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小四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1本章字数:3129字

    “凶手专找女人下手,你用不着担惊受怕的。”杨建平大模大样地安抚道。

    “很难说,说不定凶手哪天一不高兴,就转过来找男人开刀了。”

    “别扯那些没用的。我问你,案发那晚,你是最后一个离开小魏的人吧?”

    “是啊,怎么啦?”

    “你跟他是在哪儿分手的?”

    “就在他的宿舍楼门口。”

    “那你是看着他走进宿舍楼喽?”

    小四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注意到,当时宿舍楼附近是否有人在等小魏,或者是否有人跟他打招呼什么的?”

    “没有!当时宿舍楼门口除了他之外,没有别人。”

    “你有没有注意到,平时是否有女孩子来找小魏?”

    “这个,好像没有……对了,你们不是挺要好的吗?你不是经常上他宿舍去串门吗?这种事,你应该比我清楚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宿舍那几个家伙的德性,有哪个女孩子敢上那儿去找人啊?”

    小四嘿嘿地乐了。“这倒是。”

    “那么,你们练功的时候,有没有哪个女孩经常出现在一旁观看?”

    杨建平有过亲身体会,每次他去我或者贺章林那个团体练武术时,总会发现一些女孩在一旁津津有味地观看。那些女孩一点儿也不像是会对武功感兴趣的人,她们更有可能是对练功的人感兴趣。你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一个漂亮的亮相,或者一个高难度的动作,往往会让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显得英气勃勃。

     杨建平突然发现身旁无声无息的,就像没有小四这么个人似的。他斜睨了那家伙一眼,发现他走起路来就像头猫似的,无声无息,好像是在向人炫耀他的轻功似的。

    小四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练功场地经常会有一些女孩子围观,这也会让大家练得特别来劲。至于说有没有哪个女孩经常来,这要让我想想……”

    “对,你好好想想有没有这样的女孩,个子不高,模样很单纯?”杨建平提示道。他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受到章树理的启发----他认为我如果有女朋友的话,大概也是跟他一样少根筋----浅浅地玩了一把心理分析。

    “哦,你这么一说,让我想起来了,确实有一个女孩,就象你所形容的,个子不高,不到一米六,皮肤白白的,模样挺清纯的。她不止一次来看我们练功,特别是最近,来的要比以前勤。当时我还在猜想,不知道这女孩是冲谁来的。”

    杨建平大为激动。“她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不知道。”

    “知道有谁认识她吗?”

    “好像我们这一门的人都不认得她。”

    他口中的“这一门”,大概是指我及其门下弟子吧。

    “见没见到小魏跟她说话?”杨建平追问道。

    “没有。反正我是从没见到他跟那女孩说话。”

    尽管小四没能提供更多关于神秘女孩的信息,但是杨建平还是非常兴奋。这可是一个质的突破,那个神秘女子原先只是吴兄的一个猜想,可以说是一团混沌,如今这团混沌逐渐幻化成为一个虽然模糊,但却具有某种确定特征的人形轮廓了。

    “对了,你对小魏身上的伤怎么想?”杨建平继续问道。

    “是啊,这事真叫人纳闷!我明明看着他走进了宿舍楼,可他怎么又会出现在小区公园那儿呢?”小四才刚舒展的眉头又紧锁起来。“他身上的伤肯定是跟谁比划拳脚留下的,可半夜三更怎么会突然想起干那事呢?能在他身上弄出伤口的人,肯定也会点儿武功。绝对不会是我们这门的人,我估计也不会是贺章林的人。因为我们从来都只是徒弟与徒弟之间过过招,从来还没有徒弟挑师傅的……”

    杨建平认为小四的这番分析十入情入理。

    他接着问道:“那,你认为那个家伙会是谁呢?”

    小四想了想,“要就是你这样的,虽然学了点武功,但哪个门派也不是……”

    “你心目中有没有什么怀疑对象?”

    “没有,一时想不起来。不过我认为他不大可能跟小魏学过武功,因为对于我们学武的人来说,就算是一日为师,那也是终生为师,不会把师傅打的脸上、手上都是伤,更不要说见师傅出事后还会做缩头乌龟,一声不吭!那还算是人吗?”

    “说得好!为了你的义气,还有你提供的信息,多谢了!”

