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黑色会人物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29本章字数:2509字

    我一愣,随即笑呵呵的问道:“警官,你不会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吧?我都说不要你了,你还要自己送上门来,我可是不会客气的哦。”

    “愿赌服输!”凤鸣的倔强劲又上来了。

    “那好吧。”这么一个大美女竟然要主动送上门来,我怎么会拒绝,双手向前一伸,一把把凤鸣拉进了怀里,“那你就来履行你作为一个的责任吧。”

    凤鸣早想到会有这么一刻,但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闭上眼睛,一副任凭我施为的表情,楚楚可怜当中带着无限的诱惑。

    我慢慢的低头,然后轻轻的吻住了凤鸣的樱唇,舌头朝凤鸣的小嘴里探去,可是却被凤鸣紧咬着的银牙挡在了外面。

    “放松一点,不要这么紧张。你现在可是在履行你的责任,*的责任就是要让你的情夫尽兴,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合格哦,小心我退货。你就可就要背上一个输不起的名声了。”我轻声对凤鸣说道。

    “你…”凤鸣正想说话反驳,可是她刚张开嘴,便被我给封住了,而我的舌头也乘机进入到了凤鸣的小嘴里,疯狂的掠夺着凤鸣嘴里的琼浆玉液。

    凤鸣何尝经历过这种状况,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了我的怀里。

    我好好的品尝了一番凤鸣的甜美,然后才放开了凤鸣,但此时的凤鸣早已经是浑身无力,只能如同一只澳洲考拉一般,挂在了我的肩上。

    “你真甜。”我笑着在凤鸣耳边说道。

    凤鸣的俏脸顿时布满了红晕,她想要反驳我的话,可是她却找不到反驳的语言,在刚才的亲吻之中,她已经竟然也有了快感。

    “我,你放开我。”凤鸣面带祈求的说道。

    “不。”我摇摇拒绝了凤鸣,“抱着你这么舒服,我舍不得。”

    “快放开,我以后就是你的了,你还怕没有时间抱吗?”凤鸣狠声道。她狠自己输给了我,但是她做人的原则向来是说到做到,竟然输了,那么她不会反悔。

    “以后我可不要这样抱了,我会把你脱得光光来抱,那样的感觉肯定更加的舒服。”我一脸陶醉的说道。

    “无耻!”凤鸣轻啐一口,一想到自己以后的rì子,凤鸣的心里就涌上淡淡的哀愁。

    “你才知道我是这么一个人吗?我可是不折不扣的sè狼。”我笑嘻嘻的说道。

    “你……”凤鸣彻底的无语了,只能狠狠的瞪着我。

    “别瞪了,快去换衣服吧,我知道你刚才可是有快感的,不去换衣服会难受死的。”我笑眯眯的看着凤鸣,我没有想到凤鸣竟然是如此的敏感,这么简单的亲吻和抚摸都能让她达到。

    “你……”凤鸣本想问你怎么知道,但是她及时的把话咽了回去,她可不会承认她刚才得到了快感。

    对于女人的身体,我是非常的熟悉,她们在亲热的过程中出现的一丁点小状况也逃不过他的眼睛,刚不用说凤鸣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了。

    “快去吧。”我亲昵的拍拍凤鸣的头,“等会我带你去吃晚饭,就当做是我给你办接风宴,庆祝你正式成为我的。”

    “你去死!”凤鸣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如果她还有力气的话,她肯定就直接动手了。

    “我才不会去死呢,我死了,你不就解脱了,我要缠你一辈子。”我故意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

    “想都不要想,你最多只有一年的时间。”凤鸣已经打定主意,在约定的时间完成以后,她便会逃的远远的,不会再给我任何机会。

    “一年就一年吧,不过已经足够了。”我有把握在一年之内便让凤鸣舍不得离开自己。

    “哼!”凤鸣轻哼一声,不再搭理我径直出了训练场。

    “喂,你去吃饭吗?”我大声问道:

    “不去,我看见你就没有了胃口。”凤鸣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见我就没胃口,我看见你胃口可非常的好,你就等着被我吃掉吧。”我满脸*荡的笑。

    走出训练场的凤鸣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她以为是自己穿的少了,连忙朝宿舍走去,其实她哪里知道,她是被人被惦记上了。

    第二天早上,陆之青立刻进行鞋印的采集工作,开始调查四十二码翻毛皮鞋。

    虽然这些人的身高并非都在一米七十六公分以上,但是他们全都被要求立刻带上翻毛皮鞋,到专案组大本营报道。

    他们一到专案组大本营,便被领到一楼的大会议室里。在那里,民警们让他们抬起双脚,在他们的鞋底涂上印泥,然后让他们在铺在地上的白纸上踏下鞋印。

    正在上班的人,则由技术科的警员到他们的上班地点提取鞋印。总之,一个也跑不掉。

    就这样,专案组采集到了全部一百八十一双四十二码翻毛皮鞋的鞋印。

    经比对,只有五对鞋印与不明身份的凶手鞋印有相似的特点,都是鞋后跟内侧磨损大于外侧。其中就有两双属于一对姓吴的两兄弟。

    好在江天智的火眼金睛能够洞察秋毫,明辨是非,发现了它们之间的差异----凶手的鞋印中只有一些细小的“伤痕”,而吴家兄弟与其他三几个嫌疑人的鞋印中,却布满了尖锐物体造成的划痕和火星留下的“烫伤”。

    这五人终于被排除了嫌疑。

    排查嫌疑人工作相当之繁琐,耗时相当长的时间,民警们从早上八点钟开始工作,一直到傍晚七点钟,也仅仅是小范围地排查完毕,因为当中牵涉到很多居民的作息时间问题,有一大部分人是在洗浴中心和发廊夜店里面工作的,白天的时候他们多数在睡觉。而且考虑到晚上继续排查的话,难免会造成很多情绪上的问题,所以排查工作一直难以进行。

    因为排查任务当中都是比较专业的事项,我这个警外人员自然是帮不上太多的忙,而且我也没有资格参与到这么具体的任务当中去,闲的发慌的我,又因为这两天实在是太烦了,所以晚上到了附近的一家名为天上人间的洗浴中心消费一下,调整一下情绪。麻油巷子这一类洗浴中心数不胜数,随便走一圈都有好几家。

    这刚一进去,就碰见一个熟人了,牛大壮,幽州一带有名的黑社会老大,警方都在整个幽州区域贴过通缉令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把通缉令给撤消了,牛大壮依旧在这一带横行霸道,无人敢惹。据说现在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

    这时隔着洗脚的帘子能够看见牛大壮正在一个女的身体上做着活塞运动,马上就要到了关键时候,一个杀猪般的声音却突然响起,差点就让牛大壮从此不举了。

    “TD,谁在外面叫丧,快给老子滚进来。”被那么一吓,牛大壮丢的更快了,拉过一张毛毯盖在了他自己和那个女的的身上。

    “牛哥,是我,我找到这那天晚上和冯少在一起的刘三那七个臭小子了。”牛大壮手下第一头马黑豹那难听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带进来。”牛大壮听见找到人了,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牛哥,你把衣服穿好,今天冷,会感冒的。”那个女的慵懒的坐了起来,拿过牛大壮的外套,披在了牛大壮的身上。

    “那个女的,你乖乖躺着,等会爷还要再来爱你一次,你也给爷争气一点,给爷怀上一个。”牛大壮伸手在那个女的的脸蛋上摸了一下,然后把那个女的按回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