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中看不中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1754字

    夜色浓稠,云半掩了东方的月,淡淡光辉带着点点惆怅笼罩郊区别墅,书房中,灯光明亮。

    “先生,老爷让你明天带着小少爷回趟老宅,走走宴会的程序。”

    “搞的跟彩排似的,你跟他说这几天欧阳情绪不好,宴会简单一点。”陆华年扶了扶眼镜,景昕走后,陆欧阳闷闷不乐,几乎都没怎么说话,知子莫若父,宴会他不会乖乖配合的。

    “请柬都发出去了,老爷让你务必回去。”

    陆欧阳抿唇不语,书房沉默蔓延。

    “先生,不好了,小少爷烧得厉害,得赶快叫医生。”

    陆妈焦急敲着门,陆华年快速起身。

    卧室中,陆欧阳小脸通红,眼睛紧闭,口中不断的在念叨着,陆华年附过耳朵,眉宇再次锁了锁。别墅中有医疗室,不一会李航叫来医生。

    医生检查完毕开药打上点滴,嘱咐注意观察。

    “小少爷很想景昕,不然你把她叫来一趟吧。”陆欧阳好不容易开朗些,现在又回到解放前,甚至更差,陆妈很是着急。

    陆华年未语,陆妈无奈回房,想了想她还是没忍住把陆欧阳生病的消息告诉了景昕。

    景昕正在床上辗转反侧,接到电话后更心神不宁,做了一阵思想挣扎后,掀被起身。

    别墅门前,陆欧阳房间的灯还亮着,景昕迟疑一会儿按响门铃,一直守在别墅的曾泉快速拿出相机对她一阵猛拍,查看照片角度良好,画面清晰,做了个胜利的动作,让他助手在这里继续蹲守,他回去撰稿。

    “欧阳他怎么样了?”几天未见,挺想念的。见他好像瘦了些,心好似被针轻轻戳了下。

    “高烧。”

    陆华年正帮陆欧阳擦拭手臂,语气淡淡听不出任何情绪,景昕过去帮忙,陆华年躲开。

    明白他在生气,景昕安静站在一边,她想离开,可在看到陆欧阳难受的样子时,脚好像生了根,再也挪不了半步。

    第二天一早,陆华年、李航的手机,客厅的座机轮番响起。

    陆华年瞥了眼趴在床边熟睡的景昕,拿过李航递来的报纸,离开卧室。

    “是这些天一直跟着我们的记者曾泉报道出来的,只是没想到他手上还有景小姐跟鲁馨雅一起喝茶的照片,把两人胡诌成了闺蜜。消息一出,先生,陆丰还有景小姐被推上风口浪尖,陆丰股票开始下跌,老爷夫人都很气愤,希望你能出面澄清。”

    幽潭落在报纸头条横幅上“陆丰前总裁出轨对象系他夫人闺蜜景昕,昨夜其夜探市中心别墅一宿未出”,横幅下是多张照片,甚至还有之前他送景昕去上班的,此头条足足占了两页。

    陆华年唇角轻勾,不愧是专业狗仔!

    “是老爷。”

    李航的手机又响起,陆华年接过。

    “我会给你们一个说法,在生日宴会上。”语落,陆华年收线,“准备好那天宴会上要用的东西。”

    “先生,真的要?”

    “早晚的事情,不过是把它提前了,暂时不要让她离开别墅。”

    景昕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胳膊发麻,她一抬头看到床上的陆欧阳才想起身在何方,怕吵醒他拿着手机奔向洗手间。

    “景昕我才离开这么些日子,你怎么搞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苏米的父亲再一次病重入院,上次回来两人还没来得及碰面,又赶了回去。

    “怎么了?”景昕打着哈欠,对着镜子整理乱糟糟的头发。

    “报纸,电视上都报道疯了,说你插足陆丰前总裁陆华年的婚姻!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认识陆丰的鲁总,还跟她成了闺蜜?”

    “你先等等。”

    景昕整个人都傻掉了,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想着苏米说电视报纸,她挂断电话冲出房间,报纸没在餐桌上,询问陆妈,陆妈吞吞吐吐。

    打开电视,正好放到鲁馨雅接受记者采访的画面,一身黑色干练职业装,优雅依旧。

     “我跟我先生各自都很忙,很多事情都来不及沟通。不过,他会在我们会在儿子七岁生日宴会上给大家一个解释,欢迎大家到时去参加。另外,现在的女孩子很多都年轻不懂事,就算做错些事情,你们也应该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鲁馨雅一直面带微笑,话语含沙射影又表现出大度的一面。身边的保安和助手给她开出一条路,护着她进了陆丰大楼。

    陆华年身穿家居服,单手插在口袋,黑眸尽是嘲讽。视线轻移,景昕傻傻的盯着屏幕上不断滚动的照片和主持人一张一翕的唇,脑袋发懵,她不敢想象此时出了这栋别墅会经历些什么。谩骂?指指点点?这些都是轻的吧。

    “对不起,是我给你打电话的,不要紧,先生会还你清白的。”

    “陆妈,你让我静会。”

    狗仔爆出那么多所谓的“证据”,就算是陆华年出面又能怎样,他们只会觉得在狡辩,她身上三儿的标签是贴定了!她的一团糟的生活会彻底倾覆!

    陆华年站在原地未动,目光随着她的背影,嘴角的笑,冷意渐退,蠢女人你觉得我就那么中看不中用?

    片刻,薄唇轻抿,亏欠孩子那么多,是时候该给他一个适合他成长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