    说完,两人击掌道别。

    杨建平一抬头,已经来到了三号楼门前,便三脚并作两步往上窜,一阵风似的卷入了三零一室。

    他把了解到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叙述了一遍。在场的人除了江天智外,还有邝路明、张晓书和唐华。

    “果然有个女孩啊!”邝路明大为惊讶。

    “是否与那小子有关还很难说,况且还不知道要到哪儿去把人找出来呢!”张晓书并不感到乐观。

    “这个你放心,只要有这么个人,我就一定会把她给找出来的!现在我最关心的是如何找出跟小魏打架的那个家伙。小四说得没错,那家伙明明可以站出来为小魏洗脱嫌疑,却做缩头乌龟,一声不吭,肯定是跟小魏有仇,存心置他于死地!”

    “要找到那个缩头乌龟并不难。”唐华显得十分淡定。

    见杨建平和张晓书把眉毛挑得高高的,他微微一笑,那张脸看上去充满了智慧。“小四是看着小魏进了这座宿舍楼,但吴兄跟路明都没有见到他进门,说明他是在进楼后到进入宿舍之间遇到了那只乌龟的。你只需一层一层、一间一间地找,再加上会点儿武功这个条件,便可以把那家伙给揪出来了。”

    “一点儿不错!”江天智赞许道。“但是还要加上一个重要条件,那就是那头乌龟身上也有伤。因为小魏绝非等闲之辈,就算他技不如那家伙,但也不会让那家伙安然无恙,肯定会在那家伙身上留下点印记的。”

    “你这样说,是认为那头乌龟的武功不会比小魏高明对吧?”邝路明问道。

    “是的!”

    “理由呢?”

    “在杏湖塘小区范围内,武功数得上的,公推小魏跟贺章林。如果有谁武功与他们相当或者比他们高,肯定大家都知道,不会让他默默无闻的。可是你们知道有这样的人吗?反正我是不知道。所以那人的武功不仅不会超过小魏,而且很可能不如他。那么,咱们的魏师傅怎么会不让他挂点彩呢?”

    “有道理,有道理!”杨建平顿时眉开眼笑。

    不明人物的特征越多,找到他的可能性就越大,现在,他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将那个阴险的家伙手到擒来了!他看上去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你别高兴的太早了!”江天智斜睨了杨建平一眼,毫无心肝地给他兜头一瓢凉水。“那家伙的伤不一定就出现在脸上或者手上这些明显的部位,好让你一眼便能发现。此外,就算他的伤能让你一眼便能看到,他也未必会承认,既然他那么恨小魏。那么你能怎么办呢?硬把他拽到专案组不成?就算他被你拽去了,也还是会矢口否认的。”

    “说的是啊,咱们还需好好策划一下才行。”张晓书若有所思道。

    唐华咧了咧嘴。“我看,咱们就像小说家笔下的侦探们那样,也来推理一番,看看能不能补充一些线索,或者设计一些陷阱……”

    这话说到杨建平的心坎上了,他激动地打断了唐华,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好,我先说,你们补充!”他仰头把一杯茶水灌进了喉咙。

    “我推测,那晚小魏进了宿舍楼后,便一路往上走,走到某一楼层的楼梯口时,一眼看到了那头‘乌龟’。为了叙述的方便,以后我就简单称那家伙为‘乌龟’。一看到他,小魏便冲上前去与他理论,理论的内容咱先不管。可那头‘乌龟’根本不理他,继续往宿舍、厕所或者水房之类的地方走去。于是小魏上前揪住了他,两人拉拉扯扯……”

    “且慢!当两个人在拉拉扯扯的时候,不可能一声不吭,肯定会有言语上的交锋,而且声音不会太小,所以一定会有人听到的!”张晓书明察秋毫地指出。

    “没错!这是一条线索……咱们继续刚才的推理。也许是小魏强行要求的,也许是‘乌龟’自己也不愿在室友们面前丢丑,总之两人来到室外决斗,后来不知怎么就一路厮打到了小区公园……”

    “且慢,且慢!小区公园距离咱们这儿有相当一段距离,他们干嘛跑那么远去厮打?在楼下随便找块空地对决不就行了吗?随便哪一块空地都足够两个人腾挪跳跃的。”江天智质疑道。

    “我想,这可能是‘乌龟’害怕小魏的徒弟们一拥而上吧。你想啊,小魏的徒弟们大多住在附近的这几座宿舍楼里,如果在楼栋之间的空地上厮打,夜深人静声音会传得很远,那些家伙个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哪里有战争就往哪里凑的人,见到师傅与人对决,岂能不来围观、助威?那么,‘乌龟’岂不是要感到势单力薄吗?那家伙看样子是个有头脑的家伙,不会乐意看到这种不利的局面的。”邝路明分析道。

    “有道理,继续!”江天智认可道。