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你是个不一样的存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1951字

    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好这口,景昕风中凌乱。

    “姐姐,我爸说你买的糖葫芦很好吃。”陆欧阳从书房探出头对景昕轻眨几下眼睛,手指轻勾,示意景昕上去。

    书房,顶端那颗还在陆华年的口中,他浓眉紧锁成川,俊颜轻皱,深沉的目光落在刚进门的景昕身上。

    景昕心一颤,这货的表情哪是在享受美食,分明就像吞咽大便,这般想着,景昕嘴角不自觉轻扬,还未从她身上收回的视线陡然下沉,景昕慌忙正了正脸色。

    “陆先生帮了我一个大忙,觉得糖葫芦好吃,以后我再多带几串。”

    景昕心中乐开了花,陆欧阳绝对算得上是个小恶魔,明知陆华年最吃不得酸,还偏偏仗着陆华年不会拒绝他的要求,强迫他吃下。

    “好东西不能经常吃。”陆华年嘴角轻抽,声音低沉,暗含适可而止的警告。

    景昕布上零星笑意的杏眸低敛,羽睫轻动,她好似找到了能让陆华年吃瘪的办法了。

    “我们先出去,让你爸忙工作好不好?”糖葫芦陆华年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她是借住在这里怎么着也得给他个台阶下吧。

    “等我爸吃完我们再走。”

    陆欧阳牵着景昕在沙发上坐下,鼓励地炯炯目光盯着陆华年,笑的毫无心机,单纯无害。难得看到自家儿子有这样的表情,陆华年咬牙解决掉放在以前碰都不会碰的东西。

     陆华年咬掉最后一颗糖葫芦,陆欧阳还挺贴心的接过签子,扔在垃圾桶中,自然牵起景昕出了书房。

    望着那双交握在一起的手,欲起身漱口的陆华年口中的酸味一点点淡去,冷硬的五官渐渐变得柔和。

    一出书房门,一直憋笑憋到肠子都拧在一起的景昕终于再也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想到书房中某男黑沉欲吃人的脸色,她慌忙捂住嘴牵着陆欧阳进了他的房间。

    “是不是觉得很过瘾?我爸欺负你,我都帮你还回去了。”

    景昕已猜到他的用意,轻抚着微长的头发,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很过瘾!”

    陆欧阳如一个讨到糖的孩子,眉眼弯弯。

    “作业做完了吗?”陆华年不告诉她关于陆欧阳的事情,她必须多跟他接触。

    陆欧阳点点头,拿着小浴袍进了洗澡间。洗完澡后,递给景昕一块毛巾,自己则背对景昕站直身子,景昕会意,帮他轻柔的擦着头发。

    瞥见他脖间和后背上有些不太清晰的伤痕,景昕动作放缓。

    “这些伤都是怎么来的?”有钱人家的孩子,身上有那么多的伤不正常。

    “打架。”

    “为什么要打架?”倘若陆华年说陆欧阳喜欢跟别人动手她还半信半疑,现在完全相信。

    “不喜欢就打。”

    景昕秀美紧蹙,刚刚还可爱的让她差点没忍住抱过来狠狠亲上几口的孩子,此时完全变得蛮不讲理,她握紧毛巾,扳过他瘦弱的身子。

    “不喜欢就打,那是地痞流氓。对于不喜欢的人,我们可以不去理睬,却不能动手。”

    “如果他们欺负我呢?”

    景昕张了张嘴,她在他世界边缘,他的经历她一无所知,不能妄加评判。蹲下身子,手轻抚着他张开的五官,眉眼间的那股媚与她是如此的相似,心泛起淡淡的疼。

    “如果他们欺负了你,你可以告诉你的老师,还有亲人。你跟他们动手,会受伤的。”陆欧阳紧抿双唇,拿掉景昕放在他脸上的手,沉默爬床拉上被子盖住整个身子。

    “欧阳,被子里面空气不好。”

    扯了扯被子,他小手攥得很紧,不起作用。

    景昕在床边坐下,心疼的看着蒙在被子中一动不动的陆欧阳,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无法对别人言说的痛,陆欧阳还是个孩子,就藏着这么多心事,这对于他的成长有利无害。

     “有话可以跟我说,我会帮你保密。”

    “欧阳······欧阳睡着了吗?”良久,陆欧阳依旧保持最初姿势,景昕无奈起身,“晚安。”

    陆欧阳轻轻拉开被子,黑亮的眼睛看着紧闭上的门,抓着被子的手紧了几分。过一会儿爬起身拉开抽屉床头柜最下方的抽屉,从一沓漫画书底下抽出一张皱巴巴的画,画纸微微泛黄,艳丽的色彩褪变的暗淡无光,几滴泪水砸落在模糊已看不出原作的画纸上,晕染开来。

    他想揉团扔掉,想了想又整理好放回原处。

    景昕站在书房前迟疑半天才敲响房门。

    “进来。”

    门未锁,景昕深吸口气,推门而进。

    陆华年埋头在一堆文件中,金丝边眼睛给他平添了些文绉的气质,少了些冷意。

    “如果是问我关于欧阳的事情,还是回去吧。我说过,这需要你一点点去了解。”

    “欧阳的脾气你比我清楚的多,每次只要涉及一些他不想提起的事情绝不会说一个字,这得等到猴年马月我才能改好他的性格!”

    景昕有种跌进无底天坑的感觉,钱她暂时没能力还,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完成陆华年的要求,可偏偏他们父子藏着掖着的,她就像一个无头苍蝇找不到任何突破口。

    “相信我,在他的心中你是一个不一样的存在,晚安。”

    陆华年从文件中抬头,眼神坚定。

    景昕慌忙撇开脸,避开他眼中强力磁石般的蛊惑。

    “安不了,欧阳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如果真心为他好,多给他关心外,再找个心理医生为他辅导下。”

    现在正是他性格形成的年龄,大一些就不好改了。

    “他很排斥心理医生,倘若你对他真有心的话,大可以看一些心里方面的书。”

    景昕无言以对,他开出了两百万的价码,她也必须用心一些。

    第二天下班景昕就去书店淘了几本书,打算周末时带着陆欧阳去医院做全身检查,让医生帮他适当的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