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谁也不敢保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2720字

    “不是不让你给我打电话吗?”

    唐叙语气不耐,景家两姐妹就是他今生的克星,与老大相恋多年,最后得到一句,厌了。与景昕的一段情让他心头怨气积压,抑郁难舒。

     “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妹妹的住址而生气,今天给你打这通电话就是想约你见个面,跟你聊聊我妹妹。”

    “她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唐叙紧攥铁拳,骨骼咯吱作响,左胳膊传来一阵疼痛,他钢牙猛挫几下,胳膊昨天才取掉夹板,医生嘱咐近期不能用力,这些都是拜景昕所赐!

    “你嘴上虽这么说,心里还是放不下她的。哎,我这妹妹啊,就是单纯,七年前不懂事被人骗了,还生下个孩子。现在又跟一个结过婚的男人住在一起,如果再不劝劝这辈子说不准就完了。”

    景然两分焦急,三分恳求,五分惋惜。

    “就是那天跟她一起出现在婚房中的男人?他不是那个野种的爹?”

    他对陆华年一无所知,这些天受伤不能上班,一直打探陆华年的消息,却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欲从景然口中打探,景然每次都欲言又止。现在景然主动提及,勾起他浓厚的兴趣。

    “是不是孩子的父亲我就不清楚了,总之那个男人有老婆,有孩子,我妈因为这事都气的几天没好好吃饭了。”

    “他们的地址。”没心情关心她们家其他的事情,唐叙话语干脆。

    “我们在以前经常去的星巴克碰面再谈。”不给唐叙反对的机会,景然切断电话,哼着欢快小曲取掉面膜贴,换衣打扮赴约。

    临出门前她给闫素珍去了个电话。

    “妈,最近我要送你个大大的惊喜。”

    “早一点把你终身大事搞定,就是给我最大的惊喜。我跟你说,最近你爸在打家里那些存款的主意,我死活没让他动,你可得抓点紧,不然这些钱可就又给他拿去给景昕那丫头了!”

    “对付爸你有的是办法,我还有事,先挂了。”

    景然脸色冰冷,小时父亲偏袒景昕,每每有好东西,都会先给她。他出差,每次回来给景昕带的礼物都很别致用心,给她的,除了娃娃就是娃娃!自从打母亲那知道原因,她就恨极了景昕!

    星巴克,景然选了以前的老位置坐下,点了两杯焦糖玛奇朵,等待唐叙到来。

    “有话快点说。”十多分钟后唐叙在景然面前坐下,他现在急切想知道景昕跟陆华年住在哪里,他要去找陆华年报拳打脚踢之仇!

    “这是我妹妹跟那个男人的照片。”

    市中心医院前主路上,陆华年与景昕双手握在一起,身子紧靠,样子十分亲密。

    “你给我看这些干什么,我现在只想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唐叙没耐心的搅动咖啡,烦躁的瞪着照片,眼中跳跃的愤怒之火,好似要活活烧死照片中两人。

    “地址我可以给你,可你得帮忙劝劝她,让她以后不要再跟这个男人有任何来往了。”

    “行了,我记下了。你不要啰哩啰嗦的,住址。”

    “市中心学区房十八号。不过,我得提醒你,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你不要冒然上门。”

    地址是鲁馨雅给她的,这几天鲁馨雅脾气大的不行,总是催着她赶紧把景昕的事情做个了结,最好是让景昕永远滚出S市。

    鲁馨雅不敢亲自动手,她也不想去直接招惹陆华年,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助什么都不清楚又对景昕恨之入骨的唐叙了。

    唐叙一口咖啡都没喝,扔掉勺子,拿起放在桌上的照片连个招呼都没打离开。

    “照片你不能拿,万一被人看到,我妹妹的名声就全毁了。”

    “她现在还有名声吗?”

    唐叙甩开景然的胳膊,景然穿着细高向后踉跄退了几步,差点崴到脚。

    “德行。”望着他的背影,景然不屑的撇撇嘴,在婚礼之前,她看唐叙又帅又温柔,后悔当初把他甩了。现在呢,怎么瞧都粗暴没品,越看越是个渣!

