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当年的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2849字

    童华,景昕尽量保持着最得体的微笑,穿梭在同事们各异的眼神中,平时离设计部很短的路,今天格外的长。

    踏着点来的,设计部的人基本已到齐,景昕推门而入,同事们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该干什么干什么,在公司禁止讨论私人事情。”

    杨梅赏识景昕,整个设计部都心知肚明,一句话压住他们内心翻涌的八卦因子。

    一上午,杨梅都在给大家开会,着重讲客户的种种要求。经过几天的打鸡血般的奋战后一点儿结果都没有,同事们都有些蔫蔫的,气氛低迷。

    “我知道你们是觉得,童华没有实力完成案子。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否定了童华,也同时否定了作为童华一员的你。我对你们的要求并不高,努力做到最好,即使到最后客户否定了我们的设计方案,我们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当然,我们还是希望能得到客户认可,公司名声响了,我们的利益也会增加。另外,公司领导决定,如果案子圆满完成,设计部全体成员欧洲七天豪华游,被客户采纳设计稿的设计师奖金五万。”

    公司这次下了血本,童华的工资不高,五万已经相当于普通员工半年的收入,设计部瞬间沸腾起来,纷纷回到座位开始埋头苦干。

    “你机会挺大,加油。”杨梅拍拍景昕的肩膀,“我看你腿伤也不是太重,过几天应该能恢复差不多,听说这次客户的脾气挺难搞,你办事稳重,接洽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总监,你看看能不能换个人。”她性格不是外向型的,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怕胜任不了这个工作。再说,客户要求那么多,她在设计这一块,很有原则,她认为好的地方她会坚持。客户一看就是一个喜欢掌控全局的人,肯定会跟她意见不合,多数会否定她的设计稿。与其这样还不如把机会让给别人。

    “我看就你合适,你也别推脱了。”

    总监一走,同事们看景昕的眼神鄙夷,嫌弃,嫉妒,羡慕,有几个关系好一些的,眼中多了几分同情。

    景昕深吸口气,她对会所的资料也了解了些,开始尝试着绘图。

    整整一天景昕都在忙碌中度过,快下班接到李航的电话,说是顺道接她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你还有一天的消炎针没打,先生说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景昕有种被陆华年吃的死死的感觉,磨磨蹭蹭收拾好东西一出大厅,远远望见陆华年的座驾大大咧咧的停在公司门前。

    景昕小脸一黑,他是要害死她吗?故意低头闷不做声地向前走,陆华年也没有为难她,路虎缓慢跟在后面,来到拐角无人处,她才上车。

    “有必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吗?”

    陆华年手指在平板上不断滑动着,陆欧阳枕在他的腿上熟睡。

    “人言可畏,我跟你明明没什么,可如果被熟悉的人看到,肯定少不了流言蜚语,我不想再让我的名声臭上加臭了。”景昕抱紧怀中的包,考虑搬出陆华年那。不然,以陆华年的肆意妄为,迟早会让她深陷舆论的漩涡。

    只是她怎会知道住进去容易,搬出来难如登天。

    “医院。”陆华年扫了眼右侧反光镜,薄唇抿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整张脸连带着眉梢染上冷意。

    路虎车后不远处,红色奥迪车中。

    “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威胁我?另外再毁了她?你怎么那么天真!”

    苏馨雅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泛白,眉眼间含着化不开的恨意。

    “我怎么知道你跟你老公的感情不好,看你那么尽力为陆丰打拼,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人如胶似漆,恩爱无比呢!”景然毫不客气嘲讽,惬意的打量着指甲上艳红的蔻丹,“现在看来,他应该知道事情的真相,你打算怎么办?”

