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彩虹谷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0本章字数:3946字

    通知开宗明义道,警方将与杏湖塘小区民兵组成联防队,在全厂范围进行巡逻,粉碎阶级敌人的阴谋,确保职工的人身安全。同时,为了避免出现因误会导致的防卫过当,造成不必要的人身伤亡,要求全厂职工自觉响应通知要求,将手中持有的各类自制武器上缴到专案组。如果在规定的最后期限后仍持有自制武器,一经发现,将给予严惩。警方呼吁知情者,以各种形式举报持有武器拒不上缴者。

    通知还对何谓自制武器,以及武器收缴地点和期限作了详细说明,并将通知以书面形式张贴在各大公共场所和醒目的位置。

    这次行动,同样带有震慑凶手的目的。

    在规定的收缴期限的第一天,虽然有一些人在专案组大本营周围晃来晃去,但没有一个人走进大门,交出他们的宝贝。

    第二天,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缴来了一些类似匕首的器具。

    到了期限的最后一天,招待所一楼涌入了大批职工,他们聚集在挂着“自制武器收缴处”的会议室门口,探头探脑。

    负责办理有关事宜的民警招呼他们进入会议室,让他们排队、登记、交出武器,一位民警忙着往“武器”上挂上编有号码的牌子。这些号码,与登记本上的一个个人头一一对应。

    人们的脸上充满了好奇,口中还不停地问这问那,那场面就像赶集似的,人头攒动,吵吵嚷嚷。

    收缴武器行动结束后,在专案组的要求之下,厂长钟翰祥率领着副厂长、总厂办公室主任、保卫处处长以及各分厂、车间领导,到招待所一楼会议室参观此次行动的成果。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会议室的桌子被排成了一排排,上面分门别类摆放着匕首、短剑、三角刮刀、带短刃的钢指套、飞镖……共计九百六十四件,考虑到可能还有没上缴的部分,估计数量超过一千两百件!

    这些武器有一些做工相当精良,看上去或寒光闪闪,或发出湛蓝色的光芒,其锐利程度不容置疑;有些刀具的护手还精雕细刻,相当考究。

    至此,众领导终于明白了专案组让他们来参观的用意。

    钟翰祥的脸色难看极了,其他人的脸上也是阴晴不定,特别是原先认为警方是为了向他们炫耀战功的那些人。

    面对着这些数量巨大的武器,许多人在心中暗暗估计着制造它们所耗费的材料、能源、工时,还有设备的损耗……

    沉默良久的钟翰祥终于开了口,他以罕见的幽默说道:“至少,我们的工人手艺还不错,比得上市场上出售的商品。”

    办公室主任立刻附和道:“是呀,相当不错,我看有些比商店里出售的还要上乘。”

    没想到他马屁拍到了马腿上,钟翰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接着,他转向了其他人。“诸位怎么看?你们这些厂长、车间主任,还有你这个保卫处长,有什么感想?”

    ……

    管理中存在的漏洞不言而喻,每个人都在内心赌咒发誓要采取严厉的措施,对付这些挖社会主义墙脚的家伙。

    其中一位厂长开口说道:“我们分厂会进一步完善我们的管理制度,坚决杜绝此类现象。此外,我希望警方把我们厂自制武器的人员名单提供给我。”

    其他人也提出了相同要求。

    专案组满足了他们的要求。他们认为,确实有必要给这些干私活的家伙一点警示。

    由厂民兵和警方组成的联防队正式开始运作。民兵们经过了必要的培训之后,以班的建制为单位,布置到了全厂的各个黑暗角落,根据凶手的作案特点,从晚上十点钟到凌晨六点钟进行巡逻。

    贺章林激动万分,每天都昂首挺胸,情绪高昂,到处都可以听见他扯着嗓门大声吆喝,好像整个杏湖塘小区的安危就维系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不仅如此,在每一个不当班的傍晚,都可以看见他领着一帮人在操场上摸爬滚打,练习格斗擒拿。那些人个个斗志昂扬,气冲九霄,每天下来,都大汗淋淋,象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他们所有的过剩精力,都得到了充分的发泄。

