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落魄的高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28本章字数:2559字

    早清楚了这里的我也有对付的发办法,一路目不斜视,直往前去,在稍显拥挤的巷道里扭转了几个弯之后终于见到一家铺面,“玫瑰红”。

    玫瑰红虽然在巷子里面,但是处于三条拐道的中间,地理位置十分优越。还在拐角的时候铺面外的霓虹灯已经大放异彩,照得巷子红通通发亮。

    此时,透过店铺的落地橱窗能够清晰见到店铺里面洗头的几张椅子上坐满了客人,内室的按摩床上貌似也是满客。

    我终觉得这里跟自己所喜欢的环境不是同一个世界,压抑的空间,肆意流传的脏话,大放厥词,毫不顾忌颜面吆喝的小姐们,一度令他回避。

    因为里面的客人已经满了,洗头按摩的小姐都在里面忙活,没人出来接应。我推开道门,走了进去,浓郁的香水味,洗头水味混合出更加千奇百怪味道,得花上好长时间才能适应。收银台的小姐见来人是我,喊了声:“哥,洗头么!几位呀?”

    我也不是没来过这种地方,进来之后先是礼貌地点头,目光就开始找寻黄九叔。

    黄九叔长什么样子呢?估计是个五十多岁的中老年了。这时我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一个妹子走到我身后准备帮我洗头。

    我瞄到在发廊里屋一张帘子背后,一个穿着妖艳的女人在按摩床的床头帮一位男子洗头,不是还放出略显谄媚的笑声。

    而一位身形矮小,两鬓微白的老头则是坐在角落里,手里捧着一本泛黄破旧的书籍,在翻阅,嘴里叼着根烟也完全不理会那一男一女不时的嬉笑。

    估计这人就是老刘头给我介绍的“高人”,黄九叔,而那个帮人家按摩的妖艳女人应该就是他年轻的娇妻。

    见我坐下之后,黄九叔略微抬头看了我一眼,仅是一眼,就起身上前对那个按摩的女人低声说道:

    “我有点事儿,要很晚才能回去!”

    那个女人当作没听见似的,只在喉咙里闷响了一声:“嗯!”

    被她冷淡的回应黄九叔并没显得不高兴,反而是一脸的淡然,像是早就看透了这层夫妻关系似的。

    话刚一说完,黄九叔还没离开那个洗头的位置,又说道:

    “拿两百块钱给我搭车。”

    这时我就见到正在洗头的男子嘴角咧了一下,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这男子肯定在心里嘲笑黄九叔是个软蛋。

    那女人见黄九叔在这么多人面前向她要钱搭车,大概是觉得黄九叔不能体谅她正在工作,也没顾及自己在客人心中的颜面,心生怨恨的她竟放了狠话:

    “干什么?丢不丢人?这种事情还要跟我说嘛?”

    声音压得很低,却饱含射杀力,黄九叔这会儿是眉头一紧,不知如何往下接。

    黄九叔苦恼地摇摇头往发廊外面走去。

    黄九叔出门之后,那个躺在按摩床上一直眯着眼睛,身材臃肿得躺着都能中扳手的大那人伸手拍了拍那个女的纤细的手,明知故问地说:

    “你老公啊?”

    那女人不厌烦地应了声:“嗯!”不过这个不厌烦并非冲着大那人的,而是对着黄九叔。

    那人又问:“开公司呢!是大老板啊!”这话让那女的更不舒服,明摆着是嘲笑的意味。

    那女的只得觉得不屑,险些一口唾沫喷出来:

    “开什么公司,死要面子活受罪,不就是算命的嘛,一天到晚整那些破书,也没见挣多少钱回来。”

    那女的的态度完全颠倒了夫妻本应该有的立场,好像这那人才是自己老公,黄九叔倒成了外人。

    我这边头刚开始起,就起身塞了二十块钱给洗头的妹子,急忙追出去。临走时收银台的小姐还客气地说:

    “哥,有空常来坐嘛!”我点了个头。

    我移步出了店门,又进入了这条小巷,那一幕幕翘首弄姿的做作,那一股股怪异的香水味,令这小巷变得更深,深得不只是空间上的陌生,还有人生立场上的陌生。心想,难道不做这一行,就不能活了吗?人这种生物,为了钱到底能活到什么份上?

    前面晃晃悠悠,两只手背在身后,时不时耸一耸快要塌下来的肩膀,在加上他穿得衣服是那种丝绸的老式扣衣,松松垮垮地边走边甩,整一副落魄流浪汉的形象。

    这个人,真的是高人吗?我每走一步心里就一个狐疑。

    大概在村东头兜了几个转弯之后,似乎是周围的喧嚣声越来越少了,这时黄九叔突然刹住了脚步,猛地一转身。

    我刚才一直盯着他看,没注意他转身,脚步往前蹬蹬了几下才停住。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眉头跳了几下说道:

    “找我?”

    这话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了,难不成他是知道我找他有事儿,所以才出了发廊,把我引到这个人少的地方?

    我笑了笑问道:“奇了,老先生怎么知道我找你?”

    黄九叔鼻子冒出两股子气,不屑地冷笑道:“听出你的脚步声啦!从我出门就跟到现在。”

    原来这么神奇,我走路声音本来就不大,这也能听见。

    由于事情紧急,我需要黄九叔马上跟我到吕文张家里的那口井,正要开口跟他说这个事情,黄九叔却是竖掌止住了我,左顾右盼了一阵,把我叫到一间小饭馆里面。

    因为麻油巷这一带洗浴一条龙的关系,很多做的是夜里的生意,所以有一些饭馆夜里也有营业。

    黄九叔点了两大碗的羊肉饺子,也没跟我客气,一上来就大口大口地吃着。我是一点胃口也没有,就愣愣看着他吃。

    吃了大概五分钟之后,黄九叔抽出两张纸巾抹了抹嘴巴子,将嘴里的饺子咽下去之后说道:

    黄九叔嚼着嘴里的饺子说道:“说来听听吧,怎么回事儿?”

    我把老刘头告诉我的关于那口井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他说个清楚详尽,深怕漏了哪个细节。因为我已经多少察觉到了,这个老头估计真的有点本事,不然不可能在我和他完全没有交流的情况下,知道我有事求他,至少在洞察力方面是有的。

    但是听我讲完了之后黄九叔什么也没说,两眼发直地盯着前面,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额,这老头居然看着我面前的这碗羊肉饺子。

    我苦笑了一阵把饺子推到他面前,说道:“老先生你吃吧!我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

    黄九叔两眼一瞪,二话没说拉过来又是一阵狼吞虎咽。

    吃完之后他又抹了抹嘴巴子,这次终于是进入了正题:

    “是这么个事情啊!老刘头先前电话里都跟我说了。”

    我顿时想起来,头说道:“对了,老刘头还托我向你问一声,王城没事吧?。”

    黄九叔摇摇头说道:“你们还是先关心自己吧!你们现在的情况不比人家好多少?”

    我心里一寒,这是什么话,难道说我已经没救了么?

    “不……不会吧……”

    “按照你们刚才的说法,那口井是相当的危险,轻易进入不得的,那帮民警居然还守在井口,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我猛地一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叫道:“那我们赶紧去啊,还等什么呢?”

    黄九叔摇了摇手示意我坐下,“别慌!这不是有我在这吗?我已经算好了,这个时间点不会有危险,待会我们赶个准趟,估计没什么问题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放松了不少,我往周围看了几眼,这饺子馆除了几个光顾着吃东西的人之外,算是闲淡,于是挪了张椅子坐到黄九叔旁边。

    轻声问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那些东西?”

    黄九叔粗浓的眉一挑,白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