    “别搞的跟你置身事外似的,我跟他的感情不好是一方面,但陆鲁两家深交不是一天两天,他不会把我怎么样。倒是你,当年的事情你也算的上是个主犯,他眦睚必报,至于他的手段怎样,你在陆丰那么多年,也应该听说过,你的下场一定比我惨。”

    “我不是吓大的,跟在你身边这些年,我留了不少东西,你如果敢撇下我·····” 景然一脸甜笑,轻吹下指尖,“行了,不用这样瞪我,是你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办到,不是我的错。”

    “我不是让你再等等吗!”鲁馨雅眼中怒火蔓延,发展成燎原之势,恨不得将景然燃烧成灰烬。

    “我都等了八年了,你还让我等!是不是等到我人老珠黄了,你再告诉我一句,事情你办不成!然后再甩一笔钱打发我!”景然也火了,低吼声。

    啪······鲁馨雅耐心终于用光,狠狠甩了她一嘴把子,“我看你现在需要清醒!不要以为捏着我的软肋就可以在我面前为所欲为,大不了我们一起完蛋!”

    “你敢打我!”景然捂着脸颊,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眼中闪过戾色。

    “有什么不敢的,如果你再继续这样下去,绝对不是一巴掌的问题。”鲁馨雅眼睛泛起猩红,视线在空中相撞,两人在车中对峙着。

     良久,鲁馨雅收回视线,掏出根女士香烟点燃。

    “要不要来一根?”

    景然没理睬她,气呼呼准备开门下车。

    “当年的事情,我们做的隐秘,知道人不多。陆华年现在未必知道真相,他之所以会跟你妹妹接触,或许只是做做样子给我看。你要想好了,是跟我继续对立,还是我们拧成一股。如果选择后者,说不定你闯下的烂摊子会有转寰。你依旧可以嫁进陆家,还可以把你妹妹踩进尘埃里。”

    “你这次不会骗我?”

    景然半眯着眼睛,想要从她脸上寻到撒谎的痕迹。

    “我从来没有骗过你,这么多年来,我给你安排了好多次机会,你都没有把握好。”

    鲁馨雅把玩着手中的纤细的烟,低敛的眸子暗涌翻滚。

    接下来的几天,陆华年一直都没有回别墅,陆妈待景昕极好,在这里景昕竟然找到了家的感觉。工作上还算顺利,杨梅看过她画的一半草图,说跟客户的要求差不多,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你们听说了没有,会所装修的案子,并不是我们童华一个公司在做。我在陆丰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们的设计部也在筹划这个案子。”

    一石激起千层浪,设计部的一群人开始围在一起八卦起来。

     景昕正在画设计图,注意力被他们谈话内容吸引,手中的笔变得迟缓。

    “陆丰的设计师很多都是在国际上得过大奖的,如果真如你说的,我们这些小跳骚,哪还有机会。”

    “不是有个吗?”设计部胡蝶对着景昕的方向努了努嘴,“总监手心里的宝应该有两把刷子。”

    “得了吧,在人家知名设计师面前也不过是个小虾米。哎,我看我们又是白忙活了。”和胡蝶要好的张惠,不屑的撇撇嘴,不知是谁说了句“总监来了”,围在一起的人立刻做鸟兽散,装作没事人样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杨梅脸色不大好,景昕猜测,张惠说的事情八九不离十是真的。

    “景昕跟我去趟办公室。”

    “哼······”

    总监还刚离门,设计部交替响起几声冷哼声。

    景昕听的出来,带头的是胡蝶。景昕和她是一起进公司的,平时并未得罪过她,不知为什么总对她敌意满满。

    “有什么意见你可以当面跟总监提,在我面前表现不满,总监不知道,你也浪费感情。”

    景昕握住门把手的动作收紧,苏米没请假时,这些人根本不敢明目张胆欺负她。

    胡蝶没想到一向很少跟别人正面起冲突的景昕,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脸色骤然变得难看起来。

    “你可以去打小报告啊,我不拦着。我做人光明正大,可不像某些人,竟然瞒着自己的未婚夫怀孕生子的事情。”

    “胡蝶家里应该算一般吧,能住进湖心别墅真让人羡慕。”

    那天李航来接她,顺便办件事情,车子停在湖心别墅主路上,景昕刚好见到胡蝶手挽一个半百的男人,进了一栋房子。

    景昕并不想跟她撕破脸皮,怎奈她太过咄咄相逼。

    “你胡说八道什么!”

    景昕未理睬几乎跳起脚来的胡蝶 ,跟上已经进了办公室的总监。

    胡蝶刚欲坐下,瞥见景昕办公桌下方掉落一张名片,好奇过去捡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