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铜甲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28本章字数:2571字

    试问马三刚才因何要大叫一声?只因外家功夫练到一定程度,如果做剧烈的动作,就会身不由己地从口中发出特异声响,这是和人体呼吸有关。如果不喊出来就容易受到内伤,并不是因为害怕得大喊大叫。

    我站在马三身后不禁一想,如果刚才那开山斧朝我劈来,这会儿我已经像一颗西瓜劈成两瓣躺开了。想到这里我的心跳差点停了。

    一斧下来之后,惊险还没有结束,只见黑暗之中传来一声金属摩擦的声响。这声音有几分熟悉,仿佛是金锣敲击摩擦的声响,所谓的金锣其实就是黄铜,在民间村落的一些节庆日里常常能听见。

    随后黑暗中悄无声息地转出一位身披铜甲的武士,横眉立目,也不搭话,就这么举着开山大斧挡在我们前头的去路。

    我们终于是瞧清楚了那位手举开山斧的铜甲人,乃是一副战国时期的将领盔甲,只不过和电视剧里面见到的黑色系盔甲不同,全身上下就一个金灿灿的黄铜色。

    虽是战国军装,却并无一星半点的历史痕迹,黄铜鲜艳夺目。

    再仔细看那将领身形比成年男子要魁梧三分,面容凶煞,须眉几张,威武无比,光是这份气势就足以吓退一干鼠辈。

    此刻该如何是好,这铜甲人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附体,竟然就这么动了起来。马三学过功夫,心里素质显然是比我要好一些,在这种时候我稍微会慌乱一点,毕竟我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直面生死的场面。

    但我的思绪仍然没有紊乱,我灵机一动,很快想到临来之前,黄九叔给我们的那两个护身符。于是我在马三身后轻轻嘀咕道:

    “三哥,要不要试试那两块符纸?说不定对这鬼玩意儿有效果。”

    马三大喜,说道:“对对,赶紧拿过来。”我把我那个符纸递给他,而他也从口袋里拿出符纸,马三问道:“这玩儿怎么用?”

    我没顾上时间去想,直接说:“应该是贴到这铜甲人身上就能见到效果的。”

    马三说这好办,然后就往那两块黄橙橙的三角形符纸上吐了两口唾沫,然后对我说道:

    “待会我往前发力的时候,你就躲到角落去,要不然被劈成两半可就完了。”

    我吞了吞口水,已经做好往边上移动的最后准备,马三又是大喝一声,将外家拳发挥到极致,整个身体就像是弹簧一样往前方跳了过去,那铜甲人也不得有虚,别看那一身笨重的盔甲,实际的反应速度极其灵敏,顷刻之间,那铜甲人已经将开山大斧横向扫来。

    开山大斧拖着咧咧强风呼啸而来,刺痛的强风直刮得我满脸生疼,而马三似乎是本能地预料到了这一点,弹跳的时候预留了几分的高度,生生是避开了那开山大斧的一记夺命横扫。而我也在马三跃起的瞬间往后侧方倒去,我们两个算是躲过了这要命的一击。

    马三一个跃起就到了铜甲人的头顶前方位置,因为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占据了高度的优势,他顺势往下一按,一手中的符纸已经贴到了铜甲人的偷窥上。“嗙”的一声在黑暗中回想,马三随后落地到了铜甲人的身后。

    时空仿佛在那一刻停住了,马三落地转身之后呆在原地,看着铜甲人的动静,而我也在死死盯着铜甲人的一举一动,生怕它再生变故。好在那一刻,铜甲人真的停住了。

    就在我和马三准备要送一口气的时候,变故才突然升起。刚才短暂停止了的铜甲人却是陡然一个转身,威武勇猛不亚于刚才,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到,那蠢蠢欲动的狂怒,却是更胜刚才。

    “三哥,快跑!”我看这铜甲人要去砍马三,心中一吓,立马喊了出来。可是这一喊却是给我自己带来了可怕的后果。这铜甲人竟然猛地一个转身,朝着我的方向过来了。“新......新科,小心啊!”

    那符纸果然没用,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能够像是活人一样追着我们不放?我见着铜甲人移动着大步往我冲来,我是吓得魂飞魄散,因为铜甲人在跑动的过程中已经将开山大斧给举高了。甬道是直来直去的,两边没有出路,我只能够一路往后退去。

    但是这一来两脚发抖,而来是铜甲人来势汹汹,害得我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一直往后退,自然是无法加速,蹬蹬蹬几下之后,这阴兵已经至到身前,眼看我命休矣!

    耳边回想着马三的呼喊:“新科!”

    但是这一刻,我真是没辙了,眼看就要被砍成西瓜了。

    马三在远处,他就不了我,如果说这铜甲人砍到我的速度是一秒,那么马三赶过来救我的时间至少要5秒,所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铜甲人并没有跟我客气,我眼看着开山大斧在我头顶上砸下来,就差那么几公分的距离,我就要死翘翘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只感觉脚下一个陷空,整个人的身体微微往后仰了一丁点。

    也正是在这一刻,眼前的铜甲人,以及我头顶上的那个斧头,就那么被定住了身形一样。我算是获救了。我和马三都吓得三魂七魄只剩下一半了。随后马三赶过来,确认了那铜甲人无法再次行动的时候,才松下来。

    我仔细检查了一下脚下的陷空,与是看出了这具铜甲人,其实并非是什么所谓的鬼神附体,而我猜测,应该是一具机器,拥有和脚底下的这个陷空开关向关联的机关。刚才我们从甬道进来的时候,估计是踩到了这个机关,所以这具铜甲人被启动了,但是由于下陷极其微妙,这才被我们忽略掉了。

    现在我重新踩了一次,铜甲人也就停住了。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马三的贴在铜甲人头顶上的符纸会不奏效的原因吧!但是这具铜甲人具体是怎么制造出来的,以及它的年代,用途,目的,或者说是阴谋,都不得而知,恐怕这一切的谜底,都需要继续往前走才能够揭开。

    不过这样都没事,还真得算我福大命大了。

    我和马三二人向里面走了大约五十来米,一连经过两道石门,最后一道门密封得很紧,石门上浮雕着不知名的异兽,门缝上贴着死兽皮,用小刀把兽皮一块块地切掉,才得以把门打开。

    走到尽头,就进入了一间宽敞干燥的石室,长宽差不多都是六七十米,高三米,两个人站在里面一点都不显得局促拥挤。

    这空间虽然宽敞,气氛却绝不轻松,地上累累白骨,都找不着能下脚的地方,看那些骨头都是动物的,极其松散,一踩就碎,四周立着几十根木头柱子,上面绑着一具具风干的人类尸骨,看体型全是壮年男子。这样子,和耶稣的死状有几分相似,只不过那不是十字架。

    看到眼前的这番情景,我相信任何一个人都是极为震惊,而我脑海当中第一个疑问就是,这个地方是用来做什么的?屠杀现场?

    一瞬间惊恐充斥了脑袋,所以无法明白过来,但是冷静下来之后,一经思考,估测出这里,说不定是一处祭祀的场所,只不过是以活人为祭祀品这种惨无人道的方式在现如今的文明社会还会存在吗?

    我正寻思琢磨着眼前所看到的东西,这时候马三看到前方一处有一个古木质盒子的,看上去古里古气的,不像是现代的物件。我看出这盒子所摆放的位置不对头,进个案是在所有立柱的中间位置,而那些动物的骨头都没能靠近那盒子,在它周围一定距离的时候已经化为白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