    担任巡逻任务的民兵们全无畏惧。每天晚上巡逻时,个个心中渴望着凶手会再度行凶作案,而且是在自己执勤的地段作案,这样,他们就有机会展现自己的英勇气概,成为万众瞩目的英雄。

    他们打点起十二分的精神,一双双锐利的眼睛在黑暗中逡巡个不停,恨不得那些黑黝黝的物体都变成了实实在在的人形;一对对耳朵雷达般扫描着四周的响动,恨不得那些声响都来自黑暗中鬼祟潜行的歹徒。

    女同胞们对他们很是感激,以看待英雄般的眼神凝视着他们,令他们激动万分,精神奋发,说话声音分外洪亮,走起路来虎虎有声,成天乐陶陶的,一门心思都在想象如何擒拿顽凶。

    虽然迄今为止,他们始终没能如愿,但他们并不气馁,他们坚信,凶手必然落入他们铁的手腕之中。

     虽然凶手没有继续为恶,但他的魔影仍然盘亘在清钢,这让一厂之长的钟翰祥耿耿于怀。他每天都企盼着警方发布逮着凶手的好消息,但这样的好消息却迟迟不肯降临。

    恰逢此时,连接杏湖塘小区与江滨大道之间的彩虹大道竣工了,钟翰祥决定大张旗鼓地举行通车典礼,邀请冶金部、省冶金厅和清川市的有关领导参加通车剪彩,借此冲一冲晦气,扫荡笼罩在清钢人心头的阴霾。

    说起这条路,还有一段故事,而且正是这个故事,引发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根据清川市的交通规划,这条道路原先并不叫彩虹大道,而是暂定为西环路。道路按城市主干道一级标准建设,道路全长12.5公里,红线宽30米,总投资约2300万元。

    按道理,这条路应该由清川市政府出资兴建。可当时清川市刚刚才由一个贫困的农业县升级为市,除了那些正在兴建的“三线建设”项目外,根本没有一丁半点儿的工业,至少是没有正在运营良好的、具备一定规模的工业,财政收入少得可怜,别说是2300万元了,就是230万元都拿不出来!如果指望当地财政投资,就是再过十年,恐怕也建不起来。

    除了铁路支线外,这是杏湖塘小区唯一的对外交通,生产、生活所需的所有物资几乎全靠它了。原先的那条土路面的乡村道路,根本满足不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天候运输的需要,道路被水淹没、塌方、车辆倾覆的事时有发生。

    因此杏湖塘小区等不起。厂领导向冶金部申请追加投资,冶金部领导同意调整概算,追加投资。资金一到位,杏湖塘小区立刻组织实施。

    可是新的问题又产生了。

    杏湖塘小区和冶金部都认为,道路是他们出资兴建的,理应由他们对道路进行命名,考虑到道路全线经过的地域全都在杏湖塘小区内,所以他们将原先规划的路名“西环路”弃之不用,改名为“清钢大道”。

    可市政府不同意,他们认为这是清川市的一条重要的交通干道,不能用这种可能产生歧义的名称来命名。

    在几番磋商的过程中,提出了若干路名,诸如“梅清路”(取道路终点所在乡名梅州与清钢的首字)、“梅钢路”、“清梅路”……听上去不是牵强别扭,就是土气十足,没有一个名称令双方感到满意。

    路名的不确定,导致设计单位提供的施工图中的工程名称也变来变去,搞得施工单位省一建工程局项目部的人头昏脑胀。不过,既然出资人是杏湖塘小区,而且也是成天跟他们打交道的单位,所以施工单位更多地使用了“清钢大道”这个名称。

    施工班组在攻克路线中段的一道山梁时,由于巨型孤石非常多,工程进度一度受阻。这天,他们用炸药炸开了那道山梁的最后部分,一片平坦开阔的天地展现在了眼前,这意味着今后施工难度将大大降低,工程进度也将大大加快。

    正好此时雨过天晴,湛蓝色的天空出现了一道绚丽的彩虹,就像一道七彩的凯旋门。工人们兴奋地大声欢呼“彩虹,彩虹……”

    施工员刘力强点着头大声说道:“不错,彩虹!你们看,这道断开的山梁就像一道人工山谷,是给我们带来吉祥的彩虹谷!”

