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何小曦的坟被挖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0本章字数:2492字

    看着银阿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楼梯的拐角,我心里像是涌起了惊天巨浪,怎么都停不下来。

    爱不释手的轻轻抚摸着这块散发着清凉气息的玉观音,心里重重的疑惑。

    就算是我不懂玉,也能感觉到这块玉不寻常,一定不是凡品。为什么她要送给我这么一块这么贵重的东西呢?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消失了几个月不见的银阿姨这样一个古板得有些妖异的人,居然会出现在这个糜烂的大酒店,我心里隐隐约有些感觉,银阿姨好像是专门在这里等着我的出现!

    ... ...

    站在1303的门前,足足等了好一会儿,门吱呀一声缓缓诡异般的开启,一阵糜烂的味道随之迎面扑来,紧接着一个很瘦弱的男人出现在我的面前。

    男人的脸色很苍白,眼圈黑黑的,一看就知道这男人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这男人一声不响的站在我的面前,就这样看着我。

    “您是,赵先生?”我愣了一下,试探性的问了句。

    “我是,你是仇驾鹤吧,进来吧!”那男人点了点头稍稍侧过身子让开。

    “呵呵~~”就在我踏进门的那一刻,身后响起了一阵清脆的笑声,像是一个小女孩在笑。

    我转过头,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了?”赵建成疑惑的看了看我。

    “没什么!”

    我摇摇头,肯定是神经过敏了。刚要踏进门,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我掏出来一看,是女友的!她给我打电话干嘛?难道不知道我在工作吗?我皱了皱头,没有过多的在意就挂断了。

    一脚踏进房间,一股寒意瞬间渗入全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身子不由得打了两个寒战,一种诡异阴森的感觉。

    “你这的空调开的太冷了吧,小心着凉!”我缩着脖子对着他道,这简直不是一般的冷,简直就是零下的温度了,就像是进入太平间的那种冰冷。

    “很冷吗?我不怎么感觉,习惯就好了!”赵建晨关上门,向我走了过了过来。

    习惯了就好?这是北极来的吧!我有些发愣。

    “年轻人,要学会节制,不要年纪轻轻的就这样败坏了身子,上了年纪就知道错了。”赵建成看着我缩着身子,冷不丁的拍拍我的肩膀。

    我差点没被他这句话呛死,要节制?

    我厌恶的看着床上散落的衣服,裤子,地上那丢了一地的卫生纸,谁需要节制?

    “我是来代表我们公司和你商谈合作的事宜,赵先生思考的怎么样了,我们公司... ...”坐在沙发上,我刚开口,手机铃声猛地响了起来。

    又是女友打来的!我看了一下,没有在理会。

    “小伙子业务很繁忙啊!”赵建成看了我一眼,笑眯眯的道。

    “呵呵,家事,家事!”我尴尬的笑了笑,接着道“对于这个舞台方面的合同,我们有着最专业的团队和最专业的计划报告,对于这些我也不用多说了,相信赵先成已经了解了不少!现在只需要赵先生千字,那么我们就能愉快的合作了。”我开门见山的道。

    本身对于商业合同的洽谈,要在酒桌上进行比较顺利,但是一来我很不喜欢着赵建成,虽然他一直笑眯眯的,但是给我的感觉很奇怪,说不出的怪异,特别是他那双眼睛,虽然在笑,但是却透露出一股没有任何生气的光芒,有些木讷。

    二来房间里太冷,太压抑,就像是之前在电梯里的那种感觉,第三,女友的电话像是催命似的,一直响个不停,我只能把手放在口袋里,响一次,挂断一次。

    赵建晨看了我一眼,大大咧咧的一屁股我身旁的沙发上,他拿起一枚精美的ZIPPO打火机,在抽出一支烟夹在食指。

    “啪嗒”一声点燃,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雾,板着脸道:“这合作不是说一下子就能谈好的,是需要时间的,你们也知道!现在不光是你们一家公司来找我商谈... ...”

    不是一下能谈好,你他娘的都谈了五天,叫了多少次按摩了,究竟还想谈到什么时候?这分明就是想继续拖延,想把价格压低。

    心中已经明白七八分,我讪笑道:“这个,今天好像是最后一天了!”接着我故意干咳了两声:“这样一直拖着对大家都不好,是不是。当然赵老板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知道您时间宝贵,所以我们公司也不愿意在过多的叨扰您赚钱不是?”

    说白了,我的意思就是,你要么签,要么不签,我们是无所谓的。

    说实话老板派我来签约合同其实就是错误,派我来和这样一个家伙谈判更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反正合同谈成与不成都和我没有关系,我最多就是少拿到一些钱。

    赵建晨显然没有意料到我会这样说话,愣了一下,原本还笑眯眯的脸变得更加的僵硬。

    他扭动了一下身子,我甚至能听到骨头发出的咯咯声,就像是那种很久没上了润滑油的机器。

    面无表情的把手指上的烟卷狠狠的在台面上的烟灰缸里一戳,对着我阴沉沉的道:“你是这样来和我谈事情的吗?”

    猛地一下,胸前的玉观音一凉,脑子有些清醒过来。

    对啊,我在说些什么?

    我没想到自己的随口一说,居然惹得赵建晨那么大的反应,一下子就哑口无言,呆呆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出。

    “你如果不想谈,你可以马上就离开!”赵建晨突然把手里的烟卷掐灭,站起身子对着我狠狠的道。

    要完蛋了!

    我急忙申辩道:“不是,赵老板您误会我的意思了,如果不想谈我们也不会那么有诚意的来这里,还谈了这么些天不是?我的意思是,赵老板毕竟是大忙人,总不可能跟着我们这些小人物谈这些小钱不是!”我急速的寻找敷衍的对策,忽然灵光一闪,马上说道:“噢,对了。我们老板还说了。价钱可以减少百分之五。”

    其实老板给我的价格就是一百万,那百分之五就是我一半的酬金了。

    本来事情已经谈好,我来这里的目的也是签个字就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进入这一间房间的时候就感觉到心情莫名的很差,感觉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胸腔里总是有一口气憋在心头上,脑子空空的,来之前已经思考好要说的话,一句也没说成。

    赵建晨微微一怔,脸上露出一个菊花般的笑容。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我一直向伺候祖宗一样的伺候着这位大爷,许诺了许多许多的好处,把嘴巴都说干了,终于,他答应了签约合同,不过要求是在降低百分之2。

    这也是我能够接受的最低限制了。

    “铃铃铃~~”刚拿出文件,电话再一次响起,这已经是第二十五遍了,还是女友的。但是现在正在谈事情让我怎么接?我心里有些不满。

    “你接电话吧,电话里一直响个不停,说不定是急事。正好我也上个厕所!”赵建成对着我道。

    “好的,真不好意思!”我对着他歉意的笑了笑。

    刚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对着女友抱怨,电话里传来女友急急的声音:“不好了!何小曦的尸体被人挖了!”

    “谁,谁的尸体?”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何小曦——的——尸体,被人——从坟墓里——挖出来了!”女友一句一顿的道。

    轰隆一声,我只感觉身子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手里的电话差点儿没拿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