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彩虹桥(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1本章字数:3842字

    蔡晓兰犹豫道:“这个,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记得当时我给晓梅剪头发的时候,她有点不太情愿,但没有说出来。晓梅总是那样,一向不敢反对别人的要求,可我知道她很喜欢把头发留的长长的。我就对她说,你要干活,头发留得太长不方便,我给你剪到肩膀下一点儿,你还可以扎个辫子,以后要留也很快。

    “她点了点头,一声没吭地让我把头发剪了。剪完头后,我让她把地扫一扫,后来我好像看到她弯下身子,从地上拾起什么东西塞在口袋里,有点像是头发。当时我还叹了口气,心想真是个小孩子。”

    “如果是头发的话,你想,她会收在什么地方?”陆之青怀着一线希望问道。

    “她有一个小盒子寄在我这里,我想,也许会放在那里面……我这就去看看。”

    说完,她念念不舍地把一直抱在怀里的塑料袋还给陆之青,转身进了里屋。

    不一会儿,她双手捧着一个竹篾编的带盖的小框子走出来,激动地说道:“头发在里面,你们看!”

    她打开盖子,把小竹框举到陆之青面前。

    那是典型的小女孩的宝物盒,里面收藏着干枯的树叶、花朵、彩色玻璃碎片、鸟类的羽毛、蝴蝶翅膀之类的东西,她透过这些东西,为自己构筑起一个纯洁、美丽、多姿多彩的世界。

    在五彩缤纷之中,躺着一小撮用黑线绑扎的头发。

    “这个可以交给警方吗?我们比对后会还给你的。”陆之青问道,声音多少带点感情的色彩,不像先前那么干巴巴的。

    “你们……拿去吧,如果有用的话。”蔡晓兰说着,从框子中取出那撮头发交给了陆之青。

    陆之青把它递给了拧黑皮包的那位民警。

    他接着问道:“你妹妹的身高有多高?”

    “比我矮一点,就到我这儿,差不多一米五十公分多一点吧。”蔡晓兰在自己的耳朵上方的位置比划了一下。

    “你妹妹的腿部是不是有点毛病?”

    “是的!她的左腿有点儿毛病,是小时候生病落下的。家里穷,请不起医生,给……耽误了。平时还看不怎么出来,累的时候走起路来就会有点儿瘸。”蔡晓兰像是要抗拒什么似的,神情紧张地说个不停。

    “她身上有什么胎记一类的记号吗?”陆之青又恢复了原先的干巴巴的语气。

    “有的!她的左边……大腿上部有一块铜钱大小的胎记,是青色的。她……”她大张着嘴不敢往下问,只是一个劲地冲着陆之青眨眼睛,双手在身上上上下下摸个不停。

    “你有你妹妹的照片吗?”

    “有是有,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照的一张全家照……我去拿给你们。”

    她又一次进到里屋,好一会儿才出来,手中捏着一张两寸大小的照片递给陆之青。

    “家里穷,连饭都吃不饱,印象中就只照了这么一张像,大概是十年前照的,那时侯小梅还是个小孩子,就是靠在我母亲身上的这个孩子。”

    那张照片原本质量就比较差,上面的人头又很小,加上年久发黄,如今已模糊不清了。那个靠在母亲身上的女孩看上去年约五、六岁,长得又瘦又小,剪了一个齐耳长的娃娃头。她的脸庞瘦瘦的,下巴尖尖的,眼睛显得很大,看上去倒是跟章大师的素描象有几分想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张年代久远的照片对警方还是有点帮助的。

    陆之青向那位提着黑皮包的民警抬了抬下巴,他立刻会意地打开包,取出章树理的杰作递给陆之青。

    陆之青望着蔡晓兰道:“你妹妹现在的样子,跟这张画相像吗?”

    蔡晓兰接过素描画一看,顿时泪如雨下。

    她用干枯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画上的人儿,哽咽道:“她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就是这个样子……她……她在哪儿……啊?”

    蔡晓兰透过迷蒙的泪眼,满怀希望地望着面前两位神情严肃的民警。

    “警方在一个涵洞里发现了一具女尸,身体特征跟你妹妹非常相似,警方怀疑她可能就是你失踪的妹妹。”陆之青干巴巴地叙述道。

    蔡晓兰把画像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口上,嚎啕大哭。

    林金根默默抽着烟,一语不发,看不出有丝毫的悲伤。

    至此,已基本可以肯定,那具无名女尸就是林金根声称是他的“侄女”、而实际上是他妻子的妹妹蔡晓梅了。

    望着悲痛万分的蔡晓兰,陆之青继续不带任何感情地问道:“你妹妹是否跟你提到过她怀孕了?”

    蔡晓兰停止了哭泣,大睁着双眼瞪着陆之青,嘴里轻轻念叨着“怀……孕……”,好像听不明白那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似的。

    陆之青又问了一遍。

    这时,她猛然转过身去,面对着始终默不作声的丈夫,像是大彻大悟似地,用干枯的手指指着他轻声道:“是你,是你干得对吗?”

    林金根横了妻子一眼,轻蔑道:“我不知道你在胡扯些什么!”

    说完,从吊在烟杆下的小布袋里,捏了一撮烟丝塞进锅烟点上,若无其事地抽起来。

    蔡晓兰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嚎叫,扑到她丈夫身上。

    她用瘦小干瘪的拳头边捶打他边哭喊道:“你这个畜牲,是你害死她的,肯定是你害死的!当初你说要把她卖给什么人做媳妇的时候,肯定就在打着什么歪主意!我当时……当时还以为你又赌钱赌输了,哪想到,原来你是想要她的命啊!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还我晓梅,你还我晓梅……”

    一旁的民警向前迈了一步,想把她拉开.

