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远远不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2197字

    三天后,童华设计部!

    “景昕跟我去趟办公室!”

    杨梅脸色难看,语气不善,冰冷的眼神夹杂失望。

    景昕蹙眉,这几天她一直忙着会所的案子,昨天快要下班总监还问她关于案子的事情。两人谈了很久,总监对她的设计理念很是认同,让她加把劲,尽快把设计草图画出来给客户过目,夺得先机,或许还能有几分希望拿下案子。今天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让她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吃里爬外!白眼狼!”胡蝶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的笑,推门而进与景昕错身之际肩膀狠狠碰向景昕。

     “你搞的鬼?”做了三年的同事,蝴蝶的小心思景昕还是能猜到些,身子微侧躲开。

    “明人不做暗事是我向总监揭发的。去吧,总监还在等着你呢。等你在陆丰混出名堂,看在我们跟你同事一场的份上可要多提携我们一些啊。”

    胡蝶撞了个空,心生不甘,后句话拔高音量,同事们的眼神齐刷刷聚集在景昕身上。

    “就算是你高了黑状,红的你也抹不成黑的。”景昕不再跟她废话,粉拳紧握,出了设计部。

    “总监。”办公室的门没关,景昕轻叩几下门。

    杨梅一直盯着电脑屏幕,没说话,把景昕晾在门前十多分钟。

    “我不清楚胡蝶跟你说了些什么,但是我从未做过对不起你和公司的事。”

    “准备什么时候把辞职报告给我?”杨梅闭上眼睛,食指按压眉心,“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我能理解,可你不能把我对你的信任当成你攀高枝的跳板!我欣赏你的才华,把会所那么大的案子交给你,希望你可以抓住机会一举成名。当然我也有私心,希望借此机会让我半死不活的职业生涯晋升到一个新的台阶。然而你是怎么报答我的,跟陆丰总裁谈的那么投机,是不是把你的设计理念都跟她说了?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我跟陆夫·····鲁总裁只有几面之缘,我······”

    “呵呵,堂堂总裁忙着见她的人那么多,她会有空陪一个只跟她有几面之缘的小设计师喝茶?景昕,你把我当成傻子呢!”杨梅拍桌而起,握紧照片和一张名片。“名片是胡蝶在你办公桌底下捡到的,照片是上周末在茶楼拍的。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说!童华庙小容不下你这尊佛,去收拾东西,辞职报告Email给我。”杨梅气呼呼坐回原处,对景昕摆摆手,“想在设计界混出头,起码得先学会做人,好自为之。”

    “总监,给人定罪也得给个申辩的机会。”

    杨梅脾气不好,是设计部公认的,对景昕一直照顾有加,景昕已把她当成上司兼好朋友。被她这般冤枉,景昕满腹委屈,深吸,浅吐,努力保持冷静。

    “事实都摆在这儿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你走吧,把门帮我关上。”杨梅倚在座椅上,闭上眼睛,胸前起伏快而深,这事对她打击很大。

    “这黑锅我不能背,总监还记得我婚礼上我姐姐带着个孩子当众叫给我叫妈吧。那个孩子是我姐以前上司的,也就是陆丰总裁的,我之所以会跟鲁总有接触都因那个孩子,跟工作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景昕在等了一会儿,杨梅眉头越皱越紧。总监还不相信她,觉得没有转寰余地,景昕上前一步欲关上门。

    “不是我不愿意相信你,我觉得只要有脑子的人,就不可能拿陆家这种豪门孩子开玩笑。”

    杨梅拿过放在文件上方的照片看了看,陆欧阳被景昕挡住大半个身子,那天婚礼太过混乱,杨梅对陆欧阳也没多大印象,自然认不出来。不过,按常来说,景昕说的事情······杨梅摇摇头,语气稍微好了些,“看在我们一起共事三年的份上,我给你向高层提交辞职报告时不会提及对你不利地一面。只是设计部同事那么多张嘴,我没有办法管住。”

    “谢谢总监这些年来的照顾,我从心里感谢。”景昕勉强扯了扯嘴角,对她轻点下头,关上门。

    景昕闭上酸涩的眼睛,深吸,浅吐,挺直脊背向设计部走去。

    厚重玻璃窗内,设计部早已炸开了锅,和胡蝶要好的几个人围在一起声讨景昕。见到景昕,有人重重咳嗽声提醒。

    “这么快就回来了,被炒了?”胡蝶双手环胸,笑的那个叫小人得志。

    “景昕,别理她,她就是嫉妒总监重视你。”一直跟着景昕的助理王萱看不惯胡蝶成天为难景昕,出言维护。

    “胡蝶你别瞎说了,景昕做不出那样的事情,大家赶快各忙各的吧,被总监看到我们设计部跟赶集似的,又要挨训了。”设计部资质最老的李姐给胡蝶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再挑事。

    “是,我是被炒鱿鱼了,始作俑者还不是你吗?你今天向我身上泼的脏水我先收下,总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还回去!”她欺人太甚!

    “你真的要走啊。”王萱焦急站在向纸箱中收拾东西的景昕旁边,设计部也就景昕对她好些,她舍不得。

    “这些书送你,应该用的着。”景昕带走的东西不多,临走时塞给王萱一些东西,跟大家简单道别,在胡蝶鄙夷视线下抱着纸箱挺直脊背离开。

    踏出公司大厅,泪再也憋不住涌出眼眶,从婚礼泡汤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在走霉运,她不是铁打的心,会伤心,也会难过!

    不被命运待见,天边滚滚黑云好似向她这边翻滚而来,压的她喘不过气。阳光耀眼,穿透不了她身上浓密的黑云层。

    回到前几天租下的一室一厅的出租屋,景昕无力的将自己甩在大床上,亲人的无情,同事的陷害令她身心俱疲,脑中思绪纷杂,暂时没有心思去想重新找工作的事。

    “景然,你妹妹今天被炒鱿鱼了,每天看着她在我眼皮底下晃悠,我就窝着一肚子的火,现在好了,眼不见为净。”

    胡蝶趁去洗手间的空档给景然去了个电话,言语间全是得意。

    “怎么回事?是你······”

    “对,就是我。你就别心疼她了,像她那样的女人就该给点颜色。好了,不说了,我还等着上班。她走了,我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让总监多看我一眼。”胡蝶喜滋滋的挂断电话,好似明天就要高升一般。

    电话那头景然正在敷面膜,白色的面膜贴狰狞可怖,妹妹你觉得现在就够了吗?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景然脸色骤冷,摩挲几下手机,拨通唐叙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