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桥魂(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0本章字数:3756字

     这两个女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完全忘了夏仲平的存在。

    夏仲平就在两个女人的这种忘我的状态中,透过弥漫的硝烟,理清了事情的脉络,虽然结果并非他所期望的。

     夏仲平让李红离开,把施晓佳留了下来。

    夏仲平故意一语不发,任由令人不安的寂静在四壁间弥漫。

    一直竭力保持镇定的施晓佳,颈部渐渐变得僵直,视线偷偷地在夏仲平身上溜来溜去,鼻翼开始渗出细小的汗珠。

    这时,夏仲平开口了。

    “第二起案子发生那晚,你确实到过唐启明的住处,对吗?”

    施晓佳抖了一下,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结果却赌气地把头扭向一边,一声不吭。

    “为什么要撒谎?”

    她固执地咬紧牙关,拒绝开口。

    “你知道作伪证是要付法律责任的吗?”

    ……

    “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年纪又很轻,有着大好的前途,为了一个不爱你,或者说不能够专一地爱你的男人而毁了自己,值得吗?”

    ……

    “你想通过谎言来报复别人,可是你要知道,报复这种东西是一把双刃剑,伤害别人的同时,往往也伤害了自己。我相信你此刻心里并不好受。对吧?”

    ……

    夏仲平像长者般谆谆诱导,他看见两行清泪顺着施晓佳清秀的脸庞缓缓滑落。

    他打开门向守侯在门外的李海东低声嘀咕了几句,顷刻间,李海东便像变戏法似的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摆在施晓佳面前,接着向她递过去一块洁白的、散发着阳光气息的男士手绢。

    施晓佳把她的眼泪和鼻涕一股脑儿涂满了那块大手绢,还不时地抽泣一两声,看上去就像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女孩,先前的傲气和刻薄劲儿,早已荡然无存。

    “可以回答问题了吗?”夏仲平问道。

    施晓佳轻轻点了点头。

    “这是正式询问,请你如实告诉警方,第二起凶案发生当晚你的行踪。”夏仲平一改先前慈祥大叔的模样,一脸严肃、公事公办地说道。

    先前一直守候在门口的李海东,这时也坐到了桌旁,准备记录。

    施晓佳盯着自己的双手,轻声叙述了那晚所发生的事。

    她的叙述与李红的证词大体一致,一些她与唐启明之间比较私密的话她略去不说,夏仲平也没有逼迫她。他唯一关心的是,唐启明的不在场说法是否能得到证实。

    现在,两个相互仇视的女人的证词,都证实了他的说法。至少,证实了在第二起凶案发生的时段内,他不在案发现场。

    去清川纺织厂外调的两位民警和技术科的人员结束了他们的行程,正在向江天智汇报。

    他们在纺织厂找到了那位张招娣。

    清纺是从上海搬迁来的,职工绝大多数是上海人,唐启明口中的那位张招娣不仅认识他,而且跟他多少还沾亲带故。自行车是她借给唐启明的。那天唐启明去清纺找她,去取他在上海的妹妹托人捎给他的几本书。回去时比较晚了,她就把车子借给了他。借车时间与唐启明交待的时间相吻合。

    那辆自行车确实是“凤凰”牌二十八英寸车,技术科提取了它的轮胎印痕。经比对,与“嫌疑车”的轮胎印痕不相符。

    关于失踪的四十二码鞋,警方采纳了宋程的建议(实际上是江天智的建议),提取了唐启明现有的四十一码翻毛皮鞋的鞋印。分析表明,鞋后跟外侧的磨损远远大于其内侧。显然,唐启明属于外八字脚,与不明嫌疑人的特征不符。

    正如我宋程所预言,警方不得不释放了唐启明。

    唐启明身上的疑点除了收听敌台外,其余均被逐一排除了。至于说收听敌台嘛,警方确实找不到他是在接收境外敌对势力秘密指令的证据,继续羁押他的理由已经不存在了。

    望着唐启明离去的身影,李海东深深叹了口气。“为什么每当我们好不容易锁定了一名嫌疑人,立刻就会有女人跑出来搅局呢?”

    对此孙晓勇颇有同感,忍不住苦笑一声。“但愿这不会成为一种规律。”

     对于在全厂范围进行排查的第二行动小组来说,他们的工作不仅既单调又乏味,而且因为是与人打交道,遇到比较蛮横的或行为乖张的,有时还会让人窝一肚子气。

    他们竭尽全力保持斗志,坚持不懈,象挖掘机一样日复一日马不停地到车间、宿舍、食堂找人谈话,提出那千篇一律的问题,以便挖掘出有关案情的有用信息。迄今为止,他们已经对两千多名职工进行了走访。

    然而,他们的收获却与付出不成比例。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名潜在的知情者因为他们的努力而转变成为提供线索的证人,他们也没有锁定任何嫌疑人,甚至连重点怀疑对象都没有。

    这情景多少让人有点气馁,只是谁也没有开口抱怨。

    这天晚上,洪建阳开完案情通报会回来,见任小平正坐在招待所的窗前发呆。说发呆其实并不确切,因为他还把两根食指竖在眼睛的两侧,看上去怪里怪气的。

    洪建阳把包扔在床头柜上,仰面倒在床上问道:“干什么呢,练气功啊?”

    任小平赶紧放下双手,不好意思地笑笑。“哪里,只是觉得眼睛有点不舒服。”

    “眼睛不舒服应该找医生看看,弄点眼药水什么的滴一滴。你摆那个怪里怪气的手势干吗?”洪建阳不解道。

    任小平转过身来面对洪建阳,满脸不悦道:“你还记得今天下午最后问话的那位叫陈军的家伙吗?”

