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黄九叔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28本章字数:2566字

    我向老刘头道别之后出了小区的保安室,准备和白猫赶去吕文张的家里,希望马三在我们到之前不会出危险。

    而老刘头一见我们要去的方位,在门口笑咧咧地说道:“你们是不是要去吕文张院子里的井里边淘宝贝?”

    我听完有些发愣,因为我压根就没和他提过,他怎么会知道的?

    “刘师傅您别胡说,我可没这意思!”

    这会儿老刘头一拍大腿急的直跺脚:“哎呀!那口井你们不能靠近,要是下去了就回不来了。”

    我想到马三有可能已经靠近了,不管是真是假都得赶紧过去。

    老刘头一把拉住我说道:“你咋的听不懂人话呀!我叫你不能去。”

    我记得差点推开他叫道:“我表哥去了,我得去救他。”

    老刘头忙说道:“莫急!你表哥肯定进不去,因为几个民警知道有人趁着夜黑风高要去井里莫宝贝,轮番在井口的位置守着呢!你表哥要是过去了,一定会被民警给逮着的。”

    我长出一口气,这老刘头喜欢大喘气啊,怎么话说一半就吓唬人。我笑道:“那你刚才急啥呀?这不挺安全的吗?”

    刘老头摇头叹息一声说道:“我担心的,是那些个民警。他们太靠近那口井了。”

    我身体微微一颤,听了这句话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慌。

    “民警有枪啊!刘师傅您担心的有点多余了。”

    老刘头脸色一沉,说道:“有些东西,枪不好使。我今儿个已经劝过领头的江队长了,可是江队长压根不相信我说的话,那口井邪乎的很,要是不请高人处理,我担心那几位警察会有危险。”

    我生吞一口硬气,这老刘头脸上的表情就写着四个字,不可不信。但是我能做什么呢?

    老刘头说了:“别看这麻油巷子不大,但是内里可是藏龙卧虎,高人不少。我现在是走不开,烦请你去请一位高人过来帮一下忙。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儿。”

    我不知道他要我去找谁,但是这深更半夜的,在这发生凶案的地方走来走去始终是让人提心吊胆的。心里一个劲地暗骂马三这王八犊子,好端端的不在房间里睡觉硬是要跑出来。

    再说了我压根就不相信什么高人不高人的,这世上哪那么多高人,过一村住一店的就能碰上一个?

    “刘师傅这大半夜的,你要我上哪儿去找人呀?”

    老刘头伸手一指巷子东头,说道:“在村边上有个盘区,找一位名叫黄九叔的人。路有点远,你自己小心点。”

    说着把一根手臂粗的电筒塞到我手里。

    我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把人请过来他是不会死心的,再说了,马三到这份上还没回来,说不定还真出了什么事儿,没准儿需要这位黄九叔帮忙也说不定。

    白猫胆子小,从小就不敢走夜路,我让他在小区的保卫科待着,我自己去村东头找人。

    别说我胆子大,平时深更半夜上山采药的时候我都是拉着马三一块去的,不过后来越磨胆子越大,马三有的时候跑去鬼混了,我也就一个人去山里采药。

    刚才老刘头跟我说:“我相识的那国高人呀……怕你不相信。”

    我又稍稍挺了挺胸,拍了拍结实的胸脯说道:“我信,我啥子都信了。”

    老刘头摆摆手笑道:“我唔是怕你不信这世界上有那啥子东西,我是怕你唔信他是啥子高人撒。”

    老刘头可能是想起了什么搞笑的事情,嘴角留露出一丝笑意,说道:

    “你去村东头找他咯!我够会儿把他电话给你留着存,你到了之后打给他,就叫我的名字撒。”

    告别了老刘头之后,我知道时间紧迫,二话不说直奔村东头去了。

    别看幽州是个小地界,这麻油巷一点不可谓小,我疾走了大概半小时才走到村东头的一颗老榕树。

    这里是村东头,比麻油巷洗浴一条龙更加古老一点的“烟花巷”,当然,在这里的人不光是为了做这些“正当”的生意,还有不少人做起了“副业”。因此烟花巷早就臭名熏天。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们这行的高人,怎么可能混到如此落魄,住在这种地方。因为他们这一行的我是听说过一星半点的,真正的有本事的人,不比街上那些假道伪学的江湖艺人。他们之中,有的身价显贵,有的坐拥万贯,反正多数都是不愁吃穿那种类型的。

    因为他们一般情况下是非大主顾的生意不接的,所以只需要向着有钱人算算风水,把把门面,已经能够大赚一笔了,数十年下来,接个几十门生意,也足够半辈子逍遥快活了的。

    有了这个疑点,所以我没有直接打电话给那位高人,而是在这周围转悠了一会儿,四处打听了一会儿,这位高人究竟有什么来历,会不会是和那些江湖术士一样,坑蒙拐骗,毕竟老刘头老实巴交的,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嘛!

    问了一圈下来,这村东头还真是无人不知这位高人。他的名号还算是瞒响亮的。

    这高人叫做黄九叔,年近半百的人,娶了个未进三十的娇妻。几年前出现在村东头的时候,也没什么大手笔。他老婆硬是用存款盘下了这里的一间废弃铺面,做起了发廊生意。原本他是死活不同意的,但是他老婆的脾气一向顽劣,死心眼,一旦自己认定的事情,无论他怎么介入都无法改变。他在劝阻屡次碰壁之后,为了不继续闹下去,只能顺从了他老婆的做法。

    不知道他早年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说到底也是个有文学涵养的人,帮妻子置购了器材设备,剩下的比如招揽生意之类的事情就不愿意靠近。刚开始就他老婆一个人忙活,过了几月,生意渐渐有了起色,这才请了几名员工小姐,现在的生意基本上算是小有盈余。

    黄九叔原本只是觉得多开一个铺面能够改善家里的生活,而不是沉迷于金钱。但当生意好转之后,他才发现曾经所认识的妻子不过是一个躯壳,靓丽朴实的外壳下面潜藏着一颗随时会被诱发的心。终于,这颗心被突然涌入生意中的金钱诱发了。

    他老婆不再是他的贤内助,不再是当初所认识的那个美丽大方的女人,也不再觉得跟自己过在一块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常常会用他收入低微来数落他。不甘示弱的他因此与她没少口角。

    因为黄九叔后来的名气,这些家长里短事情,几乎在村东头不算是什么秘密,只需要稍微打听一下都有好几个版本。

    可想而知,渐渐地黄九叔和他老婆的关系是越闹越僵,现在双方已经是分居了。

    但是关于黄九叔为什么在这里那么有名气,却是每一个人能够具体说出点实据来。我一问,他们也说是心口相传的东西,真真眼是没见着过。

    打听无果之后,我发现已经是中午时分了,于是走入烟花巷,狭窄的巷道仅有两米宽,左右两边的发廊就这么对面开着。而门口站着的一些衣着光鲜的小姐,浓妆夜出,满嘴的口红时刻准备着吆喝,拉拢顾客进来消费。

    今天来这里的人看上去不如以往的多,见我从这里路过,盯上他的可不是一两个人,满巷子的女人都在翘首弄姿。她们自然不会知道我的来意,盯上我的目的跟所有人是一样的。

    这里的一切让我联想到了古代风尘女子们所居住的场所,烟花泛滥,举止轻佻,关系难以琢磨。就连人心也被沉沦得毫无价值,金钱成了这里交流,服务的唯一纽带。有钱就有情,财去情也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