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玉观音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0本章字数:2664字

    “住房,住房!人呢!”一个浑厚的声音传入耳朵。

    我下意识的扭过头看着总台,不知道何时,已经有好几个客人进入酒店,不过很奇怪的是,那几个客人在前台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寻找着什么,像是在找什么人。

    那个前台小姐也并没有和他们答话,只是笑眯眯的向我这边看着。

    我远远的对着她笑了一下,跨进了电梯。

    踏进电梯,那一种沉重的感觉更胜,在电梯门缓缓关上的那一刻,感觉自己像是一脚踏进了棺材。

    叮~~的一声,电梯猛地一沉,在突然上升。

    我知道电梯已经开始运行了,那一秒的压抑感从头顶扑来,心脏不由得停止了一秒。

    “千万不要在出事啊!不要啊!”看着不断上升的红色数字,我有些惶恐不安,看着空荡荡的电梯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地浮现各种诡异惊悚的景象。

    越是这样想着,越是感觉到空气很沉闷,身旁很拥挤。好像是身旁沾满了人群!

    电梯的数字的指示灯在不停的闪烁,不停地交换数字。一切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状况,可我就是感觉到浑身不自在,心里揪疼的难受,在觉得某个看不见的东西在某一处窥视著自己。

    砰砰砰~~我能听到自己心跳在剧烈的跳动,像是有一万只小鹿在心脏处奔腾。空荡荡的电梯里除了我厚重的喘气声,安静的吓人。

    自己给自己的心理暗示让我恐慌,脑门上已经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握紧的手心里已经湿漉漉的一片,我不知道我在紧张什么。

    “我在想你,在身边陪着你... ...”在我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一个凄凉婉转的女音歌声在耳边响了起来,哀怨绵长。

    头皮猛地一炸,心仿佛要跳到了嗓子眼,我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尖叫!回声在狭小的空间里震得耳朵嗡嗡直向。

    我惊慌失措的连连后退,靠在电梯的死角,瞪大了眼睛打量着狭小的地电梯,没有人,身边除了我自己没有任何人!

    歌声还在响起,刺得我耳朵生疼,我惊恐的抬起头循着感觉看向歌声的来源——

    是电梯里的扩音喇叭,以前的电梯里,是没有歌声的。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电梯有时候会播放出一段美妙的音乐,可能是为了让人缓解那种沉闷的压抑感的,之前因为太过于紧张导致自己忘记了这件事情。

    拍了拍胸口,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不由得重重的落了下来,浑身发软的靠在墙壁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背后,已经完全湿成了一大片,黏黏的贴在身上难受的紧。

    摸着背后那湿漉漉的衬衫,我苦笑着摇头,真的是自己吓唬自己!

    猛地,心里一阵怪异的感觉袭来,刚放松下来的心又狠狠的提了一起,这歌声不对劲!

    “我在想你,在身边陪着你... ...”歌声并没有在接着往前走,像是卡住了的磁带,一直在不断的循环这一句歌词。

    那哀怨绵长,凄凉的清唱不断的在耳边围绕着,像是一个魔音,之重重的干扰着我的试听,隐隐约约我仿佛能看到一个苦苦等待的痴情女子在睁着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自己,小嘴轻吐,缓慢而凄凉的对着自己述说那无尽的幽怨。

    我拼命的捂住耳朵,抗拒这种令人强烈不安的歌声沁进耳膜。

    可是完全没有作用,这充满了怨恨和悲切的歌声却像到不满的浑水似的无孔不入的沁进耳膜,渗入自己的心脏。

    那让我恐惧万分的歌曲还在不断地重复,声音越来越大,渐渐地变得有些尖锐起来。

    抱着头在电梯里无助的尖叫,像是得了羊癫疯似的,用双手去使劲敲打那播放器。

    我不知道这电梯里为什么会有这种诡异的歌声,一种不详的预感莫名的涌上洗头。

    打开,打开电梯的门,冲出去!这是我唯一的念头。

    我越发慌乱,我感觉自己快崩溃了,电梯的数字还在不断地跳跃,不断的闪烁,那两个鲜红的数字就像是鬼魅的血红双眼,透出一丝丝的诡异!

