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金井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28本章字数:2622字

    我愣愣笑道:“老先生,慧眼如炬,火眼金睛,明察秋毫,洞彻古今……”

    我本来还想再扯出几个词来的,可是黄九叔一把拦住我,非常直接地瞪了我一眼,骂道:

    “你没事儿老夸我眼睛干什么?我眼睛没毛病呀!”

    “呵呵!没,绝对没有毛病。那个小区保安刘师傅,一个劲地夸你神奇呀。就是我想跟你说一下,你去那口井的时候降服那些东西的时候,我就不过去了吧!”

    黄九叔深吸一口气,二话没说起身出了这家羊肉饺子铺。他这一走愣是让我摸不着头脑了,只得付了钱跟上去。

    黄九叔很快出了村东头,不慌不忙地往被害人吕文张家的方向走去。我赶紧跟上脚步。

    到了小区的保卫科室,老刘头和白猫都在门口等着我们,老刘头一把握住黄九叔的手说道:

    “还是这小子面子大呀,我打电话催你那么多次都请不来哟!”

    黄九叔说道:“不是他面子大,只是时间没到,我来了也白来!”黄九叔在这小区门口逗留了一小会儿之后,往前走了几步,意识到前方一拐弯就到了死者吕文张的家了,猝然转身说道:

    “你,跟我走!其他人没你们什么事,在这儿等着!”

    没错,他的手指尖指的就是老子我。

    我是千逃万躲也避不掉这茬呀!

    “九叔,我去能顶啥用啊!再说了我也不是这一带的人,明天我就跟哥几个离开幽州会村里去了,还是另找别人吧!”

    黄九叔见我不愿意去,幽幽说道:“哦!那好啊!既然这样,我也不管你那个表哥死活了!我也回去睡觉算了!”

    一想起马三还在里面,我当即醒悟,说道:“别啊!我去,我去还不成吗?”

    就这样,我和黄九叔朝着死者吕文张的家里,也就是今天的凶案现场走去。

    剥皮凶案的现场其实距离小区也就是一个拐角的路段,我们在小区门口往前走了二十几米,转过一个拐角就到了清晰地见到死者吕文张家的院墙。

    院墙不高,门口也没有警察把守,白天的警戒线还留在那堵墙的下面围着,估计这会儿民警都在被害人的家里面守着了。

    我大致跟黄九叔分析了一下说道:“因为这一带最近是发生了连环的凶杀案,所以院子里头的民警数量估计不少。我们该怎么进去?”

    黄九叔想了一下问道:“你那个表哥不是进去了吗?现在怎么样了?能联系上吗?”

    我叹息一口气,马三那急性子,老想着要进到那口井里面淘金子,恐怕是早就在里面被警察给得逮住了。

    我说道:“估计是被抓了!”

    “你打个电话给他试试,看能不能联系上,多一个人也多一个帮手。”

    我说好,很快拿出手机刚要拨号呢,后背突然一阵嗖凉,有一只手按在我肩膀上,吓了我一跳。

    我回头一看是正是马三,心里才松下。

    马三搭着我肩膀说道:“嘿嘿,还是担心你表哥吧!”

    “三哥!你不是进去淘宝贝了吗?怎么还在这呆这儿?赶紧去呀!”

    马三听出来我是故意在调侃他,脾气一下子上来了,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啊,这里面好几个民警在把手着,我来了以后一直窝在这附近,时不时看看里面的民警睡着了没有,结果他们不听地喝红牛,精神的很!还有啊!刚才你们来之前已经有一个傻子爬进去了,直接就被民警给抓了!”

    我心中冷笑之余还是对马三刮目相看,其实他还是蛮懂得审时度势的,不像我平时见他的那样鲁莽。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黄九叔,是这麻油巷子的高人啊……”

    我话还没说完马三就把我拉到角落低声说道:“你傻不傻呀!这种事情你找个外人来,万一不可靠我们全栽了,万一可靠,那井里边的宝贝还得分一份给他,怎么考虑都不应该叫他来呀!”

    我推了推他说道:“你还想着井里的宝贝?我来的时候早就听说了,这口井又诡异!这高人是专门请来救你的。”

    说完把他拉过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黄九叔。”

    然后又向黄九叔介绍一下马三:“九叔,这位是我表哥,马三。”

    黄九叔显然是看不惯马三那一身的痞子相,正眼都没瞧,他一直在捉摸着要怎么进去。

    马三也没理会什么黄九叔,也没理会那口井有什么问题,他心里头的想法很简单,把那口井了边的金子找到。

    所以他嘴里嘀咕道:“什么玩意儿,我管你八叔九叔,老子找了金子拍屁股走人。”

    马三胆子比豹子大,说干就干,而且他在这边也已经摸索了一个多小时了,可以说是比我和黄九叔更加地了解这地方的情况。

    只见他兴冲冲地通过角落的一条绳子攀上了院墙上方,探出头往里边瞧了瞧。这绳子估计是他刚才设置的,用来窥探里面民警的动静。

    很开马三给我使了个眼色,里边的民警应该是进屋去睡觉了。所以还没来得及等黄九叔发话,他已经跳进院子里去了。

    我吓了一跳,马三这该死的东西,也不事先商量一下行动计划单干了。

    我十分尴尬地说道:“九叔,你看着……”

    黄九叔盘算了片刻之后也回应了句:“也到时候了,不进去也得进。”

    我说道:“但是里边的民警该怎么办?”

    这下黄九叔脾气就上来了,骂道:“你以为我们进去干什么?向你那蠢表哥一样进去偷金子?我们是进去除掉井里边的脏东西的,民警知道了还不得感谢我。我就不信他们不讲理了。”

    我心想,那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光明正大地从门口进去?

    通过那条绳子我和马三、黄九叔都已经进去了,院子不大,而且很空,也就是寻常农家的一个院子,唯独在院子的一角有一口水井,这就是现在幽州一带穿得神乎其神的“金井”。

    我们三个悄悄轻手轻脚地靠近。透过高悬的月亮竟然还看不到水面,我将手电筒往下一探,好家伙,估计这井口往下距离水面得有十五六米的深度。

    “九叔,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黄九叔说话了:“那脏东西就在井里边,我们必须进去,把它给除掉,而且时间紧迫,我算过了,那东西只会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面出现,如果不除掉,一定会对这些民警,以及附近的居民造成伤害的。”

    虽然听起来很可怕,虽然我发自内心地不愿意参与这一样一种危险的事情,因为我和马三本来明天就要离开麻油巷子会村里去了。

    可是没有办法,现在都进来了,也只能是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上了。这一刻我心里唯一的祈祷的就是,希望黄九叔这人能够靠点谱,不会是江湖骗子。再来就是马三这犊子能够安分一点,别给我们添乱就行了。

    来的时候太过于匆忙,啥装备也没有,好在马三是事先有准备的,他倒是带了一下必要的工具。

    但是要下去的话,不容易,得有绳子。

    我小心翼翼地躲开民警溜到院子里的一间小仓库,里面堆积了几辆旧的自行车,还有一些柴火,农具一类的东西,仓库里就这么点东西,看来这家里是够穷的了,好在还有两条三只手指头那么粗的麻绳。

    我把麻绳取过来放进井里面。因为待会儿如果有什么状况我需要马三和黄九叔立刻把我拽上去,所以一端固定在木桩的同时他们两个也得牢牢地用手抓住。我伸手试了试绳索的牢固程度,商量好联络的办法,如果我用手电筒向上晃动三圈,他们看见了就会停住不再放绳索,第二次向上晃动手电筒,就是让往上拉,目前也只能想到这么两点急救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