    早知道还不如当初让景昕跟他结婚得了,婚后再给他们使个绊子,以唐叙的性格,景昕的下场应该比现在还要惨!

    唐叙坐进车中,阴郁着一张脸狠狠捏着照片,瞬间照片周围折起褶皱。

    “景昕你让我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笑话,你还能如此甜蜜的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逛街!你到底有没有真心爱过我!”

    他刚欲用力捏碎照片,随后忍住,联系他在报社当记者同学曾泉,那天婚礼曾泉也在场,对唐叙的事情很同情,听说唐叙被打,气的要替唐叙报警。唐叙对他有所隐瞒,心知那天晚上错的人在他,哪敢由着曾泉报警,慌忙制止。

    唐叙让曾泉帮忙查询陆华年的身份,曾浩一口答应,过了那么多天一点进展都没有,曾浩挫败的不行。现在听到唐叙给他提供线索,像打了鸡血来了斗志,约好见面的地方,两人急于碰头。

    “多谢了。”小餐馆,唐叙把照片递给曾泉。

    “兄弟,我还要谢你呢,你可是给我提供了一条能博头条的线索呢!”曾泉喜形于色,激动的拍拍唐叙的肩膀。

    “这个男人你认识?”

    “当然了,这可是陆丰的前任总裁陆华年呢。我想起来了,前些日子,晨报还报道他出轨年轻女孩子的消息,结果当天下午,晨报出面道歉说是搞错了。那个女孩不会就是景昕吧,现在想想有些像!”

    曾泉仔细回想下点点头,唐叙闻言,脸色铁青。前些日子他还沉浸在失婚的痛苦中,而她早已经跟别的男人在一起逍遥快活!作为一个男人,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去!

    “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不要也罢,你就别再去想她了。伤好利索,回去踏踏实实上班,凭你的长相和家世还能缺的了女人?”曾泉一脸坏笑的身子前倾,靠近唐叙,压低声音,“我可听说景然一直黏着你,你以前不也是挺喜欢她的吗?干脆再跟她重归于好得了。”

    “三年前把我给踹了,你觉得我这人会那么贱?”唐叙对曾泉的提议不感冒,他现在恨死景家两姐妹了,绝不会再跟景然在一起!

    “玩玩啊,三年前她耍你,三年后你再耍回来不就完了吗?别死脑筋,趁着年轻,该玩的时候尽情的玩,等再过几年,找个小姑娘恋爱结婚,小日子还不美死你!”曾泉准确来说是个八卦狗仔,整天在上层圈子,娱乐圈挖新闻,耳濡目染,一肚子骄耻奢淫的坏水。

    “送上门的东西,你如果再拒绝,不是暴敛天物吗?”曾泉见唐叙有所动摇,对他挤眉弄眼,“你好好想想我说的有没有道理,这饭我就不吃了,我先去帮你把他们的事情搞定,顺便占个头条,拿些奖金。”

    曾泉走后,唐叙喝了会闷酒,嘴角溢出冷笑,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拨通景然电话。

     接到鲁馨雅通知,再过五天是陆欧阳的生日,好久都没有喜事的陆家准备要为孙子大肆操办,陆华年的堂弟陆华宇也会回来,让她准备准备。景然一听高兴坏了,准备上街购置行头后再去做脸塑身,看到唐叙的号码,本想直接挂断,但一想到现阶段还得指着他把景昕给办了,不情不愿滑下接听。

    “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我要见你,去婚房。”

    “我忙着找工作,等会还得面试,没时间呢。”景然满脸厌恶,眼神捎带一股恨意,她之于唐叙来说好似一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这样的感觉很不爽!

    “工作也不是一天找的,你不是一直想跟我和好吗?我这是在给你机会,半个小时后,我要在婚房见到你。”

    望着不断传来嘟嘟声音的手机,景然一生气甩了出去,该死!她要嫁进豪门,才不要跟他这样没风度,粗鲁的男人和好!

    烦躁的踢了踢面前的椅子,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现阶段她必须稳住唐叙,等解决完景昕,她再像三年前那样踢开他!

    世事难料,如今的如意算盘打得再好,到时候会怎样,谁也不敢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