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一件衣服而已,扔了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5本章字数:1099字

    陆欧阳偷偷溜进景昕房间,景昕慌忙把报纸藏在背后。

    “是我,他们正在楼下谈事情呢。”陆欧阳调皮的拌了个鬼脸。相处时间一长,在景昕面前,他少了初遇时的谨言慎行,展露出孩子天真无邪一面,“姐姐,这些东西要放在洗澡间对吗?”

    “我自己来。”景昕把报纸揉成团,趁陆欧阳没注意塞进口袋中。拿过他手中的洗漱用品,何凤兰还没走,她不想作死。

    “别看奶奶凶巴巴的,她不坏的。”

    陆欧阳笑嘻嘻的扯着景昕的衣服寸步不离的跟在她的身边。

    “她是你的亲人,对你当然坏不起来。”对别人可就不一定了。景昕扫了眼衣服上的小手,他极度缺乏安全感。

    “亲人也有坏的。”

    “你说什么?”他声音如蚊,景昕没有听清楚。

    “没说什么。”陆欧阳快速的摇摇头,仰起脸,“陆奶奶的手艺可好了,她刚才出去买了很多菜,要做给你吃呢。”

    “原来你还是个吃货啊。”

    景昕没忍住轻捏着他的鼻子,两人嬉闹起来,欢笑声溢满房间。

    陆华年上楼时 ,两人正躲在地上玩剪刀石头布,谁输要在谁的脸上画一笔,玩的不亦乐乎。望着两人脏兮兮的脸蛋,陆华年脸部线条柔和,深沉的眸子中泛着不知名的情绪。

    “你耍赖,快点把脸伸过来,我要把乌龟完成。”景昕笑的跟个巫婆似的,手中的笔靠近一骨碌爬起身的陆欧阳。

    “我才不要当乌龟,咱们三局两胜。”

    他倔强的仰着小脸,脸上只差了一个尾巴的乌龟栩栩如生,景昕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你这个小坏蛋,竟然敢犯规。”

    景昕笑的得意忘形,陆欧阳眼疾手快,给她添了笔猫须。

    “你看那是什么。”景昕杏目微眯,左手指了下房顶,右手刷刷在他脸上添了个尾巴。

    陆欧阳自知上当,懊恼不已,追赶景昕报仇。景昕笑着向后退了几步,转身时碰到一堵肉墙,手中的毛笔戳在陆华年阿尼玛的衬衫上,留下一笔浓墨重彩。

    “对,对不起。你换下来我给你洗洗,看看能不能洗干净。”景昕郝然,一件衬衫得要她差不多半个月的工资。她的钱几乎都砸在那场无疾而终的婚礼上,最近又没上班,她可没钱去赔付。

    “墨汁难洗,你确定不会毁了我的衣服?”陆华年薄唇轻扬,伸手触碰下她的脸颊,“猫咪画的不错,看来欧阳的兴趣班没有白上。”

    闻言,景昕尖叫声,捂住脸,在低低沉沉的笑声中跑进洗手间。墨水干掉时间不长,很好清洗。景昕掬水拍打脏兮兮的脸颊。反复几下,素净的小脸展现原貌。

    “给。”

    陆华年光着上身,递过衬衫,漂亮的人鱼线在景昕面前展露无遗,脸上燥热一片,接过后快速背过身子。

    “陆妈中午熬粥,还是蒸米?”

    景昕理开衣服,这样直接冲肯定会洗不干净的,她必须先用米粒在上面滚动几遍才行。

    “你对清洗墨汁很有经验。”

    “是啊,小时候清洗过很多次,再找不出经验就成猪了。”景昕语气难掩自嘲,眼中染上淡淡伤痛。

    陆华年眸底情绪复杂,扯过衬衫,“算了,一件衣服,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