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怪尸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28本章字数:2761字

    没动,还没动,我趁热打铁的把手里剩余的小石子一股脑的全扔了过去,噼里啪啦的一阵响,那条巨蛇仿佛睡着一般仍然一动不动。我不由的一阵狂喜,低头对着正仰起头看着我的马三说道:“它在冬眠!”

    “新科,冬天才冬眠呢,现在都快夏天了,它不可能还冬眠啊。是不是它狡猾的故意不动,等咱俩上去再来个一网打尽啊?”马三很是疑惑。

    “不会,它应该没那智商,一条蛇而已,再怎么狡猾,它也是个动物,而不是人。或许我用冬眠这个词不恰当,用休眠比较合适。要不要我用上个三天两天的给你解释一下这两者的区别啊”

    马三没读过什么书,但是特别较真,有些东西不懂就硬是要弄明白,这要换做是平时我或许会夸赞他勤学好问,但是在现如今这种混乱得有些烦躁的时刻,我有点生气的给他分析了一下。

    当然现在我主要是没时间跟他说了。更何况就算我说了,以他那两五不知一十的算术估计也搞不清楚其中的规律。

    我跺了跺脚,他把我放了下来,我拿出水壶狠灌了几口清水,人在紧张的情况下总是感觉口干口渴。马三又把那瓶子雄黄酒拿出来顺了几口。喝完水,我用袖子抹了抹嘴。

    “上吧”我扎下马步冲着马三喊了一声。

    “TMD死就死吧,就这一条路出去了,出去了还不一定去哪里呢!”马三抬脚踏了上来。我憋着气把他送了上去。

    “哎呀我地妈呀,这么大”尽管听过我的描述,但是突如其来的恐怖景象还是令马三这种胆量的人也叫出声来。

    “拉我上去”我助跑起跳,马三赶紧的把我拉了上去。

    我俩呆呆的站在墓室一角,望着东北角落盘绕着的巨蛇一时之间谁也没敢吭声,而在石室的另外一个角落,有一个新的石门,那里现在是唯一的出口。

    当然了,我们也早就发现了,在石室中间的位置,停放着一座巨大的石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三朝着那条大蛇怒吼了一句:“CNM,老子来了,你想怎么地吧?”他终于发怒了,愤怒可以克制恐惧这绝对是有道理的!

    “嘿!”我也朝着那条大蛇怒喊了一声。

    一时间我俩气势暴涨。要是不知情的人看到我俩这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绝对不会认为我俩是孬种的,那架势倒有几分“冲冠一怒,拔剑问天”的豪情意味!

    对于我俩的大呼小叫,巨蛇还是跟睡着似的没有丝毫反应。

    “开干!”

    马三这回像换个人似的,掏出酒瓶子猛灌了一口,拎着酒瓶子一马当先的拔腿就向着墓室中间跑去,但是当他到达石棺中间的时候,发现那条大蛇根本不为所动,也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马三又动了一个心思。

    我紧随其后,权当旁边那个危险的庞然大物不存在了。马三低声跟我说:“新科,咱们把这石棺打开看看!”

    “次奥,你疯了啊!这是死人的东西。”

    “你看咱们自从下了那口井之后,迷迷糊糊的,根本什么宝贝都没捞着,我寻思这石棺里面,有宝贝。”

    马三这么一说,我才第一次认认真真看了一遍这个棺材。这棺材是个石棺,在明亮的手电白光下呈暗青色,我用步量了一下,长约五步,宽约两步,为了保持不惊扰那条大蛇的轻微脚步声,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步调一致,我的步幅每步已经保持在了大致75公分,而也因此量出了这个棺材长约四米,宽不到两米。

    我用手指戳了一下石棺,触手冰冷。缩回手指一看,手指竟然一丝灰尘都没有。我低下头围着石棺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是普通石头棺材,周身并无雕饰和纹饰。通体暗青色。我用手指摸索着寻找棺盖与棺体的结合部,摸了半天终于在石棺的上半部摸到了细微的吻合缝隙。

    “新科,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咱是生意人,这种只赚不赔的东西,不要白不要。这些宝贝放在这里可能好多年了,简直就是一种浪费啊!死人的东西能够给咱活人做贡献,难道不应该吗?”

