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明知故问,当然是脱衣服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4本章字数:1035字

    “嘶······”

    医生检查完确认骨头没有受伤,开始给景昕消毒包扎,景昕疼得倒吸口气,随手抓在陆华年腰间,陆华年没有防备,景昕指甲很长,他浓眉紧拧,轻哼声,抬手。

    “不要,她很疼。”

    小手握住大手,声音不大,却缓和了陆华年的脸色,手改变方向,轻轻抚摸下他的头发,陆欧阳拿掉他的手,默默站在一边。

    冷汗与眼泪混在一起,滑过惨白的小脸,景昕沉浸在痛苦的世界中不可自拔,丝毫未察觉身边一大一小间的交流。

    包扎完,衣服被汗水浸湿,景昕好似虚脱般,直接倚靠在陆华年身上,粗喘着,这样的疼痛她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点滴打上,景昕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醒来时床头亮着晕黄暖灯,鼻间萦绕淡淡清香,身下的床也软软的,她一时间不知道身在何处。过了半天思绪才回笼,她脑中最后一幕,是医院的输液室。

    拧眉,掀被,双手撑住床,小心翼翼移动身子靠在床头。即便是这样,还是牵动伤口。深深吸气,吐气,吞咽口唾沫缓解疼痛后才集中精神环顾四周。

    她现在处在一间豪华卧室中,根据摆设来看,应该是一家酒店。

    寻思着应该是陆华年把她带到这里的,星眸轻动,陆华年给她的感觉绝对不像多管闲事的人,更不像会是从路面随便捡个伤者回来的好心人。可她一没钱,样貌自认为只是说的过去,应该是入不了他的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不可以貌相?

    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试着叫了声陆欧阳,时间不长门打开,小脑袋探了进来。

    “姐姐,你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陆欧阳高兴的跑过来,眼睛看着景昕的膝盖,脑袋低垂,“是不是很疼?对不起,如果不是我让你步行,你也不会遇到那个坏人。”

    “这事不怪你。”景昕戳了戳他的脸颊,软软的,触感很好,“帮我倒杯水。”

    嗓子干涩难受,景昕一饮而尽,喝的太快,打了个呛,水悉数喷出,洒落一身。她慌忙趴在床边猛烈咳嗽着,谁知动作幅度过大,咕咚一声滚落在地。

    “姐姐······”

    膝盖受到第三次伤害,景昕疼的想死的心都有,张嘴想叫,又叫不出来,眼泪簌簌滚落。

    门未关,陆华年阔步来到床边,目光落在一身狼狈的景昕身上。

    “喝个水都能搞成这样,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安然无恙活到现在的。”

    陆华年将她放在床上,摸了摸她腿上的裤子,裤子单薄,景昕浑身一僵,伤口疼痛,她又不敢动,苍白的脸上漫上一层红晕来。

    “再摔下去就在地上躺着!”陆华年倒杯水递过去,来到衣橱前拿出件浴袍来,站在床边等着景昕一小口,一小口喝完水。

    景昕道了声谢,递过杯子,去拿浴袍,陆华年大手轻抬,浴袍落在床上,弯下身子,开始去解景昕的扣子。

    “你,你干什么!”景昕大骇,紧紧抱住他的手。

    “明知故问,当然是脱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