    一名工人接着他的话道:“我看这条路就叫彩虹大道得了,省得他们一天到晚为了一条路名争来争去。”

    另一名工人朝“谷口”的位置比划了一下,“对,连这座桥也一块儿命名为‘彩虹桥’好了。彩虹谷、彩虹桥、彩虹大道,成龙配套,朗朗上口,叫起来多带劲儿啊!”

    此后,施工单位私下里一直以彩虹大道称呼之,不过,他们更喜欢他们的“彩虹谷”,那是他们的工程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地方。久而久之,在与建设方打交道时,这个名称也常常脱口而出。

    钟翰祥无意间听到后,非常喜欢这个路名,便向冶金部和清川市政府领导提出建议。可想而知,他们立刻采纳了。有关各方都认为,这个名字既响亮又吉利,而且寓意着光明、美好的未来。

    对路名的争论从此落下帷幕,各方都满心欢喜地期待工程早日竣工,市政府领导还进一步看到了伴随道路通车而来的滚滚的财政收入。

    通车剪彩的日子就定在一九七五年三月二十日上午九点。这一天距离第二起凶案发生已两月有余。

    老天爷十分配合,一大清早便阳光明媚,清风和煦,一看就是个剪彩的好日子。

    参加剪彩的除了冶金部、省冶金厅、清川市领导及杏湖塘小区的有关领导外,还有江天智及其手下。

    原本钟翰祥是作为嘉宾邀请了江天智,可江天智觉得自己作为嘉宾似乎名不正言不顺,于是就向钟翰祥建议,他本人以及手下的八名警员,以担任安保任务的名义参加剪彩。钟翰祥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议。

    事后看来,这一安排确实有先见之明。

    在彩旗飘飘、彩球飞舞和震耳欲聋的炮竹声中,冶金部领导居中,省冶金厅和清川市领导分列两侧,三人一手持剪刀,一手执红绸带,手起刀落,在热烈的掌声中完成了剪彩的重头戏。

    接下来的节目是沿着彩虹大道驱车缓行一小段,感受一下路面状况、舒适度以及道路两侧的建设情况,然后再折回杏湖塘小区厂部。

    冶金部领导提出,想看一看传说中那个惊现彩虹的地方。这个想法得到了众人的响应,于是车队浩浩荡荡一路直奔“彩虹谷”而去。

    “彩虹谷”果然没有令众人失望。

    所谓的“彩虹谷”,原先实际上是一道横亘的山梁。为了降低工程造价,设计单位经过方案比选,选择了穿山梁而过的路线方案,采用爆破方式炸开山梁,并用山梁的土方填筑山梁外低平的路段,降低道路的坡度。

    没有料想到这样一来,却为世间增添了一道绚丽的风景线。

    被截断的山梁象两道高耸的悬崖,耸立在道路两侧,形成了一条人造峡谷,就是施工单位口中的所谓“彩虹谷”。悬崖采用砌石护壁,壁脚栽种了一丛丛的藤蔓类植物炮仗花,旨在利用植物根系来保护壁脚,防止水土流失。

    眼下正值开花季节,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嘟噜、一嘟噜的金黄色花穗金灿火热,像一挂挂正在燃放的炮仗,在崖壁上怒放,随风摇荡。一群翠鸟在花丛中高声鸣唱,仿佛在热烈欢迎这一行人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