    洪建阳“嗯”了一声,表示记得此人。

    “那你还记得他的长相吗?哦,我的意思是,你注意到了他的眼睛吗?”

    听到这,洪建阳乐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那位陈军是位干瘦的小个子男人,干瘪的脸上所有的器官好像都是尖尖的、向外凸起的,那双眼睛更是如此,而且还是一双斗鸡眼。跟人说话时,老觉得他在紧盯着你瞧。在近距离接触的情况下,人们通常也会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瞧,结果就陷入了任小平目前的境地。

    他觉得自己似乎也成了斗鸡眼,两只眼珠老是对在一起,视线无法展开,视角好像被限死在靠鼻梁的范围内。所以他摆出了那种古怪的手势,试图把他的视线向外眼角引导。

    洪建阳开导说:“你那是心理作用。早点休息,即使睡不着也闭上眼,做做眼保健操什么的,消除眼部的疲劳,第二天保管没事。”

    “这个厂的职工都怎么了?先是遇到个乌鸡眼,接着又遇到了一个飘眼,现在又来了个斗鸡眼。接下来还不知道会碰到什么眼呢!”任小平愤愤不平道。

    乌鸡眼很可能是指长着一双暴眼的何赛姣,飘眼不用说定是魏河舟无疑了。

    他的口气透露着一股情绪。这种情绪实际上是一种借题发挥,很可能是访查工作开展近两个月来,未能有所发现所产生的挫败感造成的。

    洪建阳笑了笑。“这是个大厂,职工人数近万名,出现几个眼睛有点毛病的,实属正常。再说了,他们的眼睛长什么样,不是天生的,就是从小没养成正确的看书习惯造成的,跟这杏湖塘小区没一点儿关系。”

    说着,他翻身坐起,冲着任小平点了点头。“看样子,好像有点情绪啊!”

    见任小平没吱声,他点了支烟,慢慢踱到窗前,将身子倚在窗台上,望着漆黑的夜空喃喃低语,象在对自己说话。

    “破案是个复杂的过程,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这个付出,不见得都能得到回报,有时甚至是劳而无功,毫无所获。有些案子发生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仍未破获,成了悬案。相比之下,两个月的时间并不算太长。”

    “可将近两个月什么也没发现,未免太让人泄气了吧!而且到目前为止,除了那位何赛娇之外,没有一个知情人来反映情况。而何赛姣说的那些事,多半是她的想象或臆测,听上去简直就是胡言乱语。难道这厂里的人真的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到吗?还是他们知情不报?”

    “知情不报倒未必,因为没有一个人守法的公民愿意看到凶手逍遥法外。如果说何赛姣的遇袭多数人还是抱着一种嬉笑,或者幸灾乐祸的态度的话,那么,王月华的被害,确实让绝大多数职工感到震惊、气愤和悲伤,如果他们确实知道什么的话,一般情况下是会站出来的。

    “就眼下的这个情况而言,很可能多数人确实是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个别人也许虽然看到了什么,却不知道自己实际上看到了与凶案有关的事。当然,不排除也许有人确实看到了与凶案有关的情况,但由于有难言之隐,比如说类似肖永彬那种情况,于是他,或者她,便保持沉默。过去我们在办案过程中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你说对吗?”

    “头儿,你说,会不会凶手压根就不是这个厂的人?”

    “也许。但是,既然没有证据表明凶手不是这个厂的职工,我们就必须对这个厂的职工进行彻底的盘查。如果最终仍然没有发现嫌疑人,那也是一种结论,说明凶手不是这个厂的职工。这就是‘排查’二字的含义。我相信对于全世界的警察来说,排查都是一件费时费力,单调乏味,然而却是不得不做的工作。”

    他对着夜空默默地吞云吐雾,尽管感到十分的疲惫,却毫无睡意。

     这是进驻杏湖塘小区以来,专案组召开的第五次案情分析会。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参加会议的不仅仅是组长、副组长级别的人,而是全体民警都参加,更像是一次动员大会。

    江天智要求每个行动小组的组长汇报一下进驻清钢以来的工作进展,副组长、组员们可以补充发言。

    第一行动小组组长陆之青首先做了汇报。他的汇报,概略而言,实际上是给出了凶手的特征的综合画像:

    一、凶手为男性,身高一米七十五公分以上,穿四十二码鞋,身体结实,富有攻击性;

    二、凶手在工厂工作,抽大前门牌香烟,以自行车作为交通工具,可以快速移动;作案嫌疑车为凤凰二十八英寸前杆车,车子或者外胎比较新;

    三、凶手熟悉杏湖塘小区的环境,很可能就是杏湖塘小区的职工,作案之前可能事先踩过点;从两起案件发生的时间分析,凶手应该在上白班或没有三班倒的职工中寻找;

    四、凶手的作案特点是先用砖头从身后猛击受害者的头部,然后再徒手猛烈击打受害者,并掐受害人的脖子,直至其死亡,体现了凶手十分残忍的性格;

    五、凶手很冷静,很有耐性,也很狡猾,具备一定的反侦查能力,作案事先经过了策划,很可能有前科,因此凶手年纪不可能太轻,但也不可能太大,年龄应该在二十五岁以上,三十五岁岁以下;

    六、凶手的行为表明他的智商不会太低,文化程度应该不会低于初中水平,招工前是知青的可能性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