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失踪的鞋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0本章字数:3098字

    “他的父母都是有识之士,知书达理,对于子女都很疼爱。他在文化局大院中长大,周围也都是有文化、有教养的人,根本不可能发生、也从没听说有被虐待这种事。他没有成为性变态分子的社会背景。

    “此外,他性格上也没有性变态分子那种孤僻、不善与人交际、不合群……”

    “且慢,”杨建平不客气地打断他,“事实上唐启明恰好就是个不合群、孤僻的人。除了你们兄弟俩和几个上海人外,他跟别人都没什么来往。”

    “你还遗漏了两个人,两个为了他打得你死我活的女人,李红跟施晓佳。”邝路明提醒道。

    一听这话,宋程用拳头猛击了一下掌心,得意地笑了起来。“对呀,你这话提醒了我,这两个女人的存在,恰巧就是他不是性变态杀手的有力证明!”

    “怎么说?”

    “还记得吗?我曾经对你们说过,这两起案子虽然都属于暴力型性犯罪,但凶手都没有实施实质上的性行为,说白了,就是没有用他那玩意儿侵犯被害人。我认为凶手八成有性功能障碍,有可能是个阳萎分子。可唐启明能够左右逢源,说明他的性功能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单凭这点,他就绝对不可能是凶手!所以,警察迟早都得放了他。”

    宋程说完,得意地打了个响指。

    “问题是,警方并不认同你的观点,他们至今都没有往性侵犯犯罪那上面去想。”杨建平提醒道。

    “所以在可以预见到的近期,他们不可能在案件侦破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厂领导,还有你们保卫处,就做好长期伺候他们的准备吧。”

    宋程狂妄地断言之后,就把那两人扔在一边,自顾自看起书来。

    正当杨建平起身告辞之际,我宋程又对他弹了个响指,口中大叫一声“且慢”。

    杨建平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问道:“干吗?”

    “失踪的鞋子一事,不过是小事一桩,山人自有妙计。记得你曾经说过,警方发现的疑似凶手的足印,其最显著特点就是鞋后跟内侧磨损得较厉害,说明足印的主人是个内八字。警方只要随便拿唐启明的一双鞋去分析一下,就可以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如果他确实是个内八字,不管穿多少码的鞋子,都会让鞋后跟内侧磨损得比外侧厉害。如果他不是内八字脚,就算找到那双四十二码鞋也没用!”

    宋程说完,又低下头去看他的书了。

    邝路明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杨大侦探,你们准备放人吧。唐启明绝对不是内八字脚!”

    “别高兴得太早了!”

    杨建平撂下这句话,转身离去。

     在二十多天前肖永彬呆过的那间房间和同一把椅子上,唐启明双目低垂,手心冒汗,接受警方的连夜突击讯问。搜查他屋子的人当中,有两名参加了讯问,其中一名就是年纪稍大的那位,名叫陆之青。

    警方没有象讯问肖永彬一样,一上来就问他案发前后的行踪,而是问他警方敲门之时,他在做什么。那是人赃俱在、无法抵赖的事,显然是想给他来个下马威。

    “这个,我正在看书。”

    “什么书?”

    “《埃塞俄比亚新政治史》”。唐启明显的成竹在胸,对答如流。

    陆之青想起,当时他的书桌上确实摆着这本书,这家伙是有心理准备的。

    “除了看书,你还干了什么?”

    “就是看书,没干其它事。”

    “你当时没在听收音机吗?”

    “没有。”唐启明回答得飞快。

    “搜查人员敲门时,听到你房间传出收音机的播放声音。”

    “他们可能听错了,也许是其他房间传出来的声音。”

    陆之青冷冷地插话道:“你不要再狡辩了!负责搜查的民警听得清清楚楚,声音正是从你的房间传出来的。而且进门后我们发现,你的收音机是发烫的,说明是刚刚才关掉的,就在我们敲门时关掉的!”

    ……

    “怎么不说话了?”

    “好吧……我……我当时是在听收音机。”

    “收听哪个台?”

    “也没有特别听哪个台,只是把旋钮转来转去,有好听的音乐、歌曲就听听,没注意是哪个台。”

    “是‘美*国*之*音’吗?”

    “不是!”又是快速的回答。

    陆之青打开桌上的物证袋,从中取出一台收音机,正是从唐启明屋子里搜走的那台。

    他指着收音机面板上的指针说道:“这是我们进屋时,收音机指针所在的位置,我们没有移动过。”

    接着,他打开了收音机,“美*国*之*音”女播音员那风格迥异的声音,毛毛雨般在讯问室的四壁间飘荡。

    “再问你一遍,你当时是在收听‘美*国*之*音’吗?”

