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掐脖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28本章字数:2506字

    入手冰凉的感觉,以及包裹在尸体表面的透明胶袋特殊的质感令他提在嗓子眼的心脏也顿时沉了下去。

    真是快被吓死了。

    看来刚才的确是他太急于进入内室,看错了。

    不过此时他正处在尸体脚根的位置,却发现这具尸体上没有贴标签。按理说尸体都是进过严格审查之后才能移送进来,绝然是不可能出现未贴标签的事情发生,这要是把尸体给弄错了,可是属于重大事故,要受到医院严厉处分的。

    心生了这个疑窦,不免让他有些不安,刚刚才被压制下去的恐惧又因为这与众不同的一点给揪出来了。

    不过还好,没像先前那么畏惧了。

    他在想会不会标签贴错位置了,于是围绕着这具尸体,转了一圈,没发现,又转一圈还是没发现。

    心想难道是标签纸贴在里面了,又准备伸手去拉透明胶带的拉链条。但是当手快触及拉链条的时候却是心里一紧,两只手抓了抓,又缩了回去。

    还是不管那么多了吧,这大半夜的看到那张白如纸张的脸,怪吓人的。于是转身准备离开,可就在马三转身之后的一瞬间,身后传来一个细微的声响“咔啪啪咦……”

    这细微的声响如同蚂蚁咀嚼食物一般,但是在这幽旷入冥的环境当中,却是被放大了何止千万倍,在他听了之后整个头皮一下子麻住了。

    这他妈不是拉链条的声音吗?

    马三不敢再回头了,这具尸体有诡异,必须马上跑,他有种不详的预感,再迟一秒我就完了。

    “啊!”

    极度的恐惧令他破吼而出,然后两腿充满了力量准备往前急冲,可他终究还是迟了一秒,就那一秒。

    “唔!”

    下一刻他只觉得喉咙被一条蛇一样的东西给死死缠住不放,这条毒蛇还不断往里面收缩,压制着我的气管令他险些窒息而亡。而残存的意识告诉他,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拎起,两脚脱离了地面半悬在空中。

    他的心脏如同正在打气的皮球,不断膨胀,几乎要从他的胸口破出,他感觉自己就要断气了,因为那条毒蛇似乎是想把他的脖子给拧下来。

    这个时候如果有个人盯着他看的话,估计他的双眼已经充血欲破,脸色发紫入暗,张大着嘴吐着大舌头,直至头被拧下来。

    这凄厉的惨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在这样的折磨下他的呼吸完全被扼杀了,直觉告诉他,撑不了十秒钟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十秒钟,很快他只觉得两眼一黑,似乎是毫无知觉地死去。

    身体的直觉已经感受不到了,仿佛整个人是沉在深水里,飘荡漂流,没有气劲也没有理智,精神也随着这暗黑的水流飘荡。

    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费力地把眼睛睁开,看看着周围的一切。

    那些灯管正发出碧绿碧绿的光芒,绿色的火光照得人脸上都发青了,马三已经做声不得。最后是砰的几声,停尸房里面所有的灯光全部都破裂了。

    在灯管爆裂之后,就在马三快别掐死的时候,马三的身边出现了两个人,我和黄九叔。

    我和黄九叔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他身边,令他差点没吓死过去。不过很快他就心安了,可能是在这种不明就里的环境当中突然出现了熟悉的人,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而现场除了我、马三、黄九叔之外,还有一件东西,就是刚才从背后掐住马三脖子的那个东西,黄九叔称之为“阴兵”。

    马三心知不好,真是太不走运,真的是遇到阴兵了。黄九叔也大概没想到会来得那么快,所以估计也是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拉着我们就要往停尸房外面跑。

    眼瞅着就要到门口了,身后一阵劲风扑来,若不躲闪,肯定会被击个正着,我们三个人急忙一低头趴在地上,先是“呼”的一声,一张他娘的大铁床从我们头上飞过,撞在门口的边缘上拆成了奇形怪状,并且是直接镶进了墙壁里面。

    这墙壁本来就硬如磐石,但是那铁床也极厚重,被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掷出,平平地嵌进了墙壁里里,出口被封死了,要想用出去不是片刻之功。

    大铁床都砸进墙壁里了,这得多大的劲儿啊,这要是慢了一点,被撞到脑袋上,焉有命在?马三虽然胆大,此刻也吓得心惊肉跳:

    “九叔,你快去跟他商量商量,东西咱再多给他留几件,翻脸动起手来对谁都不好……毕竟是以和为贵嘛。”

    黄九叔心中无明火起,又犯了老毛病,变得冲动起来,转过身说道:

    “商量个屁,门都给咱堵死了,摆明了是想让咱们留下来陪葬,今天他奶奶的看谁狠,抄家伙上!跟这死鬼拼了。”

    我见状也倒吸了一口冷气,刚才拉开架式要过去拼命的劲头消了一半,

    这次太大意了,本来看这地方不太凶险,没想到在里面会遇到阴兵。我们的有没有扳手,连门也被堵得严严实实,只好抄起这停尸房里面能够用的东西跟它干一下了。

    只见这阴兵和僵尸没有什么区别,貌似身体不能够弯曲,而且辨不清面目,火杂杂的如同一只红色大猿猴,两臂一振,从袋子里中跳了出来,一跳就是两米多远,无声无息的来势如风,只三两下就跳到我们面前,伸出十根钢刺似的利爪猛扑过来。

    万万想不到这阴兵的动作这么快,此时千钧一发,也无暇多想,停尸房之中,没有周旋的余地,只有不退反进,以攻为守。我和马三是相同的想法,管它是个什么东西,先拍扁了它再说,二人发一声喊,抡起一只扳手就朝着它脸上砸去。

    这阴兵动作奇快,双臂横扫,我们只觉手中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击,虎口发麻再也拿捏不住,扳手像两片树叶般被狂风吹上半空,当当两声插进了停尸房的房顶上,上面虽然黑暗,但是只听声音也能断定,受到这么大的撞击,估计是插进去好几尺了。

    众人失了器械,如今只能设法避开阴兵的扑击,向着后室跑去。

    停尸房中本已经没有灯光了,全凭手电筒照明,这一跑起来更看不清脚下,就在离后室门前几步远的地方,我不小心踩到了墙边的罐子,哎哟一声扑倒在地。

     那阴兵已经如影随行地扑了上来,发出一声像夜猫子啼哭般的怪叫扑向我。这凄厉的叫声在狭窄的停尸房中回荡,说不出来的恐怖刺耳,听得人心烦意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马三脑海顿时恢复了清醒,无论这个阴兵有多难缠,他绝不让任何一个朋友死在他前边,更何况希望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我。此刻见我性命只在呼吸之间,哪里还管得了什么危险,飞起一脚,正踹中阴兵的胸口,这一腿如中钢板,疼得他直吸凉气,腿骨好悬没折了。

    阴兵受到攻击,就丢下我不管,也不知道这个阴兵到底是什么怪物,两只手根本就不是人类的手,反而是有点像是长满了獠牙的爪子,旋即恶狠狠探出怪爪插向马三的脑袋。

    马三把手中的电筒迎面掷向阴兵,一个前滚翻从它腋下滚过,避开了它的利爪。这时他身处的位置是个死角,墙角和背对着他的阴兵形成了一个三角形把他堵在中间,如果给它机会让它再转过身来扑马三,就万万难以抵挡。

    可他还是头一次面临这种生死难关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