何小曦站起身,缓缓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