    “三哥你糊涂啊!掀棺材这种事情,会遭报应的。”

    “你别胡说,你可是上过大学的人啊!也信这些话?我答应你,打开看看,如果有宝贝,我拿一小件,如果没有,咱就把棺材盖上,原封不动。你看怎样?”

    “三哥,刀子给我”我冲着又在灌酒的马三说道。

    马三心头大喜,立马翻出刀子递给我。我接过来刀子把它当做是一根撬棍一样来使用,边给马三打预防针,说道:

    “你说的,要是里面啥宝贝没有,咱就撤。”我知道马三一路上一直惦记着宝贝,要是不让他打开看一看,他是不会死心的。

    “好嘞!我保证!”

    “一会弄开,里面的死尸也不知道有多难看,咱俩都有点心理准备”。

    “哈哈,新科,你忘了有一回在一座山上采药的时候,大伙迷路了,饿了好几天没吃东西。幸好咱们几个哥们在第三天抓了一只小狼崽子,当时谁都不敢动手,不是我马三最先下的刀?咱们这群人,你说谁胆子最大。”

    我承认,马三跟王二爷学过几年武术,心性和胆量确实是我们这一伙采药人人当中最好的,先前我也夸过他,说他敢深夜一个人去山里面采药。

    我笑骂道:“是,你胆子大,王二爷传了你真本领无疑,但却没教你做人的道理,我看他也没啥了不起,就一江湖骗子。”

    一听我说王二爷的不好,马三当下就跟我急了,也是回嘴骂道:

    “陈新科你好大的胆子,还真是啥玩意儿都敢往外说呀,竟敢污蔑我师傅,讨打!”

    说着还朝我屁股上踢了一脚。

    我摇摇头无奈说道:“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你想想我们弄到现在这个地步,最初的起源是什么?是你!要不是你说要到死者吕文张家里的那口井下边捞金子,我们也不至于被牵扯进这件与我们无关的事情来,现在好了,我们连怎么到的这里都不清楚,更别谈怎么出去了。”

    马三像是心里有愧,低声嘀咕道:“咱们进到那金井里边,也不光是为了淘金子呀!不是答应了黄九叔为了救那些民警嘛!再说了,我们刚下来的时候黄九叔明明叮嘱过我们,不能深入,仅仅是在石门口边上探一下就行了,当时遇到铜甲人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撤回去的,你看现在的局面,你不也有错吗?”

    “我……”

    虽然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说他的不是也不应该,毕竟自从我们下了井之后,发生了太多的变故。马三反驳得也挺有道理的,这让我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事到如今纠结这些东西也都是无济于事。我又试着撬了几下棺材盖,不行,吻合的太严实了。

    我冲着马三喊了一句:“这刀子太短,撬不动,怎么办?”

    “草,怎么办?我来办!”这家伙酒劲上来了,舌头都硬了。

    说着扔了酒瓶子,三步两步走到石棺的北侧,扎下马步,伸臂运气。这家伙在武术大师王二爷那里明传暗教的,这么几年时间下来,不仅是外家功夫练得炉火纯青,就连他的硬气功练的着实有几分火候。

    他伸腿撸胳膊的运气。两只小臂和手掌平伸左右夹着石棺的两侧,猛然发力,怒吼一声:“起!”厚重的石棺盖子竟然硬生生的被他掀了起来。

    “嘿!”又一发力,棺盖被他扔的错了位。

    紧接着又补了一脚,棺材盖子滚落到了石台之下,“轰”的一声,震起一片的尘土。

    第一时间里,我把手电筒照向了石棺。触目之间,只感觉天旋地转,魂不附体。我呆住了!脑子里刹那间只剩下一个念头:怎么会这样?

    马三得意的拍了拍手,拿出手电走过来冲着石棺里一照,“哇”的一声,得意的表情刹那之间变成了惊恐。

    哆嗦着手把手电的强光对准了目瞪口呆的我。“你……你……”

    我地天哪,石棺里躺的竟然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