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蛤蟆元宝纸糊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28本章字数:2596字

    驼子引我们进去。那院子门面不大,里面却是别有洞天,楼台亭榭,无一不有,一条长长的朱红色长廊通往里面。黄九叔就“啧啧”地称赞道:“看看,这就是老北京啊!外面不显山不露水的,看看这里面的布置,这就是有钱人啊!”

    黄九叔嘴上是这么夸赞的,可是我看得出他心里一点不羡慕,因为我知道他不缺钱。

    唉!既然他不缺钱,这一趟买卖又算是怎么回事儿?

    我说:“我怎么看着那么像古人的布置啊?现在除了老北京四合院能有这样的铺陈,哪里还能找得到?就算是苏州的园林,也不见得能找出这种时代感的院子。”

    黄九叔点头说道:“没错,这院子本身就是无价之宝啊!有钱的人这么干,喜欢复古这一套。你看什刹海一带,都是老北京的小四合院,里面一水的古典装修和家具,没有千八百万的都拿不下来,据说……”

    再往前走,就进了一间雅致的书房,墙上贴着名人字画,显得分外的古朴雅致。那中间的红木桌子上,放置着文房四宝,还有一盘子金灿灿的元宝,晃得我和马三的眼睛早花了,搭讪着找了个离元宝最近的椅子坐下。

    我看这屋子极为精致,也就留心看那墙壁是用什么材料做的,看起来又干净又有些透亮。我伸出手指只是轻轻一按,那墙却“噗”一声破了,露出外面漆黑的夜。我凑过去仔细一看,这墙原来是纸糊的,难怪这么不结实!转念一想,不对呀,人住的房屋哪能用纸糊啊?再朝房顶上一看,是一排排涂着红色桐油的大木板子,靠,这不是棺材板拼成的屋顶吗!

    难道是一个鬼屋!!!

    “九叔!”我赶紧叫了一声。

    黄九叔盯着就要到手的金元宝,还在和那驼子套近乎呢。我冲过去,一把拉住他就和马三往外走,正好碰到了一个端着果盘的丫头,果盘里的苹果、香蕉撒了满地。我们低头一看,地上哪有什么苹果、香蕉,全都是满地乱蹦的大癞蛤蟆!

    马三大叫了一声:“有鬼!”拔腿就要往外跑,却怎么也跑不动,我也一样。仔细一看,原来是黄九叔两只手拉着我们的衣服。

    我看黄九叔面无表情的,自己不走,也没让我们走的意思吗,这死老头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这时黄九叔的手突然一松,我头也没回拉这马三往院子外头跑。

    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是否有人追过来,只见那青辉之下,哪里还有什么亭台楼阁,全部是一座连着一座的大坟堆子,坟头上还正在向外冒着幽幽的鬼火和一缕缕的白烟。

       我和马三好容易相互拉扯着跑到公路旁,给了双倍的价钱,让司机赶快一路开回麻油巷子。

    马三惊魂未定,车上就不停地拜着,嘴里念叨着:“有惊无险,祖师爷保佑啊!”

    但是不知道怎么地,原本开往麻油巷的的士却是已经进入了一片漆黑的树林里去了。

    更为诡异的是,就在我们诧异之间,车子消失了。

    “哎呀!”

    我和马三像是坐在了空中,一屁股落到地上,疼得要命。我们慌乱之中只能继续在山路之中摸索路线,寻找回住处的路径。

    山路难行,漆黑的夜晚钻树林子更遭罪了,幸亏表带上有指南针,好几次都几乎迷路。加上大个的黑花大蚊子的一路随行,把我俩叮的混身是疙瘩。本来两三个小时的路程,我俩竟然走了半宿,等估摸着到地儿了,一看表,竟然十一点多了。

    黑暗深处不知名的动物奇怪的叫声,也着实让我俩紧绷的神经绷到了极点,一只猫头鹰跟着我俩叫唤了一道,马三扔好几回石头也没撵走,还跟着我俩,搞的那气氛比恐怖片里的镜头还阴森。

