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厚此薄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4本章字数:1015字

    “滚开,我找我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拦着我!”闫素珍推开阻挡她的服务员,骂骂咧咧来到床边,不由分说,直接拉着景昕的胳膊向外拖去。闫素珍常年在医院跟病人打交道,力气不小,攥的景昕手腕生疼,景昕抓住床头扶手,才没让身子摔掉床去。

    “妈,你干什么!”

    母亲不问青红皂白指责,还这般粗鲁的对待她,她心中愤怒的同时一片悲凉。

    “你好意思问我干什么?”闫素珍用力拽了几下景昕的胳膊,“你死乞白赖的缠着你姐上司的老公,现在你姐因为你被炒了鱿鱼,白瞎了工龄,待业在家,唐家也不待见她,这些不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吗?”

    “那是她活该!”景昕杏目圆瞪,姐姐害她至此,能有这样的下场完全都是咎由自取!

    “我让你不知错就改,还嘴硬!”闫素珍一巴掌甩在景昕的脸上。

    “妈······”咸涩的泪水滚落脸颊,火辣疼痛,却抵不过胸口万分之一。

    “别叫我妈!”

    “这是我最后叫你一声妈,你为老不尊,枉为人母。从今以后我的事情跟你再也没有关系,你也不用因为我的事情而再被别人笑话,一门心思的为你的大女儿就好。”

    泪,滑进嘴角,一直苦到心肝脾胃肾。

    “我把你拉扯那么大,到最后就赚得你这句话,你还要不要良心!”

    闫素珍恼怒,抬手欲打景昕,景昕闭上眼睛,告诉自己承受下她的巴掌,从此以后跟她划清界限。

    “出去!”

    陆华年攥住她的手腕,一用力,闫素珍痛呼声,身子向后踉跄几步,如若不是服务员及时扶住,很有可能摔倒在地。

    “你是鲁总的老公吧,我女儿缠着你是她的不对,麻烦你跟鲁总说声,这件事情跟然然没有关系,让她回去上班吧。”

    闫素珍给景昕使了个眼色,让她赶紧起身跟她一起离开。

    景昕视若无睹,背对着他们躺下。

    “你起来啊!”闫素珍见她这般,气的欲再次上前。

    “景然干过什么好事,你回去好好的问问。身为人母,这般厚此薄彼,难怪她不要你这个母亲。”

    声音低沉,透露出丝丝不悦。

    “那是然然她听话!”

    陆华年浓眉紧蹙,背影散发出冷冽寒气,李航拦住闫素珍,做了个请的手势。

    “她也得跟我一起走。”闫素珍坚持,“鲁总在S市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她丈夫跟别的女人牵扯不清应该有很大的新闻价值,你们不想让我把事情给闹大吧。”

    “她是你的女儿,你就那么忍心毁了她?”陆华年眸子微眯,语气平静,不知喜怒。

    “与其等着以后丢人现眼,还不如现在呢!”

    闫素珍没有丝毫迟疑,脱口而出。

    景昕放在被子中的手紧攥成团,泪水不争气的再次泉涌而出。

    陆华年轻笑声,对着李航挥了下手。

    “请。”

    “你真不怕?好,那我们就等着瞧!”陆华年未回应,闫素珍恼急,狠狠瞪了眼景昕,气呼呼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