    唐启明微微点了下头。

    “回答我的问题。”

    “是……的。”

    “经常收听吗?”

    “不太常听。”

    “每天都听还不算经常?”

    “我并没有每天都听。”

    “那么,我纠正一下,是几乎每天都听。只有当有人登门拜访时,你才没有收听,对吧?”

    “是……的。”

    “为什么有他人在场就不敢收听?”

    “也不是不敢听,是因为要跟他们交谈,所以才没听。”

    “你收听‘**’的目的?”

    “目的?没什么目的啊,只是听听音乐而已。”

    “只是听音乐?”

    “是的,只是听音乐。”唐启明鹦鹉学舌般重复着讯问人员的话。

    陆之青从另一个物证袋中,拿出几张写有英文单词的纸张,放在他面前。

    “这是你的字吗?”

    唐启明看了一眼那几张纸,立刻脸色发白,嘴唇哆嗦起来。

    那几张纸上满是他信手写下的“自*由”、“人*权”、“专*制”、“独*裁”之类的英文单词,想必警方已找人进行了翻译,而且恐怕也进行了笔迹鉴定!

    ……

    他的表情变化一点儿也没逃过讯问人员的眼睛。

    “是你写的吗?”

    “是……的……”

    “是边收听广播边写的吗?”

    ……

    “回答问题!”

    “是……的……”

    “是‘**’广播吗?”

    讯问人员一步一步地把他往陷阱边推去。

    ……

    “为什么不回答?”

    “是……的……”

    “你收听‘美*国*之*音’的目的显然不仅仅是为了听音乐,对吧?”

    ……

    “你老实回答问题,不要耍滑头!”

    “……我是想学习英语……”

    “学英语为什么非要收听‘美*国*之*音’?”

    “……我是在练习听力,它的英文节目语速比较慢,比较容易听懂。”

    “你的意思是,你能够听懂‘美*国*之*音’播出的英文节目?”

    “只是一部分……”

    “所以你也能直接通过收音机,接受境外的指令?”

    唐启明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什么指令?这……这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我真的一点儿也不明白呀!”

    “你难道不是一直在通过‘美*国*之*音’,接受境外敌对势力的秘密指令,寻找机会制造事端吗?”

    “绝对不是!我……我真的只是在学英语,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秘密指令!”

    “既然是在学英语,那一开始为什么要撒谎,而且在整个讯问过程,你都在不停地撒谎?”

    “我是怕被扣上走白专道路的帽子……”

    “你然道不知道收听敌台,是国家法律所不允许的吗?”

    “……知道是知道,可是……可是大家都在听呀!”

    “好个大家都在听!你的意思是,大家都在做的事情,明知是违法的,也可以知法犯法吗?你这是在委过他人,想替自己的罪行开脱!”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在接受什么秘密指令,我根本不知道那个……那个台会发布什么指令啊……”他嘶哑着嗓子,拳头一会儿握紧,一会儿松开,恨不得跪在地上,大喊冤枉。

    他的说辞警方是否相信,不得而知,但至少他们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对他穷追不舍了。

    换了两名民警进来讯问唐启明,讯问的内容也变了。

    警方要他详细说明,两起凶案发生当晚他的行踪。

    这个问题他已经在心中演练了好几遍了,但他还是歪着脑袋、皱着眉头,假装在回忆。

    此刻,他已不像先前那么紧张,尽管内心仍然忐忑不安。

    他说,第一起凶案发生当晚,吴远翔到他屋里来聊天,是八点多一点来的。大约九点钟的时候,他的女友李红来了,他们仨聊了一阵,将近十点钟的时候,吴远翔便告辞了。李红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走,两人一块儿去上班。

    第二起凶案发生那晚,因为有点误会,他、李红以及另一名女士施晓佳,在他的屋里一直谈到凌晨一点多。后来他把李红和施晓佳送回她们的宿舍,三个人是一起离开的,先把施晓佳送到她宿舍,后送的李红。离开李红时已经将近两点钟了。

    警方要他说明,他们三人之间是什么误会。

    他面孔微微发红,盯着自己的双手说,李红对于他跟施晓佳之间的关系有点误会,要他解释,后来又找来了施晓佳,最后弄成了三人对质的局面。

    他的说辞,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