    一路上只感觉头皮发麻,后背发凉。为了克服紧张带来的恐惧感,我不时的朝着自己的大腿拧几下,让疼痛带给我愤怒,用愤怒来克服恐惧。

    我俩在一块儿树木比较少的地方做了短暂停留,抽支烟,消消汗。马三把酒瓶子递给我,我摆摆手没要,他自己拿过来咕咚咕咚的干了大半瓶子。

    我俩抽完烟,马三就开始从包里掏他带的家伙,而我则把马三的那只手电筒也拿过来,把光线调整到最强。一路上因为担心被人发现,也为了省电,所以手电筒的亮度让我调的很低。

    我转身想把调整好光线的手电筒递给马三,这一转身,吓了个魂不附体。一个没有面孔的东西左手拿着砍刀,右手拿着刀子,冲我说话了“新科,你要个?”

    “次奥,你把那丝袜给我摘下来,你想吓死我是吧?”我一把抓过他右手的刀子骂道。这个家伙竟然悄无声息的把那女人袜子套头上了,猛一看,差点没把我吓晕过去。

    “走吧,伸脖子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早晚也得去,硬着头皮上吧。”我把刀子别在后腰,拿着手电就进了山洞。

    借着两只进口日用手电的白光,发现头顶上有一个大洞,手电筒往里边一照,山洞里瞬间亮如白昼,不过晚上看来就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我浑身上下的寒毛都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

    “三哥,这是越等越害怕,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没个目的地,人梯搭我上去。”我冲马三喊道。

    “新科,你撑我上去,这回我先来。”马三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

    “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来吧,万一有事我跑的快。”我摆了摆手,指了指脚下。

    马三过来蹲下,慢慢的把我顶了上去。当我头部进入洞穴后,我没有马上翻上去,而是把手电筒伸进去,左右照了一圈。里面像是一个墓室,当光线照到墓室东北的角落时,我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东西:一只白纹绿斑的巨蛇蜷缩在那一动不动,身上的鳞甲被我手电一照反射的光很是刺眼,巨大的三角形的蛇头足有脸盆大小,一双白玉似的眼睛圆睁着,蛇头上是一簇鲜红的蛇冠。

    幸亏我早有思想准备,不然肯定会被它直接吓晕,不过就算如此,我也控制不住的两腿直哆嗦。马三感觉事情不对劲,慢慢的把我放了下来,拉着我火烧屁股似的跑出了山洞。

    “新科?”马三关切的喊我

    “里面有一条蛇,很大一条蛇。”我哆嗦着掏出烟盒抽出一只,马三帮我点上了。

    现在我们的状况是这样的,跟着黄九叔来时的路已经不见了,而我们要逃出这片黑暗的森林,却是必须要通过这个洞口。现在这个洞口有一条大蛇。

    “那怎么办?咱还是回去吧,新科,你能帮我到这一步,兄弟我念你一辈子的好,咱回去再想想别的办法,可别把命搭这儿了。”马三听完我对那条巨蛇的描述冷汗直冒。

    “先别着急,我怀疑它在冬眠,不然刚才我照它,它不可能一点反应没有。”我稳定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分析道。

    “冬眠?新科,你开什么玩笑,现在都六月份了,它还冬眠?”马三歪着脖子看着我。

    我转身在周围找了几块鸡蛋大的石头,冲着马三说道:“跟你说了你也不懂,你再把我送上去。”

    这回上去,我壮着胆子把手里的一颗石子,冲着盘着的巨蛇的方向扔了过去,石子落在空旷的墓室发出清脆的“铛”的一声。我急忙把汗津津的右手伸向背后握紧了把刀子。

    没反应!它没动!

    我深吸一口气,紧接着又扔了个大点的石子,这下我是瞄准了才扔的,石子在日用手电的强光下划着弧线直接打中了那条巨蛇庞大的身躯,发出一声微弱而沉闷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