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醒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28本章字数:2594字

    在我见到石棺里面的人长得和自己极为相像之后,那一瞬间,我所有的意识已经消失无踪了。

    当我的眼睛用力一睁开,是一片光明的世界。

    但我的身体却如同要裂开一样疼痛难忍,很不对劲,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发觉眼皮不似刚才一般沉重,。

    头顶上依然是个天花板,而我正躺在白色的病床上,窗户开着,明媚的眼光照了进来,将我心头的恐惧和阴暗给驱散掉。

    我担心这依然是个可怕的梦,使劲捏了一下自己,呀!生疼,这应该不是梦了。

    但是昨晚上我明明是在井底下的世界呀!然后迷迷糊糊跟着黄九叔去一间鬼屋一样的地方谈生意,接着是被带到了树林里,接着进到山洞里,接着在石棺里见到了我自己……

    一想到当晚的情形我就感觉头痛欲裂。

    我正冥思苦想之际,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位年轻的护士。她见到我清醒过来了,露出友好的笑容问道:

    “你终于醒了。”

    终于醒了?我疑惑地看着她:“我睡了很久吗?”

    护士说道:“不是睡了很久,是昏迷了很久。”

    我愣愣笑着,试探性地问道:“在哪里……昏迷的?”

    原本我是想要逃避一些东西,把晚上的事情当做是一场噩梦,毕竟我和马三首先是以偷金子为目的的,万一被她知道了,报了警,那么就百口莫辩了。

    可她下一句话真是令我不寒而栗。

    护士说道:“那我就不清楚了,你们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凌晨了,从哪里送过来的还真不知道。”

    “被……谁送过来?”

    我特别注意这个问题,而且,心头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

    “是几个民警!”

    我心头一忑,差点没再一次昏倒过去。豆大的冷汗从后脊梁骨滑了下去,喃喃说道:“怎么可能……我明明是……咦?就我一个人?”

    “不是!还有一个男子,貌似是跟你一同送过来的,在隔壁病房,民警说了,暂时不能让你们两个互相见面,还有,你暂时不能离开这间病房,门口有好几位民警同志轮流值班,坚守着你们两个。”

    卧槽,想了各种办法躲避民警,结果还是落网了,更没想到的是,这样迷迷糊糊不明就里地就被逮住了。

    我查看了一下自己周围的物品,除了钱包之外,手机还有我的身份证都不见了,应该是被扣压下来了。

    现在我一心无法理解的就是我昨晚上究竟是怎么倒下的?

    我拼命去想,就是要弄个明白,最终好不容易理出来一点思绪:那晚在井底下的那间祭祀石室里面,马三打开了所有白骨中间的盒子,之后一阵异香飘出,马三在我的视线当中就消失了……

    难道说,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昏迷了,而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只不过是我自己脑海里想象出来的?什么去鬼屋谈生意,在树林里乱转,山洞里的大蛇,还有石棺里的自己,这些都是假的?

    不管了,现在一定要想办法跟马三沟通一下,因为如果马三当时也昏迷了,那么他所遇到的事情,肯定是他自己脑海里想象出来,跟我发生的绝对不一样。如果是这样,那么就可以断定,我们两个人,确实是在闻到异香的时候就昏迷了的。

    见我直呆呆地发愣,护士用手掌在我眼前晃了晃,叫道:“先生,你没事吧!”

    我乍一惊醒,说道:“没……没事……对了,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听我这么一问,护士脸色有些微变,低声骂道:“这位先生,你可不要乱说啊!大白天的,怪吓人的。我们整天在医院里接触去世的病患,根本不存在那些东西。”

    年轻护士心直口快地说道:“我看你呀!莫不是犯了什么事儿,要不然也不会有民警看守着。但是,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我一听她这么一说,回过神来问道:“不是什么大事情?你怎么知道。”

    护士说了:“我今天早上过来给你换液的时候,有问民警的江队长跟医生说,务必用最好的药,一定要把你尽快救醒,越快越好!我想,不是你犯了什么大事情,而是警方这边,可能需要你尽快配合,去处理一些事情。”

    我愣愣点头,莫不是要我做污点证人,去指证马三的盗窃罪?有可能,电视里经常都是这么演的。

    “对了,你应该没有什么突发性疾病吧?”

    “当然没有!我身体好得很。”

    “那怎么会昏倒呢?”

    “我也不知道……”我确实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且我身体一向健硕,每年两次体检,从来不曾出现过问题。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想跟着小护士说太多。

    她见我神态有些呆滞,看了看我手上的点滴管子没有问题之后,准备离开病房。不过她临走之前说了一句话,再次让我为之一震。

    “咦?先生,你怎么在脖子上纹了这些个文字?”

    脖子上?我没事儿在脖子上纹啥字儿呀!她以为我不相信,拿来一面镜子,往我脖子上一照。

    我不以为意地瞥了一眼,后脊梁背一阵寒栗。

    雁过留声,鬼过留痕。

    卧槽,我的脖子上真的有一行字,黑色楷书,沿着我的脖子斜上排列,而在字里行间,隐隐有一种丝带的流动的感觉,就像是,就像是头发一类的东西缠住脖子之后,使劲流动,印出了一行字体。

    我朝着脖子上的字摸了一把,确确实实是纹上去的,已经渗到我肉里面去了。

    我仔细瞅着这行字,六个字,清晰易辨:西岸曼珠沙华。

    先不想知道这六个字的寓意是什么东西,但是我身上从来没有任何一星半点的纹身。

    再者,哪有人在脖子上纹了这么明显的字体呢?

    护士见我发愣,知道我是在沉思,所以没打搅我,直接离开了病房,我独自一人坐在床上像是失了魂一般。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究竟是什么人在我脖子上纹了这些鬼东西。定是在我昏迷之后,定是什么人趁我不备,而后在我脖子上弄了这些文字。

    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想要向我传递什么信息?还是说,纯粹的恶作剧?我心里又有些毛毛的,这脖子上的文字,不会是一些邪教的诅咒吧!邪教的东西历来是诡异非常,弄得神神忽忽的也是极有可能。想起那井底下的祭祀石室,里面陈列了那么多的尸体和骨骸,肯定是邪教搞的鬼。还有那盒子里面的异香,这些都太过不寻常了。

    但是这六个字我反复读了之后都觉得,实在是不像什么邪教咒语。跟我我在文献上所了解的邪教咒语,多数是晦涩难懂的语句,用现代汉语直接翻译往往是曲解其意,更有甚者是用一些奇异或者失传的文字作为咒语,除了少数邪教的掌控头目能够知道其意之外,就连许多语言学家也无法破解。

    “西岸”是一个地点,在幽州的二郎桥附近就是西岸了,会不会是那里呢?这应该也不是什么深奥的东西,顶多是指引相应的地点方位。

    而“曼珠沙华”,却是令人深感不安,这是一种花,俗称老鸦蒜,又名山乌毒,在那些人的花语当中被赋予了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的能力,据说是花香之中蕴藏着魔力……

    这不寻常的话语自然是令我将一些邪教的东西联想在一块。

    话说醒来之后一只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不仅脑袋疼得厉害,这五脏庙也是饿得受不了了,该想办法祭祭了。但是病房门口有民警在呀,没法子了,随手抓了桌面上一个苹果啃了起来,我最讨厌吃这些清淡无味的水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