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警花姐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28本章字数:2604字

    从江天智的话语当中,我看出了他对我的赏识,并且我预感他还有什么任务要交给我去办。我是巴不得亲自找出杀害白猫的凶手的,虽然我没有马三那么冲动,但我早已经在骨子里发誓,一定要找出杀害白猫的凶手才行。

    我问道:“江队,我能帮上什么忙你尽管说,我万死不辞。我表哥马三也是一样的。是吧,三哥?”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精神萎靡的马三,他也泪眼朦胧地看着我,半晌才说出一句话道:

    “好……”

    江天智看着马三现在这个状态,又看了看我,顿时摇摇头,起身说道:

    “我还需要再考虑一下,你们可以出院了,先回住处休息吧!暂时不要离开幽州,我随时会去找你们的。”

    江天智说完之后就和陆之青出去了。

    “江队……江队。”我在后面叫了他几声,他仍然没有理会,不知道他还在犹豫什么?

    我们所在的医院是麻油巷附近的一家普通门诊,连几甲都算不上,办理好出院手续之后,我和马三就回了在麻油巷子的住处。

    在宾馆休息了一夜,我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通过上网查找关于凶案的一切资料。

    下午时分,江天智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找他一趟,我看马三没什么精神,就让他在宾馆里面躺着。

    走出了宾馆。在宾馆的门口,一辆银灰色的宝马停在了那里,在这种地方还有这么高档的车,还真是少见了。

    宝马车边守着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男青年,看见我朝这边走来,连忙迎了过来,问道:“请问要坐车吗?顺便搭你一程。”

    我惊讶道:“啊?你叫我?”

    那人点点头说道:“没错,你要去哪里,我看看顺不顺路,搭你过去。”

    我摸摸脑袋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儿,现在还有人开着宝马在路边招揽人的?不过想想江天智的警察局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路途,我要过去还得打的,既然如此顺便问问顺不顺路,大不了付点钱。

    我走进驾驶位置,简单的看了一下,随即从衣服里摸出了一张纸,上面写了地址,问道:“这地方能去吗?”

    那人轻笑了一声说道:“你开玩笑吧哥们!这地儿是警察局。”

    我也笑了:“怎么的?我去的就是警察局,你不许呀?”

    那人继续咧嘴笑道:“这位先生,你是真不懂行啊?还是装不懂行?”

    我拿回那张地址,简单的看了一眼,然后放进了口袋,还没等我问清楚他怎么回事儿,一阵急促的警铃声就想了起来。我看到了那位男子的换乱得像是老鼠见到猫似的,可还没等他启动汽车,一辆警用摩托停在了宝马车的旁边,从摩托车上下来一位女警,女警很漂亮,五官精致的排列在一张瓜子脸上,一身黑色警服穿在身上,更显英姿飒爽。女警静静的站在那里,当真是如洛神临世一般。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

    对于女人,我向来是没有什么自制力的,更不说现在的女人还是一个大美女了,我的眼珠一下子便被女警吸引住了,目不转睛的盯着女警。

    “啪。”女警向我行了一礼,“先生,请出示你的驾驶证、行驶证。”

    我懵了,回头一看,卧槽,那个男的已经趁着女警从摩托车下来的一瞬间偷偷溜走了,车子上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感到不妙了,被那混蛋给摆了一道。

    “小姐,我可以请你喝咖啡吗?”我一边去摸驾驶证,一边强装镇定。

    女警并不答话,只是看了我一眼,眼里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好在我随身带了驾驶证,掏出来之后却没有递给女警,而是正声说道:“小姐,我刚刚似乎在你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厌恶,作为一个良好公民,我觉得我有必要向你了解一下,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你?”

    她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鼻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道:“请你出示驾驶证、行驶证。”

    “小姐……”

    “请你不要叫我小姐,你可以叫我为同志。”她皱起了眉头,她似乎不太喜欢小姐这个称呼。

    我理解的笑笑,也明白小姐这个词语的另外一个意思,不过同志这个词语不是更能引起歧义吗?

    “警官同志,这可是你自己说自己是同志的,我可是什么都没有说。”我摊摊手,撇清了关系。

    “碰。”一声巨响从我的头顶传来,我抬头看看,车顶有了明显凹凸,心里暗暗吃惊,知道自己是遇到一个漂亮的女暴龙了。

    “下车,我现在怀疑你贩毒、藏毒,马上下车接受检查。”凤鸣竟然掏出了手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我。

    我脑袋一懵,强辩道:“什么?我贩毒?你开什么玩笑?我……”

    我突然想到了刚才那个男的问我懂不懂行?他这句话的意思莫非真的是在提醒我这辆车是用来做毒品交易的?

    麻油巷这一块,治安相当之差,各种夜店横行霸道,里面有人吸毒是在常见不过的了。但是我做梦也没想到,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还有人在街角给我卖毒品呀!

    她都用枪了,我必须要配合才行,打开车门下了车,举起双手,靠在了车门处:

    “警官同志,在你搜查之前,我必须声明一件事,这车它不是我的,我刚才是被人骗上来的呀!如果你真从里面查出了什么,可跟我没有关系。”

    这女警官不答话,只是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弯腰探头进宝马车里看了一遍,宝马车里空空荡荡,并没有发现什么有问题的东西,她有些不甘心的退了回去。

    “怎么样?没有警官同志想要的东西吧?”我戏谑的笑着,但心里很虚,这要是真查出来什么东西,我可就真玩完了。

    女警察冷哼一声,道:“请出示你的驾驶证、行驶证。”

    我笑笑,把手中的驾照递给了女警,女警接过驾照看了一下,又说道:

    “行驶证呢?”她翻看了一下手中的证件,发现只有驾驶证。

    我摊摊手,道:“我都说了,车子不是我的,我哪里知道有没有行驶证。”

    “那就跟我去警局走一趟吧。”她不动声色的说道。

    “正好。”我似乎非常高兴,我本来就是要去那里的,“我正好要去警察局,恰好又找不到路,那就麻烦你给我带路吧。”

    这女警官一愣,随即给了我一个大白眼,估计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让警察带路去警察局的。

    跨上摩托车,女警官转过头叮嘱我,“跟上来,不准逃。”

    我摸摸鼻子,压根就没有想要逃跑的打算。

    她骑车的速度不快,我也悠哉的开着车,跟在她身后,欣赏着美女的背影,要说女人那里最漂亮,在我看来莫过于背影,带着些许朦胧,如雾一般,能让人把丑女误认为是美女。

    幽州的察局,跟在这位女警官的身后,我接受了无数同情的目光,在我不解的目光中,一个男警察悄悄走到了我身边,轻声问道:“嘿,哥们,犯啥事了?”

    我呵呵笑道:“貌似是超速驾驶。”

    男警察摇摇头,“算你小子倒霉,遇到了我们警察局的煞神。”说完,男警察察看看女警的背影,转身走了。

    煞神?我笑着摇头,我又没犯事儿,所以,我不怕。

    这女警官直接把我带到了一扇黑色的铁门前,拿出钥匙打开铁门之后,扭头对我说道:“跟我进来。”

    我抬头看看铁门上的门牌,微微笑道:“警官同志,没有必要吧,用不着进审讯室吧,游戏就玩到这里吧,我还要去办事,就不奉陪了啊。你帮我找一下江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