    陆之青使了个眼色制止了。

     一直吧嗒着旱烟的林金根终于开口了,他恨声道:“哼,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当初你要是同意把她卖了,也就没事了。可你死活不同意,我又不能让她的肚子一天天大下去……”

    “所以你就杀了她?你这个挨千刀的下流东西!她还是个孩子啊,你就能对她做那种事……我苦命的妹妹啊……”

    林金根用他那被酒色毁坏了的公鸭嗓子嘎声道:“她过得一点儿也不苦!我把她照顾得很舒心!”

    他的一双小眼睛在皱巴巴的脸上闪耀着邪恶的光芒,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只癞蛤蟆,分外丑陋。那是他邪恶的灵魂对外表的映衬。

    他话音刚落,蔡晓兰便抓住他的胳膊,拼尽全身力气一口咬下,无论林金根怎么呼喝、甩胳膊,她都死不松口,瘦小的身子被林金根的胳膊带动得踉踉跄跄……

    就在林金根抄起烟杆打算往他妻子小小的、花白的头颅上敲下去之际,一旁的民警一掌劈下,击落了他的烟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副锃亮的手铐便铐住了他的手腕!接着,脚上也上了一道脚镣!

    宣读了逮捕令后,民警们把林金根押上了警车,大响着警笛呼啸着出了小梅溪村。

    民警们本想把蔡晓兰一块儿带上,让她去辨认尸体。但是夜已深了,他们耽心她身心俱疲,心力交瘁,恐怕承受不住。

    陆之青派人把林天明找来,交待他务必派人陪着蔡晓兰,以免她悲伤过度发生意外。并告诉他第二天一早,市公安局会派车来接她去辨认尸体,并且还需要对她作一些笔录,到时林天明最好能陪她一块儿去。蔡晓兰需要一个有头脑、能办事的人陪伴在身边。

    警方连夜对林金根进行了突击审讯,但他始终拒不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他一会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是工程队的某个人把小梅给害了,自己太大意了,没有把晓梅给看好,辜负了妻子的信任。

    一会儿又说是一个名叫王金宝的无赖干的。那人见过晓梅,一心想娶她做妻子。自己本来也想把晓梅许配给他,反正晓梅的条件也不是很好,能找到个男人就算不错了。可是晓兰死活不同意,自己也没办法。他怀疑是王金宝乘他外出的时候来把晓梅给拐走了。

    后来又改口说可能是某个流窜作案的家伙干的,晓梅年幼无知又没见过世面,加上身体体瘦弱,无力反抗,被那个无名氏给拐跑了。还要警方赶紧去找人,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

    他就这样不停地自说自话,胡言乱语,还自以为得计。

    他一会儿要水喝,一会要烟抽,这两样要求都被警方断然拒绝了。他又流里流气地说,自己又没有犯法,警方不能这么虐待他。

    他想假装睡着了或者昏过去来摆脱审问,但警方岂是那么好糊弄的?他们采取了车轮战术,轮番上阵对他进行审讯。陆之青要求审讯人员,在他开口招供之前,不管他要什么都别给他。

    黎明时分,他终于意志崩溃了,开始招供自己的罪行。根据林天明的介绍以及凶手本人的供述,警方基本上理清了事情的脉络。

    原来,林金根是个独子,从小疏于管教,生性放荡,不事农活,成日里游手好闲,而且经常在村里沾花惹草,因此十分遭人痛恨。

    父母去世后,没有人管束了,他便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行为更加放荡不羁。村里没有一家人家愿意将女儿许配给他,也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他,就连寡妇再嫁也不愿嫁到他家。这也是他常年在外游荡的原因。

    后来他在外出游荡时,从邻县的一个穷山村里将蔡晓兰哄骗到手后,由于妻子的勤劳、贤惠,加上两个女儿相继问世后带来的新鲜感,他倒是过了几年安分的日子。

    可是新鲜劲儿很快就过去了,再加他瘦小的妻子根本满足不了他强烈的性欲,所以他又露出了流氓本性,又开始外出游荡,一边打零工,一边打野食,所到之处,留下了桩桩件件的风流债。

    彩虹大道工程是道路工程,路线所经之处均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岭,工程队又都是男性,他一连好几个月都见不到一个女人,觉得简直跟出家当和尚没两样。

    其实他还是见到了不少女性,那都是他从杏湖塘小区北门进进出出时见到的厂里的女职工。但那些鲜润活泼的女性,根本不是他这种糟老头所能想望的,他只能望着她们的背影流口水。就连杏湖塘小区食堂做饭的女职工和打扫卫生的女工,也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他一眼。

    他一度想干脆不干了,回到妻子身边。妻子虽然没什么情趣,但聊胜于无,而且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方便得多。

    正当他饥渴难耐之际,双亲去世后成了孤儿的蔡晓梅来投奔姐姐,正好林金根回家来取换季衣服,顿时心生歹念。

    他以帮晓梅找婆家为由,哄骗姐妹俩说,工程队大多是单身汉,许多人一个劲儿托他帮忙找个当地的媳妇,打算以后就在当地成家。他觉得晓梅可以一边帮他干活,一边跟那些人联络感情,借机找个有头有脸的好男人,也好让村子里的人刮目相看,对老林家羡慕得流口水。

    蔡晓兰虽然也想让妹妹找个好人家,却又担心晓梅年轻、没经验,被男人骗。林金根拍着胸脯说,他会紧紧盯着晓梅的,要她只管放心把妹妹交给他。

    就这样,他口沫横飞,一阵天花乱坠,骗得蔡晓兰把年幼无知的妹妹交到了他的手中,就此断送了她的卿卿性命。

    一到工地,林金根的狰狞面目便暴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