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自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5本章字数:1003字

    “你想害死我啊。”景昕微扬小脸,欲哭无泪,这货绝对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呢!

    阳光下,陆华年薄唇轻扬,脸部线条柔和起来,粗粝指腹摩擦过她咬破的红润唇瓣,她杏眸圆瞪,如被蝎子蛰了下,身子向后用力挣去。

    铁臂牢牢箍住,两人身子还是相贴在一起,她局促不安的看向站在一旁的鲁馨雅,她双唇嗫嚅几下,想解释唇上的伤是她自己咬的,可这么一来,明显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人一急,身上冷汗直冒。

    此时此刻,她有撕了陆华年的冲动!

    “你的腿伤着了?”

    鲁馨雅是豪门闺秀,即便见到丈夫怀中抱着其他女人,依旧冷静的超乎常人,目光落在景昕疼的微微颤抖的双膝上。

    “陆先生因你们的孩子让我落得这般狼狈而心生愧疚,带我来医院换下药。”景昕点点头,暗自祈祷陆华年千万不要再做出些她应付不了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华年,欧阳是我们的孩子,他闯下的祸,我应该跟你一起承担。景小姐毕竟是个女孩子,你照顾有些不方便,还是交给我吧。”

    鲁馨雅一脸了然,向两人身边走了两步,缓慢的伸手去扶景昕。她嘴角一直噙着淡淡的笑,举手投足间全是优雅。

    “鲁总日理万机的,公司的事情都够你忙的了,照顾人这点小事,就不麻烦你了。”

    语落,他抱起景昕躲开她的触碰,阔步向大厅走去,徒留表情微僵的鲁馨雅站在原地。

    “李航,华年和她?”

    “鲁小姐,先生的事情我是不会透露半分的,请您见谅。”从鲁馨雅身边经过的李航,对她歉意点点头,加快脚步跟上前面两人。

    鲁馨雅深吸口气,一句鲁小姐已经把她划到外人的行列,她轻闭下眼睛,敛去眼中的情绪,握紧手中的包走向地下停车场。

    “陆华年,你跟你老婆感情不好是你们的事情,干嘛把我卷进你们的恩怨纷争中!”

    景昕心中堵得慌,手指死死的掐住陆华年的后背,她是上辈子刨了他家祖坟,才会遇到这个混蛋!

    “你早就身在其中,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陆华年本向左走,忽然想到什么,调转身子奔向右侧电梯。

    “你别给我装深沉!”

    处于愤怒中的景昕声音不自觉拔高,经过他们身边的行人不自觉的多看他们几眼。

    “你的声音还可以再大一点,招惹来什么人,我不会帮你挡的。”陆华年目不斜视,语气暗含淡淡警告。

    景昕这才记起这是母亲上班的医院,不管她再不愿意,还是窝进他的怀中。好似有千万只猫爪在狠狠的挠着她的心肝脾胃肾,又堵又疼,委屈的眼睛都开始泛红。

    粉拳紧攥,她必须想办法远离陆华年给她带来的困境,不然她的人生被贴上一个三儿的标签,她就真的被彻底毁了。

    只是他陆华年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她到底要怎样才能自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