    抬头瞪着双眼死死的那不断变幻的数字,拼命的按着电梯门的开关。

    电梯门,缓缓的打开了——

    正停在13楼!

    我疯狂的冲出电梯!可是耳畔却还是传来那令心脏都颤抖不已的诡异歌声,就像是有个女人贴着自己的耳朵对着自己缓缓歌唱。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脑子里乱糟糟的,感觉周围都有着无数的魔鬼,都有些无数的冤魂在等着自己,在张开那锋利的獠牙,那枯树枝一般的尖利爪子想撕碎自己的心脏。

    奔跑,朝着赵建晨的房间奔跑!他的房间就在走到拐角的第三间,1303!

    这一刻我脑海里突然发现,这个色情的老头是多么的可爱,有个活人在身边,是多么的温暖。只要见到活人,见到活人就好!

    狂跳的心疯狂的跳动,撞击着胸腔。

    四周很安静,长长的走廊,只有自己跑步的啪啪啪声音!脚步声回应在空寂而狭小的空间氛围中,啪啪啪的异响。

    这平时奔跑的脚步声就像诡异的音符,和那令人惊悚的歌声交织在一起,压迫得我浑身酸软无力。

    快了,快到了!我咬着牙,强撑着发软的双腿边跑着,边看着墙壁上的门牌号。

    突的一下,奔跑的身子猛地停住,在一间微微打开的门房里,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内。

    我想跑,却发现身子簌簌发抖,像是被人顶住了双脚,点钟了穴脉,完全挪不开步子。

    “孩子!”一个苍老得好式不是人的声音响起。

    接着那个人影动了,一种沉重感来自侧身后,我猛的一个转身,惊恐的看着身旁的这个女人!

    刹那间,我惊呆了。

    一张惨白而布满了岁月风霜的脸,一条丑陋的像是大蜈蚣一般的伤疤从眉心连接到嘴角,那双半眯着却一点都不浑浊的双眼透着精光,正直勾勾的看着我。

    这个怪异而长相恐怖,处处透着神秘感的女人!

    我以为般来到着一座城市之后,永远不会见到的怪女人—— 银阿姨!

    这个见了我几次面,总是开口对着我说孽缘的老女人!

    死一般的沉寂!我张大着嘴,呆呆的看着她,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碰上她,还是在我慌不折路的逃难中遇到这么一位故人。

    “孩子!”银阿姨打破了寂静。

    听到这冰冷中带着亲切的声音,心里酸酸的,眼睛不由得有些微微的湿润。

    “银... ...银阿姨!”我脑子有些短路,结结巴巴的叫了一声。

    “孩子,不要去那个地方!”银阿姨看了一眼距离几米远之外的1303客房,裂开嘴对着我缓缓的道。

    猛地,我浑身一震,心里震撼不已,她——她怎么知道我要去那里?

    望着银阿姨有些不可思议,连话都不会说了。

    “这个给你,带好!”银阿姨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机械,听起来完全没有一丝的感情,冰冷,没有一丝的生气。

    胸前一凉,我浑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

    回过神来,低下头看去,在愣神的那一刻,脖子上被银阿姨挂了一个翠绿色的观音,看起来像是翡翠做的。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是这个观音的作用!之前心里的哪一种恐惧感和那诡异的歌声仿佛都消失了,脑子也开始变得清明了起来,精神也好了很多。

    “银... ...”我手握着翡翠观音刚要摘下来。

    “别摘下来!”银阿姨脸上的皮肤一皱,那条丑陋的大蜈蚣仿佛像是活了过来,显得更加的狰狞可怕。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望着那本应该恐怖万分的脸,听着那冰冷的不近人情的语气,我莫名的感觉到一丝亲切的味道。

    说完,银阿姨并没有在多说些什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缓缓走向了楼梯,任我怎么呼叫她也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