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你把那女人弄进别墅,存的是什么心思?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1935字

    “我之前听你姐说你被阿姨赶出来了,现在住哪里?”

    “这事你都听说了。”景昕眸子微动,缓缓抬头,表情凄苦,就差在眼角点两滴茶水充当眼泪了。她不傻,鲁馨雅应该知道她住在陆华年那,现在不过是在试探她,如果她扯谎就说明她心虚,“陆先生觉得我跟欧阳住一起有利于辅导,让我暂时住在市中心的学区房。”

    “辛苦你了,我看华年这次回来把阳阳留在身边,他也没打算再走。过些日子我把手头上的重要工作处理完后,把陆丰交还给他,一心一意照顾阳阳。”

    “我不要你照顾。”

    陆欧阳反应极大,推掉面前糕点,没等景昕,独自向出口走去。

    “陆夫人,小孩子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多相处,感情就好了,我先跟上去看看。”

    景昕目光一直紧盯着陆欧阳,语速很快,一口气说完后,小跑跟了过去。

    鲁馨雅面色涨成猪肝色,拂掉面前茶具,瓷器碎裂的声音召来茶楼经理。

    “小姐······”

    “这些够吗?”鲁馨雅从包中掏出一沓钱,一把拍在桌上,经理笑呵呵站在她身前,并未让路。

    “还不够?现金就那么多,我给你开张支票!”

    鲁馨雅窝了一肚子火,所有修养统统抛到了脑后。

    “你女人还真财大气粗,这些可是高仿的宋代青花瓷,我是不是要趁机讹上一笔?”

    斜对过二楼雅间,林翌初戏谑说道。

    林翌初和陆华年家世相当,穿着开裆裤子就认识,是为数不多可以在陆华年面前口无遮拦的人。

    “随便。”

    陆华年语气淡漠,轻啜杯中茶水。

    “好歹也是你孩子的妈,你就一点都不心疼?”林翌初眉梢轻挑,俊脸向陆华年凑了凑,“刚才的那个女人是谁?我听说前些日子有人带着你的孩子乱认妈,搞的人家婚礼都泡汤了,那个新娘子不会是她吧。啧啧啧,这女人真是好脾气,换做别人,早把你儿子塞回娘胎重造了。别告诉我,你儿子毁了人家的婚礼,现在她赖上你了。我都说了那么多,你好歹给个回应啊。”

    林翌初似个话痨般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护住身前瓷壶,“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你不都从李航那打听到了吗?”陆华年收回手,把面前杯子推到他的面前,示意他倒上。

    “李航那家伙嘴那么严实,你以为会给我独家爆料啊。你把那女人弄进了别墅,存的是什么心思?”林翌初眨巴着填满兴奋的眼睛,迫切想知道陆华年的回答。

    “照顾欧阳。”

    “哦,我以为让她照顾你呢!”林翌初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帮陆华年满上水,“我说你这人也够损的哈,拿自家公司开刷。如果我没猜错,你会所装修的案子最后肯定会交给童华。坑自家的公司,帮别人提高知名度,你的智商什么时候退化到接近智障了。”

    从他口中挖不出想要的东西,林翌初开始换策略,“那个女人叫景昕没错吧,她在童华上班对不对?你是为了帮她?”

    陆华年淡淡扫了他一眼,既不否定也不承认。

    “得得得,你儿子就跟你一个德行,还说他性格有问题,我觉得你有必要先把你的性格矫正,再去管你儿子。”

    林翌初挫败,端起水一饮而尽。

    “欧阳在她面前像个正常的孩子。”

    “不会吧,那孩子我就没见正常过。”

    陆华年蹙眉,深沉的眸子掠过林翌初,自知失言,林翌初讪笑两声。

    “你是铁定心要跟她离婚了?”

    “欧阳是我唯一的孩子,再继续这样下去,我怕会毁了。她连唯一可以让我顾忌的孩子都可以那么无情的对待,我还有什么理由跟她继续保持名存实亡的婚姻。”

    “既然你决定了,我就支持到底,如果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你应该不差钱吧。”陆华年半眯眸子看向连开了几张支票递给经理都没有得到经理让道的鲁馨雅。

    “就算是差钱,我堂堂的林家二少爷也不会给人家这样羞辱对不?”语落,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拨通经理电话。

    “对不起这位小姐,我们茶楼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故意损坏茶具的,必须帮茶楼清洗一天的茶具。”

    经理接到指示,笑眯眯的放回手中的现金跟支票,对鲁馨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么多钱够你请一火车的人帮你们清洗了,我很忙,没空跟你们浪费时间。”

    鲁馨雅脸色难看,推开经理。她十指不沾阳春水,再说她一个堂堂集团总裁,怎么甘愿去洗茶具!

    经理人多势众,鲁馨雅刚掏出手机准备求助,经理命人夺过。

    “抱歉,这是规矩,不能破。”

    语落,他对着站在门前的保安挥了挥手,鲁馨雅见他来真的,靠近他小声报出身份。

    “公司有公司的规定,我们茶楼有茶楼的规定。你是陆丰集团总裁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懂,您请。”

    经理声音陡然上扬,客人纷纷看向这边,小声的讨论着,来这里消遣时间的都算的上S市的有钱人,认识鲁馨雅的人不在少数。

    终于冷静下来的鲁馨雅,给经理道歉,希望经理可以快点放她离开,经理无动于衷,鲁馨雅咬牙跟他身后进了后厨。

    “经理是个人才。”

    “不然怎么能当我茶楼的经理,撬人墙角的事不道德,这么多年我可就这一个用着顺手的人,你可不要给我打什么心思。”

    “我会所正好还缺一个管家。”

    陆华年笑的跟个狐狸一般,林翌初气的怒不圆瞪。

    “那就试试看,你能不能把他挖过去!”

     手机响起,陆华年嘴角笑意敛起。

    “欧阳不见了,我把他跟丢了